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疾病不翼而飞 讲真话惨遭恶警毒打


【明慧网2003年4月25日】我于99年3月得法,刚一得法,大法在我身上就发生了神奇的效果,曾有的肩周炎、甲亢、妇科病、风湿、由甲亢引起的心脏病、坐骨神经痛都不翼而飞。从此对大法有了一种再也离不开的感觉,一句话:大法太好了!

谁知正当大法在中国洪传、人越来越多地走到大法中来、社会道德风气好转、道德开始回升的时候,江泽民出于个人的妒忌,出尔反尔利用手中权力在中国掀起了全面镇压。为了向政府陈述事实真相,7·20我踏上了去北京的列车,没想到在北京检票大厅被截住,我们当时和拦截我们的有关人诉说得法后的经历,他们说:上面不让你们来,我们是在执行任务。把我们赶上往回返的列车,当时还有许多男同修被戴上手铐,拿绳子全部连上,警察边骂边赶,全部赶上火车。回来后,形势越来越紧,谣言铺天盖地。就在7月22日,为了给大法、给师父讨个公道,我就和几个同修骑自行车踏上去北京的路(因铁路、公路、一切交通工具全部戒严)。因路上的关卡太多,我们就绕道走,后来迷路进入山区,车子也扔了,翻山越岭,风餐露宿。真是后有追的,前有拦截,足足走了半个月才到北京。北京的大街小巷黑暗恐怖,到处都是便衣,我们不知所措。回来后,单位领导多次找到我威胁、恐吓,还给我们办洗脑班(一个星期)。因我不放弃大法,江氏邪恶之徒让丈夫停职在家看着我,使得亲人们也一致反对我。

2001年10月我又去了天安门,因为怕心当时没敢站出来。2001年元旦,我再一次去了天安门,在天安门广场外边就被恶警所抓,当时他们不分青红皂白就往警车上拉,拿电棒打,用脚踢,揪头发往车上撞,还把头踩在脚下,后拉到天安门派出所。因不报地址,我被送到朝阳看守所。当时天气非常的冷,恶警让我们在外边冻着,把外衣脱掉面对墙壁站着,等着检查。如有他们不称心的动作,当时就得挨打。过后又把我们赶往房间,排着队给编号、照相,如有不配合就又是一顿毒打。不许说话,让把衣服脱光、搜身,把没有交上的钱当时就撕毁。我们每天都是坐板、提讯。我被刑事犯打,揪头发、用脚踢太阳穴。这些刑事犯的所为都是狱警指使的,刑事犯谁对大法弟子狠,谁就立功或减刑。我于2001年腊月27被押往北京安真派出所。在那里我被警察、联防队近40人看守、讯问,被锁在铁椅上,不让睡觉、吃饭、解手。我被一位联防头连打带讯问近一夜时间,最终在他们的折磨下说出了姓名地址。他们与当地派出所联系后,单位把我接回来。他们要让交3000元罚金,没交。后又找借口,不让爱人上班,单位发的过年待遇一切都不给。

以上是我受迫害的全部过程。我的公民信仰自由被剥夺,信访的自由成一句空话,人身被任意伤害,并剥夺我们的生存权……。今天写出来作为控告江XX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