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家庄西焦派出所酷刑:夹手、踩脚趾、木棍打脸至变形肿大


【明慧网2003年4月27日】我是96年得法的。五套功法给我力量和祥和,读《转法轮》让我的思想变纯净了。法轮大法给了我人生的指引,并告诉我如何做一个真正的好人,以真善忍为生活准则,做事先想到别人,出现矛盾向内找。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感谢师尊的慈悲普度。

以前我患有高血压、气管炎、肩轴炎、腰腿疼,修炼法轮大法后全部消失,亲身体验到了大法的神奇。我感到修炼法轮大法是莫大的幸福。

这么好的师父和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随便让人诬陷呢?我要为师尊、为法轮大法说句公道话。我怀着对政府的信任,和另一位功友来到北京,在天安门,我们举起横幅,道出心里话“法轮大法好”。便衣警察疯了一样抢走横幅,把我们推进警车,关在天安门派出所的铁笼子里,不让吃饭喝水,不让上厕所。石家庄驻京办事处将我们拉到驻京办事处,非法上手铐,并没收所有钱财,把我们送到西焦派出所,不让吃饭,让我们面墙而立,不准动,一宿进行体罚。第二天下午约6点钟,每人一间屋开始非法审讯,三个警察对一个人,开始实施江××的“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打死算自杀”的政策。副所长翟某、还有姓郭的片警,对我拳打脚踢,把我推到一间屋子里。先是背铐大约一小时,打耳光无数,接下来是飞机铐约一小时,不断提铐子。在这期间还在手指缝里夹铅笔和圆珠笔,接下来揪头发,四个人摇,踢小腿迎面骨,踩脚趾,用1.5寸见方的方子木一米长抡开了打。就这样连续打了约6个小时,直到打得我的脸变形、肿到茶碗大小呈黑紫色,因没有拍照下来,可功友之间可以互相证明。参与酷刑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警还有副所长吴建国,杨姓恶警等。打完后,恶警怕别人知道真相,不让家人探视,没有人身自由,这样一个月后,西焦派出所恶警向我家人索要一万元人民币,饭费索要400元,并威胁家人,如果不拿一万元就不让我家人上班,送款后才让回家。

以后派出所、居委会人员经常到家里骚扰,使我的家庭没有了安宁,家人也跟着担惊受怕,饱受精神上的压力。记得一天晚上,只听门铃一阵响,我从猫眼一看,三个警察在门口,又打电话,又按门铃,我没理他们,一直到凌晨3点多钟才罢休。我只得在凌晨离开了家,开始流离失所的生活,逼迫得我家妻离子散,有家不能回,风餐露宿有半年之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