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综述:“透明化参观考察”的陷阱

【明慧网2003年4月27日】([注]本网站所转载的参考资料皆为非修炼界人士所撰写,不一定和法轮功学员的认识相同。)

  • 从SARS事件看“反华”、“泄漏国家机密”、“给国家抹黑”等大帽子

  • 世界日报:新闻不自由 更可怕

  • 从SARS瘟疫的传播看江泽民的“稳定压倒一切”

  • 外界评论:从“非典型肺炎”探微“典型谎言”(3)──“透明化参观考察”的陷阱

  • 参考资料:谁是真正的瘟神

  • 从SARS事件看“反华”、“泄漏国家机密”、“给国家抹黑”等大帽子

    SARS传染病在大陆闹得人心惶惶,此事发生在每个人的身边,事关每个人的生命,于是大家一致谴责掩盖疫情真相的中共政权和向国际媒体撒谎的卫生部长,对于向海外媒体揭露疫情真相的北京解放军301医院的退休医生则众口一词地表示赞赏和敬佩。中共政权迫于国际社会的压力,这次没敢对揭露真相者进行报复,反而将撒谎部长撤职以掩人耳目,虽然撒谎部长明明是在奉命撒谎。

    假如不是SARS瘟疫蔓延到纸里包不住火的地步,假如不是SARS瘟疫传染到海外引起各国政府的强烈不满,根据江泽民政权的一贯做法,这位揭露事实真相的医生一定会被扣上“反华”、“勾结国外反华势力”、“泄漏国家机密”、“给国家抹黑”、“破坏安定团结的大好形势”等大帽子,而那位撒谎部长则会因为奉命撒谎有功而获得奖赏,海外媒体的批评则会被中共政权攻击为“反华势力亡我之心不死”。

    请不要认为我只是在假设。三年前纽约中医滕春燕女士就是因为向海外媒体披露江泽民政权把身心健康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在精神病院的事实而被江政权以“泄漏国家机密”之类的罪名判刑三年,并在监狱中被洗脑。滕春燕医生所揭露的事实显然比SARS瘟疫更加酷虐,可是因为民众和各国政府对此事并没有SARS事件那样的切肤之痛,使得江政权可以毫无顾忌地对滕医生加以迫害。

    同样的遭遇其实发生在很多法轮功学员的身上。他们因揭露江泽民政权虐杀、迫害无辜法轮功学员的事实而被非法劳教、判刑、酷刑折磨、以致迫害致死。海外法轮功学员向国际社会揭露事实真相的正义之举则被江政权诬陷为“反华”、“与反华势力相勾结”。其实,真正反华、祸国、殃民的恰恰是屠杀中华善良民众、践踏中华道德良知的独裁者江泽民及其帮凶。北京解放军301医院的那位退休医生揭露SARS瘟疫真相是对国家、人民和自己的良心负责,同样,法轮功学员揭露江氏瘟疫的真相并抗议和抵制江氏瘟疫也是对国家、人民和自己的良心负责,是“爱国、爱华、爱人民”。

    SARS病毒肆虐,每个人都感同身受,所以每个人对这件事情的是非都很清楚。那么,对于大陆法轮功学员遭受江氏瘟疫持续四年的暴虐的事实,请每一位国人都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假如遭到迫害和虐杀的是您本人或您的亲人,您将如何评价法轮功学员揭露迫害和抵制迫害的举动呢?


    世界日报:新闻不自由 更可怕

    世界日报4月25日报导,自从去年11月SARS在大陆广东省出现后,海外媒体一直批评大陆未如实公布真相,但大陆官方却坚称疫情已得到了掌控。可是,自敢于直言的老医生蒋彦永的声明在网路上出现,世界卫生组织的查核,再一次证明了官方刻意隐瞒疫情,欺骗世人的丑陋。

    来势汹汹的SARS实在可怕:其蔓延之处,一时间人心惶惶,出门时口罩一层加一层;医院人满为患,床位告急;飞机停飞,旅馆歇业,因此,面对如此危机,新上任的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惊呼:「SARS简直像坟墓一样可怕!」

    然而,大陆官方长期封锁新闻传播,扼杀新闻自由的举措,比正在流行中的SARS更为可怕。试想,被剥夺了知情权的百姓,如何来真正地面对、防范SARS呢?死气沉沉的坟墓,无门无窗,不通风、不透气,见不到一丝光亮,这岂不是大陆官方箝制新闻、言论自由50年来的真实写照?北京是天子脚下的京畿之地,首善之府,官方对SARS疫情尚如此封锁,若非蒋老医师仗义执言,外界就被瞒得不透风,而广大老百姓只能以小道消息和满天飞的各种「谣言」中揣摩,人心必造成更大的慌乱!各省、市、自治区的领导善观中央的脸色,更是会竭尽全力来掩盖各地区SARS疫情。但如此粉饰太平的结果,必然会将SARS的蔓延扩大。但事实上,SARS在大陆已流行了半年,而眼下仍有十几个省份坚称无一例SARS,这可能吗?


    从SARS瘟疫的传播看江泽民的“稳定压倒一切”

    文/飞鸣

    SARS蔓延世界,杀人害命,江泽民负有直接责任。当SARS病例被发现时,正是中共第16次分赃大会召开的时候。为了给其所谓的13年涂脂抹粉,江XX自然不准媒体报导这类“败兴”的事情。之后今年二三月间又有两会召开,为了这两个下流无耻的政治化装舞会,江XX自然也不允许有关SARS的消息来捣乱。

    江XX这样做的逻辑是“稳定压倒一切”。为了这“稳定压倒一切”,他可以把任何他认为威胁他独裁统治的事情扼杀在萌芽状态。下岗工人游行要镇压,贫困农民上访要镇压,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连老头、老太太炼法轮功,祛病健身做好人也要镇压,而且是血腥的酷刑和虐杀。这种“压倒一切”的“稳定”是什么样的“稳定”呢?是贪官(包括江泽民家族)侵吞国家资产的稳定、是酷吏鱼肉百姓的稳定、是江XX到处出丑做秀的稳定。当权者得到了这种压倒一切的稳定之后,会收买一些民间的所谓的“精英”,于是得到几块骨头的精英们也就帮助统治者狂吠“稳定压倒一切”,全不顾自己的良心。

    可是这次SARS病毒不买这个帐,尽管江泽民一伙竭力隐瞒欺骗,SARS病毒仍然我行我素地在大陆和世界蔓延,以致一发不可收拾。被SARS病毒所杀死的人都是江XX“稳定压倒一切”的受害者。恐怕现在大陆没有人再相信稳定可以压倒一切了。

    在稳定的幌子下散播瘟疫的江XX应该受到法律的审判和制裁。


    外界评论:从“非典型肺炎”探微“典型谎言”(3)──“透明化参观考察”的陷阱

    作者:司马泰

    世界卫生组织在2月份就要求进入中国疫区实地考察,但一直拖到4月3日才让去广东;到了4月15日,才获准进入到谣言四起的北京军队医院;到了4月21日,才允许到号称只有2例的上海。

    对于中共短则数天、长则几周的拖延,世界卫生组织的老外们也许以为这是官僚机构的低效率所致,但是我们中国人对这种“争取宝贵时间”的把戏太熟悉了。小时候,学校里常有上级的卫生检查团下来,总是一连几天全校动员的大扫除,领导们看到的永远是窗明几净、花团锦簇、旌旗飘扬、书声朗朗的美妙景象。

    同样的一幕呈现给了世卫的专家们。

    4月9日,新华社报导世界卫生组织的专家们对广东省给予了高度评价。英国流行病学家梅瑞恩-埃文斯说,“在广东省的每一新发病例都能得到及时通报。”“获得信息的渠道非常畅通。”美国疾病控制中心专家詹姆斯-马圭尔更是称赞“非典”在广东得到有效控制。

    4月15日在结束为期4天的对北京的考察后,马圭尔这样发表自己的感受,“北京市为控制非典型肺炎采取的很多措施是独特和有创新的,我对此印象深刻。”“北京市卫生官员……的巨大决心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马圭尔左一个“印象深刻”,右一个“深刻的印象”,可见他被蒙蔽之深。

    卫生部长张文康在4月3日的记者会上为了证明非典型肺炎的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专门用世界卫生组织的决定来佐证。他说,“比如WHO现在就取消了「把北京列入疫区」这样的建议……” (后来在4月11日WHO终于又将北京列为疫区)

    现在我们知道,那段时间正是“非典”在北京迅速蔓延的时候。据当地医生向外界披露,为了蒙蔽考查人员,当局把军队医院里的“非典”病人转移到了别的地方;当专家在中日友好医院参观时,甚至把31名感染人员装进车里在北京兜圈,直到专家离去。凡此种种,为的就是一个“骗”。我们小时候骗的是县里的领导,现在他们骗的是联合国的专家。可恨的是,我们的县领导知道自己被骗,大家心照不宣;而这些老外们,却天真地当了真。

    可恶的地方就在这儿。中共不但用假象来蒙骗老外,还把被蒙蔽的老外用作工具,让他们以联合国专家权威的身份为中共说话,粉饰太平,把个十几亿中国人民骗得服服贴贴,死心塌地。在4月20日“非典”真相败露以前,中国人民的一大定心丸就是这些世界专家们的褒扬之词。

    中共的这种“公开化透明化参观考察”的把戏,近几年来,在面对国际谴责的各种事情上多次使用,频频得逞。

    比如,国际上普遍谴责它的人权记录,特别是滥施酷刑和关押大量的政治犯与良心犯。中共也是让外国权威机构和记者们来监狱参观考察、亲自采访。一方面堵了不让调查的嘴;另一方面又可用外国人的嘴来说中国的人权状况是多么的好。

    辽宁“马三家”教养院,曾把十八位法轮功女学员扒光衣服投入男牢房,是残酷迫害法轮功的受江泽民嘉奖的“先进单位”。2001年5月22日,组织外国记者团参观访问。除了“春风化雨”的亲切教养,“丰富多彩”的文娱活动,“乐不思蜀”地对牢狱生活的衷心留念,对党的关怀的无限感激之外,记者们又能看到什么呢?只是有时戏演过了头,连记者都纳闷,这到底是中国的监狱还是伦敦郊外的疗养院?!

    这一次中共企图掩盖“非典”真相的努力失败了,这要归功于有良知的知情医生挺身而出。特别是北京301医院的退休军医蒋彦永大夫的正义行为鼓励了更多的医生站出来。

    但是,我们也看到,多年来直接参与配合中共隐瞒事实、甚至造假诬陷的医生也大有人在。

    新华社99年7月24日引述一名北京医科大学第六附属医院的精神病科大夫的话说,“从北京两家医院的数据分析,96年以来法轮功学员出现的精神病状直线上升,到99年已占所有精神病人的42%。”要真是如此,不用政府取缔,早就没人炼了;在天安门自焚案中,慢镜头清楚地显示刘春玲在现场被便衣用重物打死,可北京积水潭医院的有关大夫却配合中央电视台,煽情诋毁,扮演了很不好的角色。

    如果官员们,医生们,记者们,多几个勇敢地站出来,揭露中共的各种谎言,那才是中国真正地走向“透明”的保证,“参观考察”才富有意义。

    现在中央似乎是拿出了彻底的决心在“非典”上要打击作假,增加透明。可是,当各级政府官员只是在“保持透明”和“尽量隐瞒”中选择一个当前更为正确的政治方向来执行,而不是从心里认同要“实事求是”时,我们就没有理由相信今后在其他事情上能保持这种“透明”。因为官员们认可的不是良知,而是政治方向的“正确”。

    就在“非典”打假的峰头上,北京第一中级法院4月21号对四名异议人士杨子立,靳海科,徐伟和张宏海进行了开庭审理。而这些人所犯的唯一罪证就是倡导披露真相的言论自由(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组织[中国人权]星期二报导);而第一个站出来披露“非典”真相的蒋大夫也受到监视警告。这对于中共新任领导人表示出的“非典”决心真是具有莫大的讽刺。

    从“非典”事件中,我们很高兴看到,在国际社会的关注下,知情者站出来共同揭露中共的谎言,将是多么有效;我们也要呼吁,国际组织的老外们能从“非典”事件中增加对中共做秀般的“参观考察”的鉴别力,更是不要被中共利用来当作其宣扬“透明度”的御用工具。


    参考资料:谁是真正的瘟神

    自从SARS瘟疫爆发以来,热中于出风头的江泽民却一直没有露面。这对于了解江泽民习性的人们来说,生活中好像缺少点什么。这些日子,江泽民幕后都干些什么,也是大家颇费猜测的事。

    可以肯定,江泽民近来颇感寂寞无聊,这大概是可以推测得到的。为了不去送死,许多国家的领导人突然一下子明白过来了,纷纷取消了对共产中国的访问,连带来滚滚财源的商业合同也不敢去签了。这样苦了江泽民,失去了许多接见外宾的机会,这对于一个喜欢抛头露面的人打击是很大的。

    对于这场瘟疫的病源,各有各的说法,有的说可能是一只穿山甲,也有的说来自于一只蝙蝠。蝙蝠也好,穿山甲也好,这种死神早在去年年底就在中国南方的上空盘旋。那时江泽民正在干什么呢?江泽民仍赖在位子上,并采取拖延战术,以便赢得时间帮助同伙瓜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位置。对江泽民来说,这是一场大生意,多死点平头百姓算不了什么。为了不打搅江泽民一伙人的兴致,瘟疫的消息象跳蚤一样被捉出关在盒子里,不透露半点风声,官方的报纸甚至出面辟谣,还威胁要把散布谣言的绳之以法。这等于一场谋杀,让人们对瘟疫的情况蒙在鼓里,不知道有种可怕的事已经发生,以至于感染病毒的人愈来愈多,发展到现在这样不可收拾。

    在中国古代,历来把瘟疫的出现当作亡国的征兆。在古书,或古典名著中,我们常常看见一群穿着肚兜在村头或街坊玩耍的孩童,正齐声唱一诡异的歌谣。歌词中隐藏着一个不祥的预言,并随着故事的展开一一得到应验。这种超现实般的梦幻景象正符合目前中国的现状。我们似乎听见,那首古老而神秘的歌谣又从远处传来,在苍茫的暮色中,江泽民及其同党象蝗虫一样全身披甲,面无表情,正在把整个国家驱赶进那则可怕的预言中去。

    这是一种从来未见过的神秘瘟疫,追魂夺命,令人畏惧。连引为自豪的现代医学也对它一无所知。它在中国大陆那个人妖颠倒,道德沦丧的环境里滋生,繁殖,又一步跨到名义上一国两制的香港,然后向世界各地扩散。为了毒死更多人,中共政府一度对外隐瞒疫情的存在,甚至恼羞成怒,拒绝世界卫生组织前来取证研究,这一切都是为了维护江泽民开创的所谓十三年来的大好形势,维护党和国家的光辉形象。

    中共政权不但可以隐瞒病毒,甚至还制造病毒。从去年开始,在江泽民的授意下,香港的傀儡政府精心熬制了一付对付法轮功的毒药,这就是对《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这项立法与现在横行的瘟疫两毒并举,遥相呼应,一个夺取人的生命,一个扼杀人的灵魂。假如人们听任这样的立法生效,人人戴上口罩再也不仅是为了预防病毒,更意味着在强权之下人的嘴都被封了起来,不能讲真话,甚至大祸临头了也不能呼喊一声,在命运的摆布下,只能露出一双双奇大无比的眼睛,惊恐地看着这个社会一步步走向沦落。这就是江泽民及其同伙想要达到的目的。

    瘟疫仍在蔓延,江泽民也悄无消息,象一只肥硕的蛤蟆一样潜伏在茅坑旁边的臭水沟里。有人分析,江泽民因为下令封锁瘟疫的消息,现在已经闯了大祸,所以吓得不敢露面。这等于在抬举江泽民,等于说他还是一个知道廉耻的人。然而实际情况也许恰恰相反,江泽民也许正在等待别人处理瘟疫危机上出错,机会一到,就会狠狠地扑上去一口咬住,就象蛤蟆捕捉飞虫一般,正所谓闷声发大财呢。

    佛教中认为善恶有报,人积攒了恶业,会遭受报应,一个人是这样,一个政权也是这样。现在看来这真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啊。一些国家的科学家正在显微镜下,日以继夜地研究瘟疫的基本构造,以期找到破解之法,希望这是一个不久就可以实现的良好愿望。然而,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真正的瘟神,它既不是穿山甲,也不是蝙蝠,而是一种更加剧毒无比的东西,正时时刻刻威胁着中国人,继而威胁着这个世界,这就是江泽民,和江泽民以枪指挥下的中共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