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除去执著,同化大法,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译文)


【明慧网2003年4月29日】能在这里和大家分享心得是一种荣耀。我想与大家分享的是很少人愿意谈论的,是关于对色欲的执著。这是在我的修炼初期对我有很大干扰,并且我觉得难以启齿和其他同修谈这个话题。在修炼之前,我追随社会潮流,认为与异性采取婚前性关系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我真的对它的严肃性和不应该对这件事采取很随便的态度缺乏好的理解,这真的很丑恶,但当时我却无法看到它错在哪里。后来真的像师父说的:“只有心性修炼上来的人回头一看,才能认识到人类的道德败坏到如此可怕的地步了。”(《转法轮》第九讲)。

直到我读了师父在纽约的讲法,我开始明白对色的执著和男女之间的性关系其实都是很严肃的事。悟到了这个法理后,我决定不再做过去的我,并努力除去我的执著。坦白地说,在我修炼的前九个月,这个执著不断地往复出现。我记得有一次我最后决定要克服它,痛苦立刻开始。

开始的时候,控制思想的内在斗争是极端艰苦的,就好象在我自己的身体内部一场战争正在继续。每次关于女性的不纯的想法在头脑里升起,我就设法压制它或消灭它,但这并不是容易做的,我与它做着强烈地战斗,似乎不论我注视哪里,都是诱惑和不同的事企图唤起我的欲望,好象是不论我转向哪里都无法逃脱,身体感觉象被窒息并且思想业力非常大。可怕的想法一个接一个地进入我的头脑,每次我消灭了一个,新的想法又会冒出来。每天我坐在客厅中间告诉自己,我知道我能打败你。我知道我能克服你,你无法阻止我向上升华。我坐下并且告诉自己,如果我必须遭受此折磨,然后前进,我愿意承受,因为最后我将战胜这个执著。

每次不纯的想法浮现时我能感到某种东西在身体里面移动,在我试图消灭它时,体内的东西让我感觉到好象被窒息,似乎要告诉我,如果我想消灭它,它会试图让我觉得和它在一起消灭。但是我并没有停下来,我会坐在那里很久,和痛苦作战。当时我觉得痛苦是巨大的。

这样的斗争持续了数月。那时去同修家学法炼功是我唯一觉得可以放松的时候。这位同修家是我去的第一个炼功点。每当一踏进他们的家门,我就觉那个执著好象被提走了一样,只要我呆在那里,就不觉得痛苦。有几次最痛苦时,我甚至想到同修家去呆一会儿去放松一下,这样我就能继续战胜这个执著。

几个月过去了。一天晚上我从半夜醒来。当我醒来睁开眼睛的时候,我看到的一幕永远不会忘记。在床上和我一起的是一个我曾经见过的最恶心的一个物体,唯一能描述的事看起来它象一个残忍的大老鼠,大约有四英尺长。当我看到它的时候,我从床上跳起来奔向门口,等我到了门口,我对自己说我一定是在梦中,于是我转回去看我的床,那个东西还在那,在床上移动,我再次对自己说我一定是在梦中,于是我试图掐我自己,但是那东西仍坐在我的床上,在那个东西最终消失成薄薄的空气时,我站在那看着它足有几分钟。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我更明白了学法的重要。

两个星期后的一个晚上,我再次半夜醒来,那个东西还在那。然而,这次不同的是它离我有15英尺远,尽管它一再尝试想要靠近我,可是它无法做到,似乎一个罩子环绕着我,不让那个东西靠近我。

这之后,我明白了师父已经把这个东西从我身上拿下去了,并且不允许它再来伤害我。那晚之后,它再也没有出现过。我是如此感激师父为我做的一切。以后只要我对欲的执著一浮现,大多数时间我能够很快用正念清除它。

这个魔难给了我很多的经验体会:我学到当执著出现时,不是你能把它推到一边简单处理的。我经常观察到一些同修,当他们意识到一个执著的时候,不是面对执著,而是把它推到一边,并声称将在以后对付它或者是希望如果他们不面对它,执著会自动走开。确实,除去执著时会经历痛苦,但是当你真正除去它时,内心深处你会知道所有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我现在明白了如果你真的用全身心和努力除去执著,在师父的帮助下,一定能够做到,不管表面看起来有多困难。

我愿意用我最近的一个在打坐中的经历结束我的交流。我突然知道了师父正在正所有和我有关连的宇宙。然而,我也知晓还有许多宇宙还没有被正法。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当我走过去看仔细的时候,一瞥之下,我看到了非常令人震惊的事。我看到师父来到和我有联系的一个还没有被正法的宇宙,准备正法。可是,在他准备做之前什么东西妨碍着师父,令我惊讶的是妨碍着师父的正是我的自私、自我保护和所有其它我不愿放弃的执著。了解到这之后,我知道我必须更加努力除去我的执著,同化大法,不要辜负师父的慈悲。只有那样所有和我有关的生命和宇宙才能同化大法。

(原稿发表于2003年纽约法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