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市不法恶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4月29日】新区公安分局副局长张连生,一科刘某某是主要打手。唐钢炼焦制气厂迫害大法的恶人有公安分处熊光林、魏东等恶人;分处邱连生、小蔡、魏东等;长宁道行政拘留所,所长高某(贪官,已被撤职)。

唐山开平区郑庄子派出所和北京一派出所曾于1999年10月11日共谋,将6名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其中四位唐山学员,包括石占柱、于淑芬、韩秀荣等人)绑架。

唐山市第二看守所,6号管号是队长刘六兴,此人自称社会黑白两道活动能力强,常收受犯人家属的贿赂,表面一副伪善,暗里唆使犯人折磨大法弟子。被唆使的犯人有刘某某,王国良(此人为地痞,犯绑架罪,现可能被释放),赵刚(此人为贩毒犯被判死缓),还有另一贩毒犯(名字已忘了),频繁变换方式采用各种犯罪手段残忍地折磨大法弟子。它们频繁变换方式采用各种犯罪手段残忍地折磨大法弟子,如洗凉水(冬天),“小肘”、“开飞机”剔排毒,打麻雷子,打鞋底子,脱光衣服打,抠眼睛,掐脖子,挨雨浇,用打火机、烟头烧胳膊、乳头……

2000年4月初的一天,那次对一位大法弟子的迫害尤其严重,队长刘六兴示意一犯人让一位大法弟子写所谓的“保证书”。这恶人和号长先拳打脚踢,又有几个恶人也跳出来,打了这位大法弟子一顿,一看不行,这恶人又脱下塑料鞋底子打脚、麻筋,直至红肿……

唐山劳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环境之邪恶更是难以言表。被送入唐山劳教所六大队“一进班”的法轮功学员立即被严管起来,而且比刑事犯管的还严,干警迫害我们,更利用刑事犯迫害我们,因为干警可以“立功受奖”,调级升官;刑事犯打我们,发现经文,报信可以减期。所以昧着良心干坏事。一大队两个主要恶警:大队长张化成,指导员姓高(这家伙邪恶透顶),“一进班”队长王玉林(恶警)它们指使犯人对我们搜身,实施24小时监控,每天坐十几小时的小板凳“坐班”,背监规,不许法轮功学员之间说话,不许上厕所,换衣服(定时)……一切都比罪犯管的还严酷,我们学员经常被挨打,罚站,挨定,关“小号”,更不允许炼功,传看经文。

唐山劳教所五大队,郁队长(政委),李所长,高所长经常给法轮功学员洗脑,用谎言利诱、恐吓大法弟子。五大队王勇指导员,“二张”,王保洁、队长杨×等恶警表现恶劣。有几次,王保洁、王勇指导员带领五大队恶警电击、刹绳迫害要求炼功、看经文的学员。一次,曾看到王保洁、“二张”等恶警电击张家口学员马寿山,其恶狠凶相,真是人性无存。还有一次,一学员传看经文被恶警发现,王勇带领十来个警察,用30万伏电棍电击学员各个部位。几个学员要求炼功,其中两人被关小号达40多天,酷刑折磨——电击、刹绳、戴手铐等,有的学员甚至现在手还不灵便,许多酷刑惨无人道,令人发指。尤其到2001年6月下旬,劳教所开始强制转化——成立“攻坚班”几个干警合伙迫害法轮功学员,所有未所谓“转化”的学员都被送入六大队“一进班”严管,然后一个一个地到“攻坚班”,承受劳教所所谓“春风化雨”般的“感化教育”——欺骗谎言,酷刑折磨——电击,刹绳,不让睡觉,不让吃饭,站着,灌输谎言,“亲情关心”——伪善欺骗,有的干警因迫害,得高额奖金、升级、升官,五大队王勇,一大队大队长因转化学员被升为副所长,但邪恶忘了“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永恒的天理,劳教所不少干警出现了现世现报的实例。前面提到的六大队队长张化成现已有病,不能正常上班,生不如死!五大队王保洁半身得病,无法上班,苦不堪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