由灯光想开去


【明慧网2003年1月12日】
(一)

步入现代文明,人类的生活更加舒适,人类活得似乎更加扬眉吐气。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宇宙飞船不断上天,科技进步日新月异。人类觉得自己更加至高无上,科学似乎更加无所不能。人类的建设不断地给大自然左添一景、右添一景。了不起呀,人类。

都市夜景更是美不胜收,就光是那五颜六色的灯光,就足以使人目不暇接。不用说宾馆、酒店里那造型各异、独具匠心、明暗有别、颜色不同的各式各样的灯具了。明亮的灯光,使人兴奋,使人焕发,使人精神抖擞,使人一览无遗,能够使人忘记了夜晚,还能使人忘记了白昼。更能使人忘我地工作、拼命地发展、尽情地欢乐、尽情地享受。同时还使人类平添一词──夜生活。都市的夜晚,霓虹闪烁,车水马龙,络绎的人流,熙熙攘攘,入时的衣着,风姿绰约。不由地叹道:好潇洒啊,人哪。

但是,不知从何时起,我内心深处,特别怀念那烛光和油灯。在那样的灯火下,或捧卷夜读,或谈古论今;或冥思遐想,或闭目养神;或凝神倾听,或娓娓倾吐。俭朴的生活,别无奢望,清茶一杯,怡然自乐。那份静谧,那份安逸,那份惬意,那份悠然。那是在体验时光,那是在咀嚼生命。幸福啊,那是。

那样的灯火,使人神秘,使人联想,使人与天籁相通,使人与地息相连。遥望皓月,能使人走近嫦娥;静听夜风,会使人感知神明。灵魂的超脱啊,那是。

华夏文明,源远流长,博大精深。她,就是诞生于这样神秘的灯火之下,又神秘地流传于龙的传人之间。可是,她却随着这神秘的灯火的消失而神秘地消失了。这是人类悲哀啊,更是人类文明史上的悲剧。可是,今天的人类,站在霓虹之下,把古人的纯朴斥为愚昧,把古文明的神秘、神奇,蔑为神话与想象。如果把现代文明比喻成是,摆在灯火辉煌下的一件五颜六色的、耀眼华丽的玻璃工艺品,那么,华夏文明则是一件,深藏在幽暗深宅之内的、置于或明或暗的灯火之下的,晶莹剔透的水晶古玩。令人品味不尽,荡气回肠。深邃啊,那叫。

(二)

还是在三、四十年前吧,民间还有不少讲大鼓的,说大书的,什么秦琼秦叔宝啊,程咬金啊,“小八义”什么的,还有什么,“梁山一百单八将,‘诸葛亮借东风’,‘岳母刺字’,‘武松打虎’,等等等等,这往往都是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那时的人啊,活得是那样有味道、有盼头。东村西庄若有讲书的、说鼓的,白天干活都惦记得兴奋不已。太阳刚刚落山,就已匆匆地吃完晚饭,迫不及待地把个书场围得里三圈、外三圈,那一张张憨憨的笑脸,纯真的双眸,早已掩饰不住激动和期待,就盼着‘演员’的出场。当月儿高照,群星闪烁的时候,夜空中隐约传来清脆的快板和幽咽的二胡声,这时,说书人那略带沙哑的嗓音,早已把人们带到了南朝北国,带到了燕山脚下。幽暗的灯光下,呛人的旱烟味笼罩在书场上空。那是笼罩着兴奋,笼罩着悬念;笼罩着想象,笼罩着甜蜜;笼罩着淳朴,笼罩着传统与美德。笼罩着世世代代心灵的沉积,笼罩着生生世世灵魂的渴望与期盼。精神的充实啊,那是。

今天的人,有谁还相信诸葛孔明能借来东风哪?略有头脑的人充其量会说,孔明是位通天文、晓地理的奇才,懂点天气预报之术吧;而孤陋寡闻、顽冥不化者,干脆就说罗贯中是在编戏。但那时候的人却都深信不疑。

其实,对类似的古代旧事,似乎许多人都有一个从深信不疑,到一个将信将疑的变化过程。为什么?现代科学使然。现代科学,解释不了华夏文明,也就更理解不了华夏文明了。其实,这就是现代科学的狭隘之处。宇宙茫茫,生命庞杂,时空无限,难道认识宇宙,了解生命,掌握时空的方法只有当今现代科学一条路吗?答案肯定是──不。

(三)

就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当时中国大地,气功门派林林总总,特异功能现象常见报端。那时在主要中央领导的关怀下,国家成立了人体科学研究会,气功协会之类的组织。尝试用不同方法进行人体科学的研究,确实为现代科学注入了新的活力,带来了新的生机。可是,就因为历史上一个小丑对法轮功的妒嫉,野蛮地开始了对法轮功的残酷镇压,使气功科学研究这一刚刚绽放的奇葩,在中华大地夭折了。这是对人类的犯罪,对科学的犯罪,不久的将来,人们终究会认识到的。

其实人体本身就是有功能存在的,在中外科技界都得到了证实。这些功能在一定的条件下就能发挥出来,甚至得到加强。什么耳朵认字呀,搬运功能啊,还有什么宿命通啊,遥视功能,隔墙看物啊等等,都是存在的。那么,什么条件下才能开发出人体的潜在功能呢?最好就是在修炼的条件下。修炼就能开发人体的潜能,使人具备功能,甚至使人具备更大的神通。

诸葛亮其实就是一位修炼的人。在《三国演义》中就能证实这一点。何以见得?孔明未出山时居于南阳卧龙岗的草堂中,门上的对联是: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淡泊名利,清心寡欲,修心养性,这就是修炼者的基本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再加上勤奋好学,就能使人耳聪目明,心志豁达,思维敏捷,洞彻古今。如果根基再好,再能求得一些佛道之法,晓得一些数术,那么很容易就会出现一些功能,甚至会运用一些神通的。

回头再说说孔明吧,看看孔明当时生活的是什么环境?怎么生活的?

书中描写,“……修竹交加列翠屏,四时篱落野花馨。床头堆积皆黄卷,座上往来无白丁。叩户苍猿时献果,守门老鹤夜听经。囊里名琴藏古锦,壁间宝剑挂七星。庐中先生独幽雅,闲来亲自勤耕稼。专待春雷惊梦回,一声长啸安天下。”还有,当着刘备的面,他兄弟是这样说的:“或驾小舟游于江湖之中,或访僧道于山岭之上,或寻朋友于村落之间,或乐琴棋于洞府之内。往来莫测,不知去所。”─ ─ “司马徽再荐名士 刘玄德三顾草庐”。再者,当孔明被刘备的三顾之举所感,要离开家时,面对自家兄弟,“孔明嘱咐曰:吾受刘皇叔三顾之恩,不容不出。汝可躬耕于此,勿得荒芜田亩。待吾功成之日,即当归隐。”──“定三分隆中决策 战长江孙氏报仇”。从这些书中的描写来看,可以确定孔明是一位淡泊名利,超然物外,寻佛向道的修炼者。

在孔明借东风时,孔明对周瑜道:“亮虽不才,曾遇异人,传授八门遁甲天书,可以呼风唤雨。都督若要东南风,可于南屏山建一台,名曰‘七星坛’。高九尺,作三层,用一百二十人,手执旗幡围绕。亮于台上作法,借三日三夜东南大风,助都督用兵,何如?”这段自述,一目了然。说明孔明不但是一位修身养性的修炼者,还是一位掌握一些数术神通之人。

孔明聪明过人,学富五斗,通晓数术是不假,但孔明还是位懂得天象,明察地理,谙熟阴阳祸福的奇人。《三国演义》中很多地方都有描述。比如,在“驱巨兽六破蛮兵 烧藤甲七擒孟获”一回中有这样一段话,“孔明到寨中,升帐而坐,谓众将曰:‘吾今此计,不得已而用之,大损阴德。……蛮兵如此顽皮,非火攻安能取胜?使乌戈国之人不留种类者,是吾之大罪也!”

孔明观天象的描写就更多了,比较典型的是他观测到自己寿命将尽一段,“是夜孔明扶病出帐,仰观天文,十分惊慌,入帐谓姜维曰:“吾命在旦夕矣”!。维曰:“丞相何出此言?”孔明曰:“吾见三台星中,客星倍明,主星幽隐,相辅列曜,其光昏暗。天象如此,吾命可知。”维曰:“天象虽如此,丞相何不用祈禳之法挽回之?”孔明曰:“吾素谙祈禳之法,但未知天意若何。汝可引甲士四十九人,各执皂旗,穿皂衣,环绕帐外,我自于帐中祈禳北斗。若七日之内主灯不灭,吾寿可增一纪;如灯灭,吾必死矣。闲杂人等,休叫放入。凡一应需用之物,只令二小童搬运。”姜维领命,自去准备。”──“上方谷司马受困 五丈原诸葛禳星”。

至于说孔明神机妙算,决胜千里;料事如神,惊煞四座的事例更是数不胜数。这其中除了孔明才智过人之外,也不乏他运用功能的成分在里面。

其实,不但《三国演义》中有类似神通、功能的描写,许多古书中都有。在古人中类似事例不足为奇,比方在《水浒传》中有如下描写。

“高廉在马上见了,大怒,急去马鞍前鞒取下那面聚兽铜牌,把剑去击。那里敲得三下,只见神兵队里,卷起一阵黄沙就来,罩得天昏地暗,日色无光。喊声起处,豺狼虎豹怪兽毒虫,就这黄沙内卷将出来。众军恰待都走,公孙胜在马上早擎出那一把松文古定剑来,指着敌军,口中念念有词,喝声道:“疾!”只见一道金光射去,那伙怪兽毒虫,就都黄沙中乱纷纷坠于阵前。众军看时,都是白纸剪的虎豹走兽,黄沙尽皆荡散不起。”──《入云龙斗法破高廉 黑旋风探穴救柴进》。

“原来这戴院长有一等惊人的道术:但出路时,赉书飞报紧急军情事,把两个甲马栓在两只腿上,作起神行法来,一日能行五百里;把四个甲马栓在腿上,便一日能行八百里。因此人都称做神行太保戴宗。”─-《及时雨会神行太保 黑旋风斗浪里白条》。

(四)

不但对于古人的功能、神通现代人理解不了,就是古人发明的一些用具,站在现代人的角度也是解释不清的。比方诸葛亮发明的木牛流马,不吃草料,但能穿行于狭窄崎岖的山路之上,翻山越岭运送粮草,而且前后进退自如。用今天的度量单位换算,每头木牛所载粮草大约是六百斤,即十人所食一月之粮。

还有,中国古人的传统医术也是现代医学望尘莫及的。比如,李德孚医师在其医疗史上就曾经用一根银针,转眼间治好了持续了二十一天的嗝逆(打嗝)。而患者已为此痛苦不已,甚至连饭都吃不下去了。此时西医对此已束手无策,只好用输液来维持患者的生命。

从另一角度讲,其实,具备功能的人在今天也是大有人在的。轰动世界的,在西方有个魔术师大卫,就是利用功能在表演。其实,民间也不乏其人的。笔者的爱人,就是比较唯物的那一类人,对只能看见的还不能完全相信,而且还要摸得到才行。前两年与同事到北戴河旅游,在公园亲眼见到了一位二十岁左右的男子,当着上百人的面,大口大口地吃玻璃杯子,嚼得咔咔有声,上前一摸是玻璃,而且咬过的茬口锋利无比,这回算服了。但是对气功啊、修炼啊还是不相信,你给讲得头头是道,也只能相信两、三分吧,无论如何也是怀疑。但你要讲现代科学发展到哪一步了,又发明出什么新东西了,即使是自己胡乱编出来骗其的,那也相信。为什么?太相信现代科学了。

对现代科学本身的优劣,先姑且不论,其实,那种一味怀疑、一味否定的态度本身就有没科学性。了解宇宙时空,探索生命奥秘就应该不只是现代科学一条路才对,真的就应该有其他方法才是。许多考古发现也好,科学探索也好,都证明了这一点。而且还应该有更好的方法。

那更好的方法是什么?告诉你,那就是佛法。无论是中国的阴阳五行,周易八卦,还是现代科学的分子原子,生物化学,都包括在佛法之内。““佛法”可以为人类洞彻无量无际的世界。千古以来能够把人类、物质存在的各个空间、生命及整个宇宙圆满说清的唯有“佛法”。”(《论语》)

那么,佛法到底是什么哪?高深的佛法绝不是三言两语能够讲得通的。要想知道佛法是什么,我劝你去看一看《转法轮》,到时候就明白了。

(2002年12月27日,修改于2003年1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