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师正法之路


【明慧网2001年12月2日】前几天做了一个梦,班里同学都交作业,还交了一个笔记本。我翻看一个同学的笔记本,看到每篇都有一张她不同时期的照片,每张照片旁边都有一小段话。我看到第一篇那张照片是她很早以前的,当时想那是她修炼前的照片。梦醒之后我觉得是应该把我通过学法在不同时期所体现出的不同状态写出来,别的同学都交了,而我一直没写。我得写。因为大法弟子走正的路是大法在人间的具体体现。我要证实大法的真实不虚。

(一)得法

1、接触

小的时候,我有时想,地球就象宇宙中的一粒尘埃,人在上面就象蚂蚁一样,还争先进,互相欺骗,埋怨,觉得人生真没意思,人活着到底为了什么?越到上中学的时候接触社会接触人,就越觉得自己被沾染,在失去东西。所以我一直话很少。直到工作后做教师,不得不开口。

96年上半年的一天回妈妈家吃饭我第一次看到了《转法轮》,弟弟在看。我看了不多就得走了。我觉得好,也想学,当时想:人要没病是什么感觉,那多好啊。但那时不知道师父已停止办班,我一直等着听师父讲法,一等就是两年。

98年4月28日就在我几近崩溃的时候我又捧起了《转法轮》,还没看完第一节,心里的那些痛苦一下子离我很远很远,变成一小点,这是宇宙的大法啊,人实在是太渺小了。

2、净化

5月1日我去了附近的炼功地点,正赶上炼第二套法轮桩法,就跟着炼,别人都静静的,轻松地站着,我的胳膊直抖。也不知到底要做多长时间,但别人不拿下胳膊来我也不拿下来,一直到第二套功炼完。有人过来教我学功,从此我开始了新的生命。

两周后我的尿蛋白3个+都没有了,原来的肝炎指标也都正常了,这对一个常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短短的两个星期。

师父在《转法轮》里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

我又能去医院照顾爸爸了;我也结束了病假,能站在讲坛上给学生上课了;更不会再为情放弃年轻的生命。这是大法的神奇,这是神奇的大法。我高兴的告诉我的学生,人的一生要做一个好人,做一个为别人的人。这是我从大法中学到的。我把学大法两周肾炎好了的事告诉同学、同事,想让紧张劳累身体有病的同事也和我一样健康快乐。有个同事,50多岁了,也得了肾炎,我把大法介绍给她,并告诉她我修大法后身体好了的经历,她也买了大法书并开始炼功。几周后,她高兴的告诉我,她的肾炎也好了,而且她看起来气色非常好。但是很可惜,她就是为了祛病,身体好了就不炼了,结果肾炎又回到她身上。因为师父说过:“不按法的要求做,就不是我们法轮大法的人,你的身体还给你退回到常人的位置上去,把不好的东西归还给你,因为你要当常人。”(《转法轮-第二讲》)

不久我咳嗽了一个半月,吐出好多痰,咳得胸“空空”直响,可是我并不难受,什么事情也没耽误,照常上班,不治自好。半年后有一次“发烧”,浑身疼得不行,怎么呆着都难受,整2天,我没想过去看医生,因为我心里很清楚。师父在《转法轮》里说:“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病根已经摘掉了,就剩这点黑气让它自己往出冒,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后来才知道师父承受的更多、更多,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3、功能

一天,一个保险推销员向我介绍险种,我想,“我都修大法了还上什么保险哪?”这时就觉得小腹象气吹一样鼓了起来,涨涨的。我知道我有法轮了。之后不久一次炼功时,我看到一个人紧挨着站在我前面,微微回头看我,我惊奇的瞪大眼睛(实际是闭着眼),长得和我一样的我,没等我想明白,我就“刷”的一下和她合为一体。还一次半夜起床,坐起来后回头一看,怎么自己还躺在那。后来知道是师父把我的天目打开了,我看到了我的肉身。一切都那么自然。就象师父在《转法轮》里说的:“天目开了,可以放大东西看,本来它就是人的本能,现在叫特异功能,你要想出特异功能,就得返本归真,往回修。”

我拿到了炼功音乐带,散盘往床上一坐,就觉得整个人轻飘飘的要飘起来,身体很轻,很静,但最终没飘起来。师父在《转法轮》中说:"那么为什么看不见这些人飘起来呀?看不见他起空啊?常人社会的状态是不能够破坏的,不能够随便破坏或改变常人社会的社会形式,人都在天上飞那能行吗?那是常人社会吗?这是主要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常人中的人不是为了当人,是为了返本归真,所以还有个悟性问题。他看见好多人确确实实都能够飞起来,他也去修了,就不存在悟性问题了。所以你修行了,还不能随便叫人看,不能示人的,别人还得修。所以大周天通了以后,只要把你手指尖、脚趾尖或者某个部位给锁上,你就飘不起来了。"

4、从理性上认识法

身体净化和功能使我坚信大法,但使我坚定修炼的还缘于对法理性的认识。第一次看《转法轮》有两段话一下打进我的脑中,《转法轮》中师父说:"有人想:你谈到的心性问题,这是意识形态中的东西,是人的思想境界方面的事情,它和我们炼的功不是一回事。怎么不是一回事?在我们思想界历来就存在着物质是第一性的,还是精神是第一性的问题,老在议论、争论这个问题。其实我告诉大家,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在搞人体科学研究当中,现在科学家认为,人的大脑发出的思维就是物质。那么它是物质存在的东西,它不就是人的精神中的东西吗?它不就是一性的吗?"就是这段话一下就破掉思想中唯物主义假理、它的基本问题赖以存在的根。师父的话打开了思维框框,我豁然开朗。

《转法轮》中师父说:"电子围绕原子核转动的形式和地球围绕太阳转动,有什么两样呢?"一下我明白了一定层次中宇宙的结构,宇宙的结构就好像大粒子包小粒子。而且宇宙也不止是我所认为的那么小的范围,他打开了我的局限。我明白这部大法是宇宙的真理,他远远超越于人类的知识,是真正的科学。后来在拘留所里我把我对大法的这段认识告诉问我的警察、街道办事处接我的职员。他们思考后说:"这是科学啊!"

(二)修炼

1、新加坡法会

98年暑假期间我去了新加坡参加法会。

法会上师父一进来,会场就不一样了,祥乐融融,象一个大家庭。

当时学法不到3个月,什么问题也提不出来,只是听,印象最深的几件事是:

第一、是多学法,师父讲法中反复提到要多学法,多学法。
第二,师父洪大的慈悲:"那个父母总想把最好的东西给孩子,特别是将来会让他更好,都是这个心。"
第三、集体洪法炼功时头一次明显地感受到法轮转。法轮转的力量很大,觉得快抱不住了,正转9下,反转9下,非常清晰。
第四、人间唯一的一块净土。第一天法会结束后我的摄像包不见了,里边有摄像机和刚拍的师父讲法录像以及我所有的钱和证件,关键的是我想在师父答疑时摄像,这下摄不成了。把心放下后,第二天加拿大团的一个同修就把包和三脚架送还给我,说昨天回去发现多拿了一个包。大法修炼的群体是人间唯一的一块净土。
第五、缘份。7.20以后读《转法轮》有时读到《转法轮》中师父说的:"我觉得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得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当然我们讲缘份,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读这句话时想这样的机会真是难得,因为环境变得严酷了以后,再想亲耳听师父讲法恐怕得等到法正过来;这是多大的缘份哪!这又是多么幸运啊!

2、大量学法

从新加坡回来,新学期我的工作就很少了。得法晚,我得多学法。除了每天2-3个小时的课,一天其他的时间我几乎都用来学法。有时一天只睡两个小时,精神很好。上班骑车听录音,回家抄法,抄累了读,读累了看,晚上参加集体学法。一分一秒都不愿浪费。5个月时间我抄了9遍《转法轮》,有时看书时过15、20分钟周围突然就一片寂静,有时打坐觉得身体变大,我知道大法熔炼人的速度是很快的。

3、返本归真

修炼的第一年我每天10多个小时大量学法,溶于法中,所以一些关难没觉得怎样就过去了。有时跟别人说话也是脑子空空的。明白了一些道理:为什么原来感冒不断;为什么从小就挨打一直到上大学;为什么经历那么多感情魔难;……其实一切都不是无缘无故的,都是有原因的。那是在还我的业,那是佛慈悲于我。人生的唯一目的就是返本归真。

(三)助师正法

1、4.25中南海万人上访

99年4.25的时候我去了,为天津学员受到不公正对待而向中央反映情况,天津公安的做法是错的,没有任何学术水平、靠打棍子出名的何XX的文章歪曲了事实,希望中央能妥善处理这件事。一大早到府右街北口时,警察已站在路口,但并不阻拦。

更多的人没机会直接去说,只是静静地站在路边,让出盲道及大部份人行道,年轻人站在前面,让年纪大的到后面轮流休息。没有人讲话,很多人在看书,有的同修拿着塑料袋在收垃圾,捡地上的烟头和矿泉水瓶,扔进垃圾箱。一个捡破烂的人把垃圾桶里的矿泉水瓶掏出来后,垃圾洒了一地就走了。我们学员用手把垃圾一点一点捡起来重新扔进垃圾箱,把地面弄乾净后搓着手走回队里来。警察感动地默默地看着这一切。有的学员站在胡同口疏导进出车辆和行人,指示厕所路线,提醒同修通过时要快,以免影响居民进出。

从早上6点一直站到晚上9点多,代表们说问题基本解决,回家等消息,大家才静静离开。整个场面非常祥和,井然有序,临走时还捡起了地上的纸屑。

关于4.25师父在《法轮佛法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中说:"这里也跟大家说一说我的观点。我们学员去中南海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那不是示威,也不是静坐。大家并没有静坐,有些人在那坐着他是在那儿炼功。没有口号、没有标语、没有激烈的行动、没有过激的语言,都是本着善念,想要跟国家领导人讲一讲我们真实的想法,不象公安部门所道听途说来的那种情况。某些人总是强调去了中南海如何如何。中南海不是人民政府所在地吗?人民不能去吗?学员去干什么去了?是去反政府吗?不是去向国家领导人反映问题求得国家领导人的为民做主吗?为什么说有组织的如何如何呢?有组织的支持政府,政府不高兴吗?"

2、7.21上访--三进三出

1)梦

自从4.25以后,国内对大法的形势变得严峻起来,警察不让在外面炼功了,许多炼功点被强行关闭,有的停满了汽车。7月的一天夜里我做了一个梦,梦里看到一个表格,在我的名字旁边格子里写着三个字--急先锋。当时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直到后来,经历了一些大的事件之后,我知道,大法弟子在大法遭到魔难时应该怎样做了。就应该讲清真相,维护大法。这么好的功法,当权者采取这种态度是不对的,应该让国家知道大法好,和我学大法后身心的改变,我接连几天去上访,让不了解大法的人知道大法好。7.21找信访局,在街上警察开着车到处抓人,我被抓上车送到石景山体育场,夜里放回。

2)恶警

第二天我又去上访,刚走到胡同口就被拦住带到府右街上,这时街上满是警察和大法弟子,还有很多辆公交汽车和警车,用来装大法弟子。警察让我们排着队他们搜包。我说:"你凭什么搜我的包?你有什么法律手续吗?"女警察横着说:"少废话,我是警察!"好像她是警察就可以为所欲为,无视国家法纪。她是警察,可我也不是犯人哪。她把我的包翻得乱七八糟,我说:"请你给我放好。"一个男警过来一掐我脖子,使劲把我推到车门口。上了车,看到车下一个年老的弟子跟他们讲理,遭到毒打。我愤怒地喊:"不许打人!不许打人!"到了石景山体育场,一下车一个干部模样的小伙子就说:"你怎么又来了?"我说:"没解决问题呀!光是让我们做上访登记,只登记我们的姓名地址电话,却不登记我们上访反映的问题。这叫什么‘上访’登记啊?什么时候问题解决了我就不来了。"

3)工具还是公仆?

在一所学校里,这里已成了被抓上访学员分流的地方。警察站在讲台后面要一屋子的学员配合他们登记,一个警察说他们只是国家的工具,听上面的。我对他说:"你们不仅仅是工具,你们还是人民公仆,工具是对敌人的,而公仆是对人民的。我们都是好人,你们应该为我们的利益服务。而不应该把我们推到对立面上去。"这个警察很感动,他说他相信国家一定会做出正确的判断,不会和人民对立。

4)当权小人把善良的人当作了敌人

然而当权者的决定让这位有良知的警察失望了。一个小时后,我在回家路上的一家小店里看到了电视里播出的对法轮功研究会的污蔑之辞,还编造了许多谎言给大法栽赃。这一天是99年7月22日。我严肃地看着新闻,思考着,当播到那些所谓死亡案例时,我简直看不下去了:这都是假的。在大法遭到诬陷、迫害时大法弟子应该怎么做?我再也坐不住了,决定再去上访。

师父在《挖根》经文中说:"大法给最低的人类开创了这一层的生存方式,那么这一层人的生存方式中的各种人的行为,包括集体向谁反映事实情况等等,是不是法给予最低层次人类无数的生存方式中的一种呢?只是人在干什么事情时是善、恶同存的,所以会有斗争、有政治。而大法弟子在一个极特殊的情况下,采用一下法在最低层次的这种方式,而又完全是用善的一面,这不是在圆融法在人类这一层次的行为吗?只是不在极其特殊的极限情况不采取此方式。”

第三天,99年7月23日,我又去上访,到了信访局就被抓了,一个女警,跟疯了一样,大声呵斥我们,说:"从今天起就是敌我矛盾,今天别想走。"他们把善良的人当作了敌人。当时在场的有十几个同修,还有从外地赶来的。一个警察问我是干什么工作的。我告诉了他。他只是惊讶和叹息,‘你怎么你怎么’了半天,什么也没说出来。后来我被带到不同的地方,天安门的什么指挥部,天安门派出所,一所学校,一个街道办事处,最后又把我送到一个派出所。

5)警车

我这是平生头一次坐警车,这一天就坐了好几回,我觉得我这样的人坐警车很荒谬,坐警车的人应该是罪犯,有这样真心向善、坦坦荡荡、乐呵呵好人坐警车的吗?在天安门派出所把我们关在一间空屋子里。大家坐在地上,刚装修完的地上净是灰。警察进进出出。今天上访的人同前天和昨天比少多了,但外地的同修很多。气温很高,但我觉得一阵阵风吹过来,很凉快。

6)证实法

到最后一个派出所,先于我已有一个同修在那,三天没让回家了,让她写认识;一会又进来一个学员,是个中年妇女,签了个字就放了。我看着这一切,很镇静,我很清醒该怎么做,这不是想回家和怕的时候,做我该做的。

一个女警给我做笔录,我微笑着告诉她:"大法不是迷信,是真正的科学;人看不到的东西不一定是不存在的,是随着科学发展有待于进一步认识的东西;法轮功不存在组织更谈不上非法;我炼功不是受害了而是受益了,炼功后身体、精神都好了,家庭和睦了,工作方法也多了,是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炼?我一定要炼。"她很和善,就像我们在聊一个感兴趣的话题。

另一个女警横横的说:"看新闻了没有,不让炼。"我抬起头看着她说:"我看了3遍,说不让党员炼、不让团员炼、不让国家公务员炼,没说不让老百姓炼,我不是党团员、也不是公务员,这么好的功法我一定要炼。”聊完之后让我坐在会议室等。我静静地坐着,脑子空空的。学校来人送我回家。到家已过了午夜。

3、被开除公职

单位书记、校长、年级组长找我谈话,我把我修大法之后的亲身感受讲给他们听。他们能理解,因为我的工作一直口碑很好,而且讲课质量也属于优等。但他们太糊涂,为了自己的利益逼我交出大法书。还威胁我如果还修大法的话,工作就不保了,让我选择。我正言告诉他们我决不放弃大法。

新学期开学后学校停了我的课,并只拿职员的工资。书记让我看诬蔑大法的杂志,我不看,只是找活干。校长让我表个态,我说:"功照炼,法照修,书不交。这就是我的态度。"不久当权者出台了所谓对公务员修炼法轮大法的处理办法,第4天,学校就限期三个月让我调走,期间只发70%的工资,是最重的一种处理方法。

临别时校长找我谈话:"做教师做职员你都做得很好,只是因为炼法轮功,不适合在这里工作。"当今的人类,你说他真的不知道好与坏、善与恶吗?只是在道德一日千里下滑的随波逐流中,他们已经找不到自己了,无知的在助纣为虐,无知的在造业,实际上是剥夺了我工作和生存的权利,他们还觉得尽力帮我了。此后我再也没找到工作。

回家后没两天江泽民等邪恶之徒对大法进一步诽谤。那天,外面飞沙走石,刮大风,天都怒了。

4、旁听非法审判被非法拘留

1)警察的谎言

我听说12月26日在中级法院要非法“公审”法轮功研究会的四个成员,我得去听听。刚一出地铁口就觉得气氛不对劲:没有行人,路两边拦着警戒线,三五步一个便衣。一个便衣走过来问我去哪,我说:"中法。"便衣指着一个方向,说:"往那边走。"这确实是中法的方向,但没走多远,就被警察拦住了,问我:“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说:“是”。警察说:"上车!"把我抓到了一辆早已等在那里的大公交汽车。听说那天北京去了不少学员,也有不少外地赶来的。他们把学员拉到体育场,让学员分区站成十几行队,并用绳子拦上,逐对登记。还有一队是海外学员,一对华人夫妇祥和的站在那,男的用背带怀里抱着一个非常小的小孩,有的学员在向警察、便衣、保安、武警和政府工作人员讲着真相,不断的有学员被一大车拉来,又不断的被一小车接走,很难统计到底有多少人……

2)非法拘留

后来辗转了几个地方,夜里我被送到拘留所。入所时忘了月经周期,被男警察破口大骂,让我去到医院检查,送我的警察嫌麻烦随便编了一个才算了事。进号后我问一犯人,号里有多少大法弟子,她说:"加你12个。"没有人为难我,因为这个场已被先来的弟子正过来了。号长给大家每天念《转法轮》。我去的时候书被收走了,有弟子觉得没做好、决定绝食要书。先进来的弟子已被关了20多天了,据说也是去旁听公审,但没公审,她们却被抓了。

3)监狱

号里人很多,我被安排睡在门口的地上。号里每天除了吃饭、睡觉、洗漱,其他时间都必须坐板,期间不许说话、吃东西、上厕所或走动。犯人很怕坐板,一天下来腰酸腿疼,但这难不住大法弟子。一散了板我们就凑在一起交流,怎样在艰难的时候维护法、做得更好。一次吃饭时间,我们集体炼功。坐板时警察进来问都谁炼功来着?我们举起了手。警察看人很多,没办法,就罚全号坐板一天,不许吃饭上厕所。一天坐下来,越坐越轻松,最后犯人也都高高兴兴,说:"我们也消业了。"恶警株连的坏招没有得逞。

4)大法的威力

一天吃完午饭的时候,我想我得带动其他同修走出来。我悟到自己在讲真相证实法方面做的还很不够。第4天就叫我收拾东西回家。号里一片哗然,因为不符合"惯例",一个弟子说:"你们看到了吧,这是大法的威力。"有的弟子说:"正义总是能战胜邪恶!"很多弟子被送到拘留所时被拒收,我还属于放得晚的。后来号里的弟子也陆陆续续被放了出来。放我时警察自动走在了犯人专用的黄线划分的提审通道内,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一目了然。坐地铁时看见地铁站中有一幅广告,广告词说:“永远超出你的想象!”是啊!修炼中的事不是人想的。

5、再次无罪被拘

1)中国没有信仰自由

有些事不是我想得那样,刚出来没过多少天,又被抓进去了,理由是我在车上看大法的书。我问预审,为什么关我?他说:"说实话吧,我不想关你,是上面的意思。你可以上诉。"他也知道上诉不会有用。在法轮功问题上现在中国法律已经变成一纸空文了,江泽民等邪恶之徒公然违背宪法,执法人员肆意践踏国家法律,法轮功群众被剥夺了最基本的人权,其中包括不允许律师受理法轮功案件。

2)预审

我们谈了许多大法中的事。我讲了我得法修炼的经历。他很感兴趣,他说:"我也很想知道到底为什么那么多人会修炼?为什么上面不让炼,却有来自于不同阶层这么多人们冒死去向国家发自内心的来讲他们修炼大法受益后身心的感受?难道法轮功真象上头说的那样嘛?”是应该深思啊!打击善的一定是邪恶的。什么是善,什么是恶,还不一目了然嘛。《李洪志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的讲法》中说:“一个神下来度人,人把神钉在十字架上,人有多大的罪呀,到今天还在偿还。”那些破坏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恶人必定遭恶报。他听得很认真,看得出他在思考。

3)缘和梦

在监牢里我并不主动说什么,都是犯人来找我谈,几乎每人轮了一遍。我倾听她们的苦衷,把大法介绍给她们,告诉她们不应该放纵自己,无论在哪要做好人。他们觉得大法弟子都是好人,和我们很亲近,同吃同睡,她们没有钱,我买了卫生纸和洗涤灵给大家用。

白天和一个犯人洪法,这个犯人是发廊做大工的,被冤枉抓进来的。警察吊打她她也不哭。警察说她傻了。她告诉我实际是她不疼。我明白她为来结这个缘,吃了这么多苦,师父在管她。晚上梦见一个女孩坐在地上哭,原来她手受伤了,我把她抱起来走了。

还有一个犯人,我跟她聊了很多,可她情太重,放不下。后来我不再和她谈什么了。一天晚上梦中,一个胖妞要跟我走,让我抱着她。我骑着一根圆木,把她搂在我前面坐在圆木上,带她走,圆木离地很高在街道上飘行。一拐弯的时候,胖妞不见了。我驾着圆木回去找她,一看她被一对谈恋爱的人挡在后面过不来了。她被情困住了。

4)“我们只是要炼功”

一次大家决定冲破监狱禁锢集体炼功,我打完手印,瞬间就入定了。一个犯人过来拉住我的手,两个犯人头对同修大打出手。抓住一个同修的头就往墙上和铁门上撞,一边打一边问:"还炼不炼?"这位同修说:"打不死就炼。"后来这个同修说,原来她有头疼的毛病,这下不疼了。另一个犯人骑在同修身上,用鞋抽打同修,用水泼同修,用塑料盆砸同修的头,盆都砸破了。犯人头喊了半天其他犯人谁也不动手,她们不会,她们怕我们吃亏。结果犯人头遭恶报自己摔了一跤。好长时间值班警察才来。问是不是我带的头。我平静的说;"我们只是要炼功。"第二天,管教一个个找我们谈,同修叫我先去。我如实的说了情况,指出犯人打人不对,并要求集体炼功。管教说犯人不对会加刑,炼功不行。我们又写信向所长反映要求集体炼功。

5)就应该这样

修炼的人不会和人计较,不会把人当作敌人。大法制约一切,打大法弟子她们自会遭恶报。后来犯人看我们没有抓住她们打人的事不放,对我们炼功就不管了。有时夜里起来要上厕所,见我们在炼功就再睡一会,等我们不炼了再起来。后来拒穿囚服,管教找我谈,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我不是犯人。”她跟我解释为什么要穿。后见我不说话,就说不愿意穿就不穿吧,想炼功就炼吧,只是别影响别人。我说我们一般都是晚上大家睡觉时炼,不会影响别人。

6)出狱后我找不到家人……

一个月时我离开了监狱,单位的领导拿着我的档案在门口等我。在车上,书记要求我以学校裁员为名写一份调离申请。尽管他们知道我好,也知道在学校我教的这科缺人,但他们还是把我当包袱甩掉了。我修大法是最正的,他们这是无理的要求,这是迫害。他们无形中选择了自己的未来,我为他们难过。出来后我才知道我的家人因护法都被关在监狱里。我们一家人这一年的春节,都是在中国监狱里度过的,只因为我们都信仰"真、善、忍"。

6、软禁

1)步步紧逼

春节后两会期间,片警又来到我家,说上面不让出去,居委会的也来了一个,实际上在我家外面也布置了眼线看着我们(我当时并不知道)。只觉得外面有辆车有点奇怪,我想看看怎么回事。一会儿天黑了我也不开灯,观察它。过了一会贴膜的车窗摇下来了,伸出一个脑袋,一会看他打电话,好像汇报什么。车开走了。我以为我胜利了、把他骗走了,可一会我家的电话就响了,一遍又一遍。我就是不接。我家的电话一直被监控。一会片警来了,在门外打我家的电话,我不接,他敲门,我也不开。一会我家门口就摆了几把椅子,有两个穿军大衣的联防堵着门坐在门口24小时看着我们家,连买菜都得把钱递出去由他们代买。邻居都说他们:“你们还想搞文化大革命那套啊,都什么时候了?”后来我们把他们叫进来看师父讲法录象、给他们讲真相。家人一次出去买东西,有几个警察“护送”。串亲戚被居委会阻拦、被便衣跟踪。这样我们被软禁在家里。

2)违宪行为

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我因为看大法的书就被刑事拘留1个月;宪法规定公民有批评、建议、申诉、控告的权利,可我几次上访被抓;宪法规定公民有劳动权利,因为我修炼校方停了我的课;公民有生存权,因为修炼我被开除了工职;公民有集会的权利,可公安部却规定不许法轮功聚集和集体炼功。公民有人身自由权利,因为我修炼,国家开什么会、过什么节我就不能出门,被软禁在家。这是明显的违宪行为。

7、天安门护法

1)人的愿望是很主要的

大法何罪之有?!大法弟子何罪之有?!既然上访无门我一定要上天安门打横幅,为法轮大法鸣不平。有一天我想出去,开门一看椅子上没人,我大大方方的走了出去,上了天安门,证实大法谁也拦不住我。人的愿望是很主要的。

2)如愿以偿

那天一早我炼完功,读了一讲书,就出来了,一路上很顺,几乎是我上车就开,好像是专等我似的,因为我做的是最正的事。到了天安门广场时间不到10点。我在旗杆底下站着。想如果没有人打横幅,我就抱轮。这时听到旁边一个导游说:"我们先集体……然后……。"我一听"集体",就想:那我等会儿。10点到了怎么还没人呢?我转身从人群里出来,一眼就看到不远处几条横幅由几个学员同时从容地打了出来。我箭步走过去。想跟一个弟子一块打,一开始她可能以为我是便衣,躲我。我说:"我也是弟子。"她就递给我一边,我们一起打。我大声喊:"法轮大法是正法!"

3)善的力量

警察乱作一团,顾此失彼,忙跑去叫人。几分钟内一个高大的武警向我们冲过来到了跟前就抓住横幅。我用手扶住他的手平静亲切的跟他说:"你这样做是不对的,法轮大法是正法。"他的恶劲一下就没了,就说:"那你别弄了。"我感到了他瞬间的变化,感到了善的力量是巨大的。他们把我们带向警车,我边走边喊:“法轮大法是正法!”

4)善恶分明

我们被带上车,在车里一个警察抓着每一个人连踢带打。我被踹到后座上。大家上车后都很高兴,象见了面的老朋友。一个弟子包里还有没打开的横幅,我们七手八脚在后车窗又打开了:法正乾坤。一个警察过来一手给抢过去,我们也拽着不撒手,一个同修又打出一条横幅,警察又去抓,我乘机抢过刚才那条横幅,藏在身上。在这里大法弟子的善良和警察的邪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5)赵昕

到了天安门派出所,一车抓的我们18个弟子不报姓名,这其中就有赵昕(因没报姓名,当时不知道)她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对不报姓名的问题我法理上并不十分清楚,正好警察问赵昕,听她讲以后,我很受启发。原来她就是赵昕,高高的个子,穿米色软料西装裙很庄重,谈话时略显羞涩。好端端的一个人,几个月之后就被江氏集团的爪牙迫害致死了。天理不容啊!谁正谁邪一目了然,善良的人们清醒过来吧!"邪恶逞几时 尽显众生志 此劫谁在外 笑看众神痴"(《正大穹》)

6)不能助纣为虐

警察采取各种办法,软硬兼施,一会以不让上厕所为要挟,一会以让上厕所来讨好。我们都不为所动,大家一起背法,不管警察的阻拦。站了一天,我的腰又痛了,藏在衣服里的横幅象一个熨斗一样暖着我的腰,很热很舒服。这时警察问我们到底为什么不报姓名?我已经想明白了,我想谈谈我的看法,所以我站出来说:"你们是想把大法弟子关进监狱,进行迫害,配合你们工作,报了姓名等于助纣为虐,我们不报是在帮你们,别做坏事!"

7)邪恶

到了晚上他们留了我们五个人,其余的人都送到13处去了(后来听说给他们上电刑,但不起作用,修炼的人毕竟不是常人。)夜里提审时我以诚相待,警察却在探听我的地址,我对他说:“从现在起,我不会对你再说一句话。"警察送我回铁笼子时,路过一个个屋子时,看到那两个女同修手一上一下铐在背后,头朝下站在地上,旁边都有一个武警看着。等她们回来一看手腕都破了,都肿了。她们说武警趁没人还解开她们的裤子,把手伸进去侮辱她们。这难道是中国首都的武警?还是吸吮人民血汗的穿着制服的流氓?有一个警察问我:"为什么上天安门。"我告诉他:"我上访被抓,两会期间在家呆着被软禁,被逼无奈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为法轮大法鸣不平!"。接着问我:“什么学历?”我说:“大学。”他举手就打了我一嘴巴。我整个脸被打得都火烧火燎的,都木了。在我之前20多个大法弟子都挨了他的巴掌。大法弟子怀着大善大忍,在承受痛苦时还在讲清真相、挽救着别人,而这些人间败类却对他们干着最肮脏的事。善恶必报是天理!"邪恶之徒慢猖狂,天地复明下沸汤;拳脚难使人心动,狂风引来秋更凉。"(《秋风凉》)

8)窒息邪恶

今天是4月13日,再过几天便是4.25的周年纪念。这两天在天安门抓的大法弟子很多,有至少3-4百人。外地弟子居多。有深圳、浙江、河南、廊坊等等好多地方来的。抛家舍业为的是讲清真相、证实大法、抵制邪恶之徒对大法的污蔑。他们有的非常朴实,有的文质彬彬,衣服不管新旧都干干净净,真让人感动。有一家人夫妻俩带两个儿子来打横幅,他们一家纯净、质朴、坚定的样子,我仍记忆犹新。他们把“法轮大法好”的横幅都打到天安门派出所屋里来了,有力的窒息了邪恶,整个派出所一片热烈的掌声,警察管不了了。有一个弟子拒不配合邪恶,被警察抬了出去。更多的弟子报了姓名相继被带走了。我藏的横幅被外地学员要走做了样子。

9)绝食和炼功

后来我被送到看守所。一进号先搜身,经文被搜走了。里边已有3个大法弟子,还是不让集体炼功。我们每天集体学法,大家轮流背《经文》和《洪吟》。同修越来越多,会背的经文就越来越多。有一天管教进号里来,我说想跟她谈一谈,她立刻大声叫喊:"你以为你是谁呀,想跟谁谈就跟谁谈,你新来的吧你?!"吼了一顿走了。号长告诉我,得先跟她说,她再去告诉管教。原来我破了她们的"规矩"。后来她还是跟我谈了。我说:"我知道你也知道大法好,只是职务在身,平时不让我们炼功,4.25和5.11对我们来说是特别的日子,这两天我们要集体炼功,我觉得这是应该的。"她大吵大嚷说不行。我说:"你还不知道我的为人。"我语气和缓,但柔中带刚。回来后,犯人头问我:"她好打人,挨打没有?"我说:"她没理由打我。"可是我们第一次没炼成,我心里很难受,大家状态不一样。

后来一个绝食的弟子进来了。我悟到:要用生命捍卫法,争取公开的炼功环境,遂开始绝食。后来9个弟子都开始绝食了,其中50-60岁的有5人,其余的都30-40岁。我们心很纯、很齐、很轻松。这也是常人做不到的,因为我们坚信大法。5月11日一大早隔壁同修大声在筒道里喊:"今天大法弟子要炼功!"接着就听到背《无存》“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我们号里大法弟子也跟着背起来,管教冲到隔壁,隔壁一阵乱,顿时气氛紧张起来。一会管教气势汹汹冲我们号里喊:"谁敢再喊,再喊把嘴给你们封起来。"我们同犯人讲清理:"你们给父母祝寿,还得庆祝一下呢,何况今天是我们师父生日。"犯人头知道我们今天一定要炼功,拦也拦不住。就说:"今天让你们炼,等风场一开就让你们炼。今天豁出去了,要罚我们陪你们一块儿。"我真为她的选择高兴。结果据说那天就我们号炼成了。

任何对大法和师父的诬陷都是徒劳的,种下恶果的人一定会在痛苦中偿还所造下的一切罪恶。那天我突然领悟到一句法的一层内涵:"告诉大家,这法大得不可想象,其法理你们永远也不会全部知道和理解。”(《挖根》)那一刻我的心里比蓝天还要宽阔。第二天就把我放了。我觉得在法遭受磨难、师父都被谣言攻击的时候,大法弟子都应该无条件站出来维护法,其他一切都是掩盖。

8、我要把真相告诉世人

有一次出去办事,路过天安门,看见一个警察正在盘查行人。拦住几个外地妇女,面对警察的盘问,看得出她们有点紧张,讪笑着。警察微笑着问:“知道法轮功吗?”一个妇女忙不止的应声说:“知道知道,电视上天天说,怎么不知道呢,那都是骗人的。”警察又问:“李洪志好不好啊?”妇女张嘴就骂了一句脏话。我的眼泪当时就流下来了。愚昧啊!人哪,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简简单单一句附和的话就把自己真正的生命给葬送到万劫不复的境地了。那个伪善的警察啊,你害人害己啊!我一定要讲真相,挽救更多被中国大陆媒体坑害的人们。我的泪不停地流。

我买来信封和邮票,同修帮我找来大学通讯录,我们把真相资料一张张叠好,装入写好的信封,贴上邮票,装满一书包出了家门。为了保证顺利寄出我们要走好几个小时,分区的把信分4-5封一份塞入一个邮筒,虽然走了很远但一点也不累,越走越轻快。……一年多来,我一直走在讲真相的路上。

个人认识,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