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出我遭受迫害的经历控诉江XX及其帮凶


【明慧网2003年4月24日】自99年7.20后,派出所两民警到我家强迫要走我的身份证、照片,每逢敏感期派出所打电话,威胁干扰,干扰家人的正常生活。(身份证、照片至今未还)

市联社每逢所谓的敏感期就打电话干扰,让交大法书。让家属写“揭批书、转化书、保证书”等。

2001年11月25日我去北京证实法,在驻京办被非法关押10天,扣伙食费100元。12月6日被派出所接回,当时送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留15天,还被610勒索2000元路费。在押期间被强迫灌食2天,遭所长辱骂、刑警辱骂殴打。

2002年1月8日(农历腊月二十七),派出所六、七人无任何理由、手续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强行绑架。当时恶警们疯狂极了,对家人威胁、恐吓,把我十三岁的孩子吓得都钻到床底下去了。到所里后,四、五个恶警对我进行逼供威胁、恐吓、辱骂,逼我闻他们的臭鞋,让我站立不准动,让我在拘留表上签字,我不签,所长等五、六个人把我带到二楼(因一楼有同修在场)连踢带踹,打嘴巴,硬把我按在地上,胳膊拧到背后按上了手印,戴上手铐子。过后胳膊、右二拇指肿得半个月不敢动。强行送到拘留所(第二看守所)。半个月后仍不放,又转到第一看守所,我就绝食抗议无限期关押。绝食期间,恶警让我睡死人床,后来昏迷不醒,把我送到县医院,胳膊、脚都扣在床上,后来输液出现反应,手肿得象馒头似的,浑身抖成一团,他们还不罢休,还给我打杜冷丁。我不打,大夫、狱警不肯,两个犯人就按我,我就拼命跟他们挣扎,最后我喊他们太残忍了,他们才肯罢休。610指使第一看守所勒索家属3000元钱。在第一看守所时,一女狱警对我进行非法审讯,强行逼迫我在笔录上签字。她指使坐班犯人对大法弟子辱骂殴打,强迫背监规,穿马甲,码坐,劳动。邪恶狱医用听诊器往我左脚外踝骨上打,肿得疼痛难忍,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摧残,11天后被放回。

回来后,民警继续打电话威胁恐吓,说什么这次绝食回来,下次让你全家老小哭都没用。在我被非法关押期间,3恶警到家威胁家人说什么送我劳教,还打电话骚扰我女儿,挑拨我母女之间的关系。要照片,如不交,明天早上8点就抓人。指使门卫监视我,指使街道上门骚扰并监视,使我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家属为了减少邪恶对我的迫害,找关系、交医院押金、医疗费共计89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