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四个加号到无病一身轻

我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2003年4月26日】我有缘得法是在一九九五年九月,当时自己有多种疾病:胃痛、肾炎等,而且肾炎对我来说是最可怕的:全身浮肿,撒不下尿,水往肉里渗。打针吃药都不见效,只能靠吃利尿药来维持,走路都走不动,气喘嘘嘘,活也干不动,一累点心就跳,穿衣服扣子都扣不上。没有办法,到医院检查是肾炎,四个加号,医生说你要再不治就晚了,得尿毒症以后双眼往远处看人都看不清,我想以后咋办呢?总愁没有办法治好我的病。

有一天邻居对我说,小兰你炼功不?我就问什么功啊?他说法轮功,法轮功的人身体都好了。我说炼。当天下午,我和几个功友一起开始炼功了。炼到第三天时奇迹出现了,我的小腹部位和前胸就象有什么东西在转似的,走路轻飘飘的,一点也不感觉累,一身轻,尿也能正常地往外排了,也不用吃药了。我很高兴,自己觉得大法很神奇,自己想一定是老师在管我了,帮我清理身体呢。那时自己没有书,在功友那借了一本书,自己在专心地看。在看到《转法轮》第一讲的时候,师父说:“这些事情我们都要给理顺,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保证你在今后能够修炼,但必须是真正来学大法的。如果你抱着各种执著心,抱着来求功能,来治病,来听一听理论,或者是抱着什么不好的目的,这都不行。”师父还说:“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这套功法是在小腹部位修炼一个法轮,在学习班上我亲自给学员下上。我在讲法轮大法的时候,我们要陆陆续续给大家下法轮的,有的人有感觉,有的人没感觉。”我明白了是师父在我小腹部位下上法轮了,我高兴的逢人就讲炼功出的奇迹。从此以后自己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转,干活也有劲了,蹬着装满货物(200多斤)的三轮车往大桥上骑都不费劲,也没有心慌心跳的感觉了,也不知道什么是累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是法轮大法挽救了我的人生。

记得有一天,那时我在焊条厂做临时工,那里的活特别累,上料、拌料,不停地干,一袋料大约50斤,我一个人拿。当时一位小妹妹问我:“大姐看你干活咋不费劲呢?你有什么诀窍吗?”我说:“什么诀窍?我这炼法轮功炼的。”她听后回家也叫她妈炼,第二天她来就告诉我她妈也要炼法轮功了。我听后很高兴,后来我见到她妈妈后,看她皮肤细嫩,白里透红,真是在大法中受益了。

通过学法修心,知道了真善忍法理的内涵。有一次在学习中自己读到“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这一节时师父说:“作为一个人,能够顺应宇宙真、善、忍这个特性,那才是个好人;背离这个特性而行的人,那是真正的坏人。……我们法轮大法这一法门是按照宇宙的最高标准──真、善、忍同修,我们炼的功很大。”看到这里,自己悟到法轮功对人的心性要求特别高,自己以前在家里说一不二的,能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吗?能做到忍吗?

有一次自己的关来了。我上功友家炼功,功还没炼完,我丈夫喊我说孩子醒了(我给我妹妹带小孩)。我回家一看孩子也没醒,我说:“孩子没醒啊,叫我回来干啥?”他没说话,到外边拿来铁锹,劈头盖脸的就打我,好在一位功友把他拉住,但我的头也被打破了,起了一个大包。他打我时,我用脚踢他,当时就听咔喳一声,腿的打弯处不能动了,肿得特别粗,连走路都走不动了,自己悟到了这是修炼路上的一关,我没过去,所以师父在点化我。师父说:“天天光炼这几套动作,就算是法轮大法的弟子了吗?那可不一定。因为真正修炼得按照我们所说的那个心性标准去要求的,得真正地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那才是真正的修炼。”有一次我做了个梦,梦见通往宇宙的天梯上有那么多人往上爬,后来又顺着梯子往下下,我也跟着往下下,突然下到了第三个台阶时,梯子马上立起来了,我看看自己,想这儿深下不去了,在这呆着。回头往上一看,只剩下几个人,有个声音告诉我,你就剩三个台阶了。我悟到再不精进,我也和他们一样随波逐流了,从此我刻苦学法、炼功,心性很快地提高上来了。

有一次孩子得病发高烧(孩子没炼功),我给孩子买药回来,看见丈夫正在打孩子,我说:“你还打他,他发烧呢!”他回手猛往我脸上打一拳,正打在我左眼上,顿时眼睛就像出了一个坑,我趴在炕上呆了一会儿,起来看眼睛被打出了血,鼻梁子肿得挺高,我想自己是个炼功人,没事。邻居叫我上医院,我说没事。过了一会儿,丈夫回来说他今天过生日,叫我给他买点好吃的。我就到街上买了他爱吃的东西。当时我的眼睛看人都不清楚,过后没几天就完全好了。这一关我顺利地通过了,心性得到了提高。

还有一次我在冷饮点卖雪糕,在没人的时候我看到一位妇女到烟亭打电话,交了电话费就走了。在这时我走到烟亭附近,往地上一看有很多钱,我拿起来问烟亭大姨说:“这钱是你的吗?”大姨说:“不是。”我想一定是打电话的那个人的,我数了数,总共305元,就问旁边人,他说那人一定也走远了,还叫我把这钱自己收起来。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如果要了人家的钱不得给人家德吗?师父说:“做了好事得到白色物质──德;做了坏事得到黑色物质──业力。”想到这,正好妇女回来了,好象找什么,我问她:“你找啥?是不是钱啊?”她说:“是。”我说你看这钱是不是你的,她说是500多元,都叫风吹跑了,只剩这些了。见我把钱给她,很感激,说要谢我,给我买苹果,我说用不着。第二天她又来了,买的炸鸡、排骨,还有苹果,说是感谢我的,我说不用,把她买的东西放在车上,把她也推上去了。通过几次这样的过关后,我懂得了不失不得的内涵。经过几年的学法修心,使我懂得了自己修炼就得在这颗心上下功夫。

在正法修炼中,自己的心性不断地提高,从呆在家里到走出来证实大法,自己对正法的认识逐渐加深。有一次在功友家开法会,大家聚在一起交流体会,法会在祥和的气氛中结束了,什么危险的事情也没有发生。

回到家我的关又来了,我妹妹在我家呆了一天,等我回来就问我干什么去了。她说:“我知道你干什么去了,下回再去我就上派出所举报你。”接着又说些不好听的话,我都一笑了之,没有往心里去。躺在炕上反复想这是不是我自己要过的关呢?我想起了师父在《洪吟》中的诗《苦其心志》中说:

圆满得佛果,吃苦当成乐。
劳身不算苦,修心最难过。
关关都得闯,处处都是魔。
百苦一齐降,看其如何活。
吃得世上苦,出世是佛陀。

诗中的深奥内涵,就象闪闪发光的明灯照亮了通往回家的路。早晨起来我在看《转法轮》时,看着看着灯一下灭了,我也没有管,还在继续看书。这时书里边的每一行字就象一盏灯一样一字一亮,我看到这里自己激动地流下了热泪,悟到是师父在我学习困难的时候为我点天灯照明,这更坚定了我对大法的信心。

没过几天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考上了大学,后边有人说这算什么,得考名牌大学。一天又做了一个梦,自己终于考上了名牌大学。我明白了这是师父的点化,无论在多么困难的情况下让我看到信心,坚定修炼,决不动摇。

在证实大法、助师世间行的正法洪流中,自己有了很深的认识。在一次发放大法真相材料时自己有怕心,想万一被抓进去怎么办?后来又一想,大法弟子为了卫护大法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前打横幅,那都得需要多大的勇气,我这点事算什么呢?我是师父的真修弟子,有师父保护。于是我一遍一遍地读师父的经文,师父在《去掉最后的执著》中说:“在过去一年中,学员自身的业力、对法的认识不足、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都是被邪恶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也是邪恶真正破坏法的根本借口。……如果一个修炼者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放下生死之念,邪恶一定是害怕的;如果所有的学员都能做到,邪恶就会自灭。”我深深地体会到师父为了我们修炼,为了我们早日回到自己的家园,操了无数的心、吃了无法度量的苦,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从此以后一有正法活动我就积极参加,做完之后,心里总有说不出的轻松,也不存在怕了,老师《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中说:“作为我们每个人在修炼过程当中都应该正确地认识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怎么看你们所经历的魔难和考验呢?我告诉大家,如果一个人他要是没有那么大的业力,就绝对不会出现那么大的难。”所以在大棚取货时我就向他们弘扬法轮大法,说明真相。一到那里他们就叫我坐那儿给他们讲,他们都愿意听。我就把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进京上访的来龙去脉讲给他们。他们气愤地说江××一伙把修炼法轮功的都抓去,就不怕招报应?!我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等到法正人间的时候,一切破坏大法的都没有好下场。他们说听你这一讲我们才明白,要不还不知道是咋回事呢。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把大法洪扬到哪里,我说是法轮大法改变了我的人生。

从今以后自己一定更加努力,跟上正法进程,认真看书学法,以“真,善,忍”衡量自己走的每一步,做一个合格的、让师父放心的真修弟子。有好多话不知怎样写,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