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生在淄博王村劳教所的遭遇和见闻


【明慧网2003年4月4日】我是一名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因为我自小就渴望这个世界人人纯真善良,所以一看到《转法轮》一书,我就一下子明白了很多人生的道理。《转法轮》这部书是让人修炼的,从做一个好人开始,不断地去掉人的各种不好的思想、不好的欲望,直至达到更高的思想境界。这时,我正在大学读二年级,学校的领导、老师、家属、同学都有不少修炼法轮功的,因此,清早我们一块炼炼功,晚上一块儿读读书,大家都是自愿的,谁有空谁就去,想去就去,想走就走。我们是纯粹的炼功活动,努力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对于社会道德的回升、社会的稳定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1999年4.25,我还在上学,第二天早晨听到了校园转播的新闻,才知道法轮功学员去北京反映情况一事,也听到新闻中说:“政府不反对练功等等”。但是随后团委书记等系部领导找我谈话,让我停止修炼法轮功,理由是法轮功相信神的存在,XX党提倡无神论,所以团员(我是团员)不应该修炼法轮功。我没有答应。后来他们又说:“如果你继续坚持,有可能影响你正常毕业。”我知道这是威胁,毕竟修炼大法的人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绝不会为了名利等而放弃修炼。

1999年7月份,我终于毕业了,等到我去单位一上班时,单位就派人把我看管起来了。由于单位知道我修炼法轮功,他们甚至不敢给我落户口。因为江XX迫害法轮功实行连坐制,也就是连锁迫害,一个单位有一名法轮功人员上访,单位要受到处分,所在县、市也要受处份,所以单位干部站在私利的角度上,即使知道法轮功是好的,也不敢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有的单位宁可昧着良心罚法轮功学员5000元,也要交上因上访遭受的罚款。后来,我脱离了单位限制人身自由的非法管制。

我被多次拘留,进拘留所、看守所,最后一次被关押到淄博王村劳教所,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我坚持“真善忍”的信仰,坚持说真话。因此我亲身经历了里面的黑暗。在拘留所15天,吃的是没油水的煮萝卜片,馒头也吃不饱,最后却强迫交320元的生活费。在看守所条件就更差了,饭吃不饱,菜又无油水,好几天都解不出一次大便。晚上睡觉都是侧着身子睡,人挤人。半夜起来还要值2个小时的夜班,根本就睡不好。白天放两三次风,从室内到室外活动活动,大约有十多分钟,其它时间就坐着,大小便就在室内的一个水桶里。狱警乘机发牢狱财。看守所里的“牢头狱霸”,帮助狱警作恶。在很多地方的看守所,大法弟子都遭受到了它们的污辱,虐待甚至被虐杀。我在北京西城看守所时,亲眼目睹了看守所恶警指使犯人迫害大法弟子。它们从大法弟子的头上浇凉水,那正是寒冬腊月啊!凉水一连五六桶,把身上的棉衣全浇湿了,人浑身打哆嗦、喘不过气来,那些犯人说:“就是整死你了,我们也没事。”后来恶警又扔进去一种刑具,是手铐和脚铐连在一块的那种,人戴上之后,不得不弓着腰走路。在那里关押了五六天,我又被接回当地看守所关押,离开北京看守所时,带去的近二百元钱,恶警一分也没退给,全贪污了。回到当地看守所,它们还要逼我写“保证书”,要我放弃修炼,我都没有答应。由于我坚持“真善忍”的信仰,一个月之后,它们恶狠狠地非法劳教我三年,我拒绝签字,它们硬是把我送到了劳教所。

在劳教所的这段时间里,我见到了这里恶警的卑鄙无耻。劳教所为了达到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目的,不法干部把这些与恶警的工资挂钩,若有法轮功学员不写保证书放弃修炼的或有声明违心写的“保证书”作废的,恶警都要被扣罚工资。所以恶警绞尽脑汁地用各种手段逼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对于刚去的学员先是装出一副伪善的面孔,有唱白脸的,有唱红脸的,如果哄小孩的把戏不管用,它们就派人逼学员熬夜,三批人倒班,不让学员睡觉,把人熬得糊涂了。就是这样,有的法轮功学员还是不上它们的当,它们就使用电棍、吊铐等手段强迫学员写保证书。它们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老百姓看电视剧都知道坏人对好人是多么残忍,那些恶警就是这么干的。我们就是信仰“真善忍”,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相信“有神存在”,它们就是如此凶恶。它们竟然规定“信仰有罪”,难道宪法上写着的“公民有信仰自由”是骗人的吗?我想江XX违反宪法,发动镇压,主要原因就是怕好人太多了,好人太多了就显出坏人来了,邪恶就无处藏身了,恶人当然就不愿意了。因为老百姓的眼光是雪亮的,谁坏谁好,也不是光听宣传的,不管电视上造谣说法轮功怎么不好,老百姓身边就有法轮功修炼者。法轮功修炼者的表现就最能说明问题,因为他们确实在做好人。老百姓心里有杆秤。

恶警逼迫学员放弃信仰的借口就是那些造的谣……。简直是笑话,“自焚”是江氏集团栽赃法轮功,自焚的人根本就不是法轮功弟子。那个冤死的刘春玲还是现场一个恶警用硬物击打后脑勺而致死的,如果你有当初中央台播放的自焚事件的录象(或VCD碟片),可以使用慢放,就能够清楚地看到这一点。至于说为了“回家过好日子”,那还不是江氏流氓集团的罪过吗?它们不去迫害我们,我们会去讲清真相吗?我们会去上访吗?人不能连说话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吧?在不公正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这是人最基本的权利。更为可笑的是恶人把我们非法关押起来,竟然反咬一口说我们因为炼法轮功,破坏了家庭。究竟是谁破坏了家庭?劳教所有一部份法轮功学员是兄弟俩、兄弟仨、妯娌俩,全家四五口、七八口都被关押起来,孩子小的只好交给爷爷奶奶、亲戚或近邻。恶人这么迫害一群好人,还有一点人性吗?

恶警除了在肉体上直接折磨我们外,还在平时生活中进行迫害。刚入所,它们发一床劣质军被,要价是200元,实际不值50元,里面小商店卖的生活必需品也是市场价格的好几倍,这是明显的敲诈。伙食也是刻薄,早上啃咸菜,咸菜还不够,中午晚上有菜,都是最便宜的蔬菜,基本都是水煮菜,给的特别少,并且舍不得放盐,经常没咸味,馒头蒸不熟的时候也经常有。在这样的条件下,我们还被迫从事长时间劳动,早上六点(或五点)起床,一直到半夜12点,中午不准休息。劳教所揽到的活都是出口的手工活,是社会上没人干的活。我在那里干了二十多种手工活,大约一分钟能挣一分钱,(也就是一小时挣六角钱)就不错了。而下达的劳动任务是每人每天4块钱,这个劳动任务完不成,恶警就拿不到全额工资,所以恶警也是毫无人性的榨取劳教人员的血汗。后来劳教所又办起来钨钼丝加工,这种活直接损害人的肝肺,粉尘污染特别严重,劳教所只是发个简易口罩,没有其它劳保措施。大法弟子在劳教所,不但被长时间强制劳动,还被强迫洗脑,安排“开会、学习、讨论”,从睁开眼到合上眼没有空闲。恶警总结出的经验就是:“对法轮功人员采用满负荷运转,就象机器一样一刻不停的运转。”他们利用这种方式向我们灌输那些污蔑法轮功的东西,想从根本上使我们相信它们的那些谎言。

恶人为了达到所谓的“巩固转化成果”,掩盖它们的罪行,实行信息封锁,给我们配备电视的唯一目的就是为了洗脑,只准看中央台的新闻,看那些污蔑法轮功的焦点访谈,看那些歪曲法轮功的碟片。恶警使用了迫害手段强迫一些法轮功学员违心妥协后,又怕暴露它们的恶行,限制通话自由、通信自由。打电话,他们在旁边监听着,只准说他们好,不准说他们恶,写封信,他们也检查,不符合他们要求的,他们不给发信。所以老百姓当然很难知道劳教所的丑恶了。并且家里写去的信,他们也要检查。另外,凡是他们认为还在修炼大法的法轮功学员,就不准亲属接见。

恶警经常迫使法轮功学员一站就一夜,坐老虎凳一坐就几个月;熬夜也是一熬就几个月;大冬天,迫使学员只穿一件单衣单裤,或脱光衣服趴在冰冷的水泥地面上;限制学员解大小便,以此胁迫写“保证书”。还无理要求学员从其胯下钻过去;还用各种方式侮辱,以此逼迫学员放弃修炼。有的法轮功学员抗议的他们的迫害,他们就更加面目狰狞,更加残酷。我就听见一位法轮功学员被折磨的撕心裂肺的叫喊,那折磨的声音听起来非常恐怖。我想老百姓说监狱就是人间地狱,这话一点也不假。我所在的劳教所就有水牢,一个大池子,上面一个盖板,有台阶下到底,池壁周围有铁环子。我揭露的就是淄博王村劳教所。用十根电棍把人电得瞳孔放大是他们干的;用吊铐把人挂起来也是他们干的;把人折磨得休克是他们干的;把人逼死也是他们干的(2002年10月份,法轮功学员李德善被迫害致死),这些狱警可谓恶行累累。

我们坚持的是“真善忍”,师父告诉我们“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就是用真善忍来衡量的,符合真善忍的人就是好人,背离真善忍的人就是坏人。好人就应该坚持真理,敢于揭露邪恶。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必须让老百姓知道法轮功的真相,知道法轮功是好的,这样我们会共同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