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派出所恶警吊打折磨的遭遇


【明慧网2003年4月26日】我于1998年喜得法轮大法,身体得到了健康,多年的病痛不见了,打那以后我对学法炼功坚定了信心,决心跟师父走到底。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江泽民一伙却下令不让炼法轮功,这对我们真正了解法轮功的人的打击是太大了。镇政府一天2次甚至3次到我家逼我交书和写保证,在邪恶的威胁下,我做了对大法和师父不敬的事,写了所谓的“保证书”,配合了邪恶。[注]我认识到这样做不对,我继续学法炼功,坚定正念,我的家从此也成了政府的“熟门”,来去随便。

一直到2000年7月9日,镇政府歹徒再次把我们找去谈话,问我们还炼不炼,我们坚定的回答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说真话做好人的,我们要永远炼下去。谁知说了这么一句真话,竟摊上了一场大难。7月10号政府及派出所的歹徒再一次上门来用谎言把我们骗到了政保科,非法把我们送到拘留所,一个姓姚的男所长满脸凶相,冲我们大吼一阵,然后就派手下把我们铐在事先准备好的铁柱子上,两手朝后,脚跟抬高,脚尖着地,这样我们已经痛苦至极,姓姚的所长还在我们的后背上用力的捶,到了中午也不给饭吃,就这样一直吊到晚饭后,才把我们放下,手当时根本不能动弹,好几处起了水泡,那滋味真是不可想象。我们每人只吃了2两的死面馒头,半碗只有几片土豆的土豆汤,吃完后,碗底还有一些泥,可能连洗都没洗。

吃完后恶警马上把我们叫出去,让我们手指尖放在脚趾尖上弯着腰,谁要是累了动一动,值班的小恶警就对我们拳打脚踢,有时用皮鞭抽,这样一直到下半夜3点才让我们回去睡觉,不到5点就把我们叫起来,手抱着头双脚蹲跳,从上午6点一直到下午,在30多度的天气里,恶警们不让我们穿鞋,赤脚让我们跳,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脚都被烫起了水泡,尽管这样,我们还不断受到打骂和重刑折磨(吊手铐)。

就这样连跳了几天,恶警见我们大法弟子不动摇,就对我们实施了更加残忍的一招,让我们光着脚,把裤子卷到膝盖上,然后用双手和膝盖着地,两脚背在地上平拖,就这样爬了一会儿,我们的膝盖和脚背就全磨破了,流出血来。在炎热的天气下和蚊虫的叮咬,我们的伤处都化脓了,但是只要说炼,就得天天这样爬,每爬一步我们都得咬紧牙关,汗流满面,身后都是血印。我爱人的表哥的儿子在拘留所做事,他多次来转化我引诱我,逼我写“保证书”,我坚决不听,他恼羞成怒,叫手下多吊了我两次,每次都是一天,下雨都不放,让我在外面淋雨,这里真是人间地狱。

政府歹徒关了我18天后,让我的家人交700元伙食费和5000元押金才能放我回家,家人知道我吃苦太多,就东借西凑把钱交上。我回家后,至今还受到邪恶的骚扰,本来许诺一年后归还的5000元押金,家人去要的时候,政府说得写保证书、骂师父、办洗脑班,才能把钱还给我们,我们坚决不干,所以3年过去了,至今未给。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