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劳教所酷刑:两寸长钢针扎身体 长时间罚蹲致腓神经严重拉伤

【明慧网2003年4月29日】99年7.20法轮功被江氏邪恶集团疯狂镇压,到处非法抓捕大法弟子。我们这些大法的受益者,决定依法进京上访,向政府反映一下学炼大法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希望政府能为百姓做主。我和十几个同修骑自行车向京进发,由于各个道口设卡,由警车巡逻、拦截,最终被警车在半路截回,没收自行车,被当地公安带回。在公安局的会议室里已站满了同修,警察逼着罚站、看污蔑大法的录像,一直到下午,才让各个派出所接回,逼迫写保证,又派人到我家没收了大法书籍。

2000年10月我再次去北京,在信访办门口被抓回,拘留23天后在拒绝签字的情况下,被非法劳教2年,关进马三家教养院。

刚到马三家,警察就派人把我们带的行李、衣服等统统翻了一遍。随后狱警队长就拿了一本诬蔑大法的书让我看,我说:“这里边的内容全是假的,我不看。”恶警队长说:“你要不看就对你不客气。”还让4、5个人围着我灌输她们那一套荒唐的东西,我不听,还跟她们讲在外面的法轮功学员是怎样轰轰烈烈的证实大法的情景。队长邱某见我态度坚决,就凶狠地逼我蹲墙角。我刚到马三家就遭到了邪恶迫害,每天长达20个小时的罚蹲,一天只睡2个多小时的觉,蹲得我两眼昏花,身体发麻,根本吃不下多少饭(因吃饭也得蹲着吃)。教养院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强制洗脑,逼看那些污蔑栽赃法轮功的各种音像、书报,24小时严密监控,不许大法弟子之间互相交谈,进行肉体和精神摧残。我蹲得腿疼、心疼、全身痛,就坐在地上,恶警队长就指使几个恶徒对我恐吓,有人架着我的胳膊往起抻,有人按着我的腿往下压,连踢带打。

同在一室的一同修,因坚修大法遭到恶徒惨无人道的迫害,恶警队长唆使几个恶徒毒打她,把一根很长的电棍插在嘴里电她,电得满嘴都是大泡,说话吃饭都困难。头也被打破了,脸肿起来,连眼睛都快封上了,流了满身的血。恶徒还不罢休,骑在她身上殴打、摁着头,拿一根两寸长的钢针在她的手心、脚心及身体各个部位乱刺。这位同修发出凄惨的叫声,令人不寒而栗。因学法不深,在进所的第七天晚上,我在这种精神摧残与肉体折磨下违心地写了“转化书”[已发表严正声明作废]。

由于每天长达20小时的体罚,仅七天时间我人体重减轻了30多斤,腿也蹲坏了,走路困难抬不了脚,爱摔跤,小腿也蹲坏了,摸上去麻麻的没有感觉,走起路来象“半身不遂”。丈夫来看我,要求回家治疗,恶警队长不批准。最后在家人的压力下,因马三家医院诊断不了,警察只得带我到市里的大医院检查,做了肌腱图,医生(专家教授)看图后说:“腓神经严重拉伤。每天都得针灸、按摩、电疗,可是也很难恢复。”恶警队长就把我带回教养院。她们都说我的腿很难恢复,扎针没有感觉。七个月后,恶警才放我“院外执行”。

我回到家继续学法炼功,身体恢复了正常。不久,我写了严正声明:在马三家高压下所写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材料全部作废,重新跟上正法进程。邮回了马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