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种酷刑和36种精神折磨被恶警称为“108道菜”


【明慧网2003年4月28日】我从1996年5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很快,我的身体由病弱变得健康,思想变得开朗、高尚,我能为别人多着想,看淡个人的利益了,是法轮大法给予我新的一切,我知道我只是亿万受益者中的一个。

1999年425万名法轮功群众和平上访后,我做梦也想不到这样好的修炼功法却不能被江泽民等当权者所容忍,非法的迫害开始了。1999年,公司无理解雇我,国家安全局叫我去“谈话”,实际是摸底,为抓捕炼功群众做准备。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犯罪集团全面开始诽谤法轮大法和创始人,7月22日,法轮大法修炼群众到省政府和平上访,被公安军警强制用车拉到郊区荒郊,深夜开始大规模非法抓捕辅导员和学员。

1999年年底,面对不公正的对待和无理的迫害,我在无处上访的情况下,只能到天安门广场和平请愿。警车随即出现,警察不由分说粗暴抓我到天安门派出所,我被市政府人员和派出所民警押回关进市看守所(1个月),并且恶人抢走了我身上仅有的160元钱。在看守所里,警察怂恿犯人毒打我,我被打昏两次,倒下时撞翻了火炉上正在沸腾的茶水,左腿被严重烫伤。腿上都是鸡蛋大的血泡,3天后流黄水,化脓,裤子紧紧粘在腿上,犯人给我腿上撒盐。72种酷刑和36种软性精神折磨在这里被称为“108道菜”,而逼迫掠夺钱财、物品则称为“榨油”,除监霸吃喝外,大部份交给了警察挥霍。由于我受不了残酷的折磨,违心地写了“三书”,恶警逼迫我上电视说610拟订的诋毁法轮大法和违心放弃修炼的话[注]。然后,国家安全局敲诈了5000元钱(我父亲一年的退休金)才放我回家。

2000年7月我再次到北京上访,被非法押回后关押35天,期间,犯人打昏我两次,胸肋骨被打折。

2001年大年初一,公安恶警和国家安全局不法人员采用“谈话”、翻墙、破门等手段绑架80多名法轮大法学员办法西斯洗脑班,关押在市看守所和戒毒所。在戒毒所我被迫与吸毒人员在一起,恶警强迫我吸烟、擦院子、长跑、洗脑、和有传染病的犯人一起睡。恶警给要求释放的女大法学员打板子、野蛮灌食。不写“三书’的大法弟子被国家安全局不法人员送劳教所。

以江泽民为首的政治流氓集团是制造这场浩劫的直接犯罪人,我们坚决支持国际社会起诉首恶和所有从犯,早日结束这场令人痛心的灾难。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