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着自己的执著”的背后

关于大法弟子正念的严肃与重要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四日】[编注:大法弟子都知道遇到矛盾要向内找,但是因为学法水平和修炼境界等局限,我们部分学员有时候忘记向内找,有时候向内找的结果却成了向外找,有时候不愿找自己,还有一些时候,却怎么努力找自己也找不到自己真正卡在哪个执著上了。

有很多同修认识到,向内找而找不着、不管用的时候,很多情况往往是我们学不好法,陷在人的思路或者具体事情当中了,而不是跳出来俯瞰具体矛盾,从大法弟子为了对大法负责自己应该如何做好这个更高的基点看问题。也有其他的情况。以下是一位大陆同修从正念角度谈出的一段有关修炼经历,谨供交流参考。]

*****

前一段时间我和工作点上的同修矛盾越来越激化了,这种不正确的状态已持续好长时间,并直接影响了大法工作的顺利进展。我和同修都苦于矛盾得不到化解,即使暂时平和了,但在一些小小的问题上一触即发,时好时坏。特别是自己一点点的小事就和同修扭起劲来,使同修都怕一不小心惹怒我。自己通过静心的学法,彻底地向内找,这种局面很快地扭转过来。

同修都为此高兴,自己也感觉到自己确实是从根本上改变得很大,无论是对法理的认识上,还是在心性的提高上都有很大的突破。一连几次和同修之间的矛盾都很快化解了,觉得自己有百倍的信心和同修之间将不会再为相互之间的矛盾所绊倒、吓倒了。但令自己可笑的是,就在前一天晚上因和同修一件小事自己又大发魔性,并且比以前更糟,这种心性上的大的反差使我一蹶不振。刚刚修出来的正念一消到底,我迷茫了。

告诉自己向内找,但无论如何向内找,总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将自己挡回来,就连一针之孔大小的突破处也难以找到,自己的思维好像被死死地封住了。这种强大的向外挡的力量使自己根本无法向内找,而这种强大的推力是自己以前从没感受到过的。这成了我最大的疑惑。

晚上自己单独去了一个地方,很吃力的读完了师父在洛杉矶法会上的讲法。我久久无法入睡,我想到了师父讲他在东方健康博览会上给他人治病时,讲旧势力拼命地挡在病灶处,死死的起来阻挡师父的功。这时自己心里升起了一点希望,这种阻止我向内找的力量是否就是来自旧势力的阻挡呢?我又深一步的思考下去,那为什么旧势力会如此轻易的得逞呢!回想我前几天刚刚从矛盾中提高上来的那种心理状态:今后还有什么矛盾能让你旧势力得逞呢!我不会再向你妥协了。但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切……

第二天一大早和我发生矛盾的那位同修找到了我,我心里还是很扭劲,觉得自己还是被一种无形的墙围在其中。我将自己对师父讲的那个旧势力挡在病灶部位的认识讲给她。她很认同我的这种认识,这也使我更加肯定了自己的这种认识,又重新确立了正念,但对旧势力的这种突然性的袭击还是迷惑。我又将自己前些日子在矛盾中突破出来后的心理状态说给了她。她认为是我又生起了欢喜心与显示心所致,在晚上我有这样找过自己,但总觉得这怎么能成为旧势力钻空子的借口呢?只停留在人的认识上。而这恰恰正是在自己不警觉的时候(不能完全用正念看问题),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她又重复了师父法中讲的欢喜心加上显示心最容易被魔心利用的教诲,这使我加重了思考,思维瞬间打开了,四下的围墙不见了,心里从里到外一片亮堂。又想起师父讲的你有执著师父与护法神就无法帮助的例子。分析自己的欢喜心与显示心背后隐隐有一种像师父讲的有些大法弟子因修大法就什么都不怕了的心理反而造成被旧势力加重“考验”的借口的这种心理状态。更对向内找的法理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其实向内找本身就是法理的体现,想不想真的向内找是自己说了算,有了阻挡为什么没做到始终用正念坚定地清除它呢?!由此可以看到保持强大的正念至关重要,否则等于让旧势力钻一个“人”的空子,那对它们来说太容易了。法理从表面上看起来如此的简单,但法的实质是无比的博大与精深。只怪自己对法的认识太肤浅、偏执。

这一次深深的教训,使自己更清醒的认识到大法弟子的正念的严肃与重要,更重要的是正念的纯正。

个人所见,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