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马三家劳教所遭受的摧残:腮部被打烂 右耳失聪

【明慧网2003年4月17日】我是辽宁大法弟子,99年7月20日以后,先后三次进京上访。99年12月第二次进京上访时,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发现,恶警连推带拉地把我推上了警车。当时,北京的天气特别冷,报纸上写的当日北京的气温是十三年来最冷的一天,零下30多度。在车上,恶警用皮带抽我的脸,把我的脸抽得满脸肿大,鼻子、嘴都抽出血。同时被抽打的还有两名大法弟子。

2000年,我第三次进京上访后,被关押到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二大队四分队,当时负责四分队的管教是队长代××。到那以后,首先我被带到厕所搜身,从头顶到脚底搜个遍,然后又把我所有从看守所带来的东西和衣服又搜了一遍。还没等休息一会儿,就找来几个犹大围着我说,叫我放弃修炼法轮功,她们从中午一直围着说到半夜11点多。这时管教代××来把所有的人都撵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她问我:“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炼!”她说:“那好,你跟我走,我带你到一个地方去炼。”她把我带进了厕所,她大声喊叫:“厕所有人吗?”没有人回答,这时,她马上变了脸,说:“你不是炼吗?这回我叫你好好地炼!”她用力一遍又一遍地打我的耳光,把我打得眼前冒金星,我的腮帮子被打烂了,右耳朵嗡嗡直响,什么都听不见了(这个状态持续了半年)。她用手拉着我的头发,用尽全身的力气,用膝关节一次又一次顶我的胃部和胸口,用拳头打我的胃部,就这样,她反复不知打了多长时间,我还是坚持说:“炼!”她气急败坏,叫来管别的室的刑事犯,逼我坐在厕所的地上,当时厕所的地上全是冰,她们俩用力擗我的两条腿,把我疼得几次晕了过去,她一边擗一边说:“看你能坚持多久,还有好多种苦刑等着你呢!”就这样,我被迫违心地说“不炼”了[注]。我一瘸一拐地回到了宿舍,上了床,大腿两侧的肌肉和筋聚成了几个鸡蛋大的包,疼得直在床上打滚,早上起来发现大腿两侧成了大片大片的黑紫色的血片,三个多月才能正常走路。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