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红楼梦》:劝人看破红尘的神仙道


【明慧网2003年4月27日】少时看《红楼梦》不知所云,又为历代所谓的“红学家”所误,便以为红楼真是在说男欢女爱;宦海沉浮;世态炎凉;或者是焦大骂街,体现了一个阶级对另一个阶级你死我活的斗争。不惑之年再看红楼,恍若隔世,且原来红楼讲的乃是劝人看破红尘的神仙道。何以见得,由下可知。

一、真真假假,隐含天机。

《红楼梦》实际是一部佛道训诫书,何以见得?有偈子为证:第一回的“假做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讲了世间之幻相,透现出佛老之理。其中前句隐含了道家的修“真”;后句讲的则是佛家的“空”,从而将佛老学融为一体,包含了宇宙佛道两大家之法理。也应了佛家“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之言。世人以假当真,以无当有,悲也!中国古典名著均隐含佛老之理,而将佛老法理融于一书中,比《水浒传》(脉承道教)、《西游记》(脉承佛教)更为深奥全面,妙不可言。

全书真假颠倒处比比皆是,贯穿全书的一僧一道,表面看上去一跛一癫,腌臜褴褛,实则为“真人不露相”也。

而“甄士隐”其名,实则是“真事隐”、“真士隐”和真隐士”之谓也,一将事实真相隐去,二是真人乃隐士之寓。

第一回中开宗明义:“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言作者痴,谁解其中味。”好象在说作者痴,而文章最后一句“‘说到辛酸处,荒唐愈可悲。由来同一梦,休笑世人痴!”。则已点明非是作者痴,实乃世人痴也。痴在哪里?错把过眼烟云、如梦人生做归处。何谓“由来同一梦”?乃红楼一梦与尔梦(谁不做黄粱梦?)同一梦也!而在最后一回中的“假去真来真胜假,无原有时有非无”,则点明了人看破假相后的境界乃是真正的“真”,虚假变真实,虚无变实有。历史上不少“红学家”研究出了《红楼梦》是“假语村言”(贾雨村言),却不知何以“假语村言”?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也!“假去真来真胜假,无原有时有非无”,明明道的是真言,但却又在结尾讲什么:“果然是敷衍荒唐!不但作者不知,抄者不知,并阅者不知。不过游戏笔墨,陶情适性而已!”至此又将真言隐去。全书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以真乱假、以假乱真,均为迷惑世人耳。

读者曰:何必以假作真?以真作假?雪芹所在年代不存在被批判为封建迷信的问题,何必隐言??其实人不知此事与政无关,其难言之隐全在于天机不可泄漏耳。

由“假去真来真胜假,无原有时有非无”偈子中,细看不难看出真必胜假,有必胜无的幻外大道。假假真真处,重在世人悟!好一个真假词,惑倒世人一片!

二、士隐悟道,归宿自明。

其实第一回开宗明义,就交代了人的最终去处。讲了人生如何完美亦有人的不如意处。士隐已是望族,却膝下无子,一不如意也。老来得女,女又被人掠去,二不如意也。后又遭大火焚毁全部家财,三不如意也。典卖田产投错人,寄人篱下,郁郁不得,四不如意也。由此贫病积伤,每况愈下,便有了下世的光景。于是在士隐听了疯道士的《好了歌》,便恍然悟道,此歌云:

“世人都说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
世人都说神仙好,惟有金银忘不了,
终朝只恨聚无多,及到多时眼闭了。
世人都说神仙好,只有娇妻忘不了!
君在日日说恩情,君死又随人去了。
世人都说神仙好,只有儿孙忘不了!
痴心父母古来多,孝顺儿孙谁见了?”

士隐听了此歌,便追上疯道问:“你满口说些什么?只听‘好’‘了’,

‘好’‘了’”。那道人笑道:“你若果听见‘好’‘了’两字,还算你明白。可知世上万般,好便是了,了便是好。若不了,便不好;若要好,便是了”。士隐本是有宿慧的,一闻此言,心早已彻悟。……便说一声“走吧!将道士肩上褡裢抢了过来背着,竟不回家,同了疯道人飘飘而去。 ……”。此乃“一念之间,尘凡顿易”。

其实仅一个第一回就已将《红楼梦》之要义尽告于人了。

这里又使人想起《圣经》中的“富人进天国比骆驼穿针眼还难”的话。试想,若士隐大富大贵而没有几般不如意,他是否还会看破红尘?同时此处又讲了根基,“士隐本是有宿慧的”!看来人想悟道,必得宿慧和磨难皆备,如司马迁云:“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皆大磨难也。其实司马迁也是阉而有《史记》。可见宿慧、磨难缺一则难成极品。

三、万事因缘,皆从空来

有人想从《红楼梦》中学一点别人的什么人生经验和世故,研究点兴衰更替等,其实,士隐历劫、宝黛情痴、雨村沉浮、荣宁衰荣……均是人生之皮毛。因为世间每个人都是一部百科全书,谁无酸甜苦辣,何必外求?投机钻营雨村者“身后有余忘缩手,眼前无路想回头。”,争斗到老,最终则是在急流津觉迷渡口(迷津之意)“眼前无路想回头”,落的个终生懊悔。

正如甄士隐解《好了歌》:“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蛛丝儿结满雕梁,绿纱今又糊在篷窗上。说什么脂正浓,粉正香,如何两鬓又成霜?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金满箱,银满箱,展眼乞丐人皆谤。正叹他人命不长,那知自己归来丧!训有方,保不定日后做强梁。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因嫌纱帽小,致使锁枷扛;昨怜破袄寒,今嫌紫蟒长;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反认他乡是故乡。甚荒唐,到头来却是为他人做嫁衣裳!”此语关键在于:此生为他乡!世间人生不过是人的整个生命形式演化运程中的刹那而已,而世人不懂,抱住荣华富贵、功名利禄不放,且将此视为人生之真谛。于是乎: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忙的不亦乐乎,可悲可叹!为做嫁衣裳者谁?修炼之人是下来历劫的,世人给其诸多磨难,其实只是帮助修炼之人磨砺根基而已,其实是在帮人家织作嫁衣裳,累积自己的孽业,愈加悲矣!

四、大道无形,修心悟道

“内典语中无佛性,金丹法外有仙舟”,此语隐喻修炼已很难从今日的佛教教义(内典)和道教教义(金丹)中去寻了,因为千百年来,佛不值世,两种教义已被后人篡改阐释得面目皆非,很难度人了。终了疯僧疯道一句话:“俗缘已毕,还不快走”!自此:“天外书传天外事,两番人做一番人”,此指历劫之人归位。

所谓整部《红楼梦》的情节,不过是为了让人循着宝玉这块石头在凡间“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罢了!眼下世人都进入了“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的境地,唯缺“自色悟空”了。

注:文中摘录除注明出处的外,均摘自《红楼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