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代表在柏林记者会上的发言:让我们共同为结束这场迫害而努力(译文)

【明慧网2003年4月5日】2003年4月3日,法轮功学员在德国柏林、德累斯顿和汉诺威三个城市同时举行记者会,宣布就去年4月江泽民访德时德国警察的过激行为提起确认上诉,要求法院对当时警察行为的违法性作出判定。以下为法轮功代表在柏林记者会上的发言。

*******

您也许会问,是什么让这些法轮功修炼者在江泽民这个令人如此不舒服的连德国媒体都不愿意接见的当权者访问后的一年又重提那些我们差不多都忘却了的陈年旧事?战争以及它造成的可怕的毁坏还不够吗?人们也许这么想,但这也是那些独裁政权,比如中共,所希望的:通过外部的视线转移好让人们忘记国内的情况。外交部长费舍尔在去年的联合国人权会议上说得好:在人权侵犯上没有反恐红利。正是,如果中共对那些想按照人类普遍原则生活的人照旧实施酷刑和虐杀的话,那现在也没有“反战红利”。这激励着我们,为此我们来到街头,我们征签,我们和政治家交谈:我们要结束这场迫害,我们要让我们在中国的亲朋好友重新过上拥有自由与尊严的生活。

当我们法轮功修炼者一年前捧着在中国被虐杀的同修的照片走在悼念游行的队伍中时,当我们从亚利山大广场出发穿过一条条街道时,也正是这个愿望激励着我们。我们来到了离“菩提树下”街(注:柏林市中心一著名大道)和威廉姆街交叉路口往东五米远的获得许可的一块场地。在那儿我们被迫又往东后退了80多米远,最后被赶到一块地方,终于被允许在隔离栅栏后面开始我们的静坐。在栅栏后面,就象是不获信任的人。

如果你看上去是西方人,那你可以幸运地去上厕所或穿过勃兰登堡门。如果你有一张亚洲人的面孔,那你就什么都被禁止。你要是穿了一件黄T恤或戴了一条黄围巾,事情就更复杂了。一开始说让你去,然后又说不行。我们吃惊地询问这些指令的出处:“上面!”于是我们开始寻找这个不断向我们重复的“上面”。“是呀,那个江不想看到黄色,不想看到法轮功,否则他就走。如果警察不照着办会给德国抹黑。”从柏林、波茨坦、德累斯顿一直到戈斯拉,警察这样告诉我们。新闻里说:“柏林位于中国。”我们颇有同感。

我们的律师接下来将给您举几个重要的案例,我先谈一下另外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现在事情过了才递交这个确认上诉?那是因为我们一直在寻找这个“上面”。我们想找到他然后问他,为什么黄色作为衣服的颜色及肤色如此危险以至于在一级警戒的情况下要把黄色弄走?为什么我们中有人受调查,遭恐吓──在波茨坦“开枪打死你”,在柏林“把你关起来”──从睡梦中被拖起,仅仅1米55的个子被戴上手铐赶出旅馆。

一开始我们不能相信有这样的事,我们以为是个别事件,有误会或有点过激。我们愿意宽容地对待那些受误导的警察。怀着善心我们向他们解释,法轮功究竟是什么,告诉他们,中国的那个独裁者三年来想方设法要消灭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我们向他们证明,我们从来都是和平的,全世界就连中国也没有证据表明法轮功学员有过回击行为。我们以极大的善心跟他们谈,却万万没有想到,他们会围追我们,就因为我们说“法轮大法好”,因为我们长着亚洲人的脸或者戴着黄围巾。

直到我们搜集了许多书面的带有日期和证人的证词,我们才发现在德国的几个地方都是一条线索贯穿下来,都是同样的口径:因为你穿了黄衣服,因为你炼法轮功,因为你是中国人的脸孔。这种说辞当江离开德国后象幽灵一样地销声匿迹了。

这条线索却没有断。2002年7月江访问冰岛时它再一次出现,冰岛政府突然拿着名单在机场将入境的法轮功学员扣押,最后激起了整个冰岛民众的反对,他们同情并站在法轮功学员的一边。是哪个“上面”让这个热爱自由的岛国卑躬屈膝,作出这样荒唐的举动呢?是啊,他们甚至于指令自己的航空公司(冰岛航空)禁止法轮功学员上飞机。黑名单流传在各大国际机场。这些名单从哪儿来?当江离开冰岛后,这种荒唐的行为又如鬼魅一样无影无踪了。

我们找有关当局,找警察局,内政部,律师,想向他们说明,我们是谁,我们来干什么,他们可以从我们这里期待什么,以及──如此对待我们是不应该的。他们大多充耳不闻:幽灵走了,干嘛要去调查过去了的事。对于我们来说什么也没有过去。假如今天赶来参加新闻发布会的赵明先生就曾因为有一张中国人的脸孔而被保安人员囚禁在阿德隆宾馆,就算只有一个小时,您能想象他的心情么?他在经历了两年的劳教所的酷刑折磨后,通过爱尔兰友人惊人的努力得到自由。您能想象得到他的感受吗?

只有一个州的内政部是一个值得赞扬的例外。他们没有置之不理,而是愿意倾听我们;他们没有采取抵触,而是对我们的申诉进行了仔细的调查;他们没有找好听的借口搪塞,而是承认行为方式有失当之处并表示。柏林内政部长官艾而哈特-克而亭博士和他的部门承认了他们的错误并承诺今后会改进。我们接受了他们的道歉并表示感谢。其余的勃兰登堡州(波茨坦所在州),下萨克森州(戈斯拉所在州)和萨克森州(德累斯顿所在州)三个州的内政部均保持拒绝式的沉默。而联邦内政部直到两周前亦是如此。

终于,在经历了几次的尝试和拒绝之后,不管怎么样,我们通过柏林内政部与联邦内政部进行了会面。我们愿意继续这种对话,尽管我们现在由于法律程序上的原因提起诉讼。但您觉得,我们会找到那个“上面”吗?那个说出既不在德国法律条文之列又不受其保护的口号的“上面”:“因为你是黄皮肤,因为你是炼法轮功的,你不准在这儿坐着,站着,不准上厕所,不准住在这儿,不准打坐,我要把你关起来,如果你上街,我就开枪。“

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给某个人提供一次称心的德国之旅。这个人在本国下令迫害及虐杀成千上万的人,其中不仅有法轮功,还包括基督教徒和弱势族裔。

我们不想和一个政府──无论是哪一级有争执,不想和我们奉公守法和平静生活在其中的国家的政府有争执。整整一年我们都在试图避免这种情况并且依旧愿意朝此方向努力。无论过去和现在我们一直持这样的观点:在迫害延伸至中国以外的国家时,我们必须受到保护。

我们不会松懈。只要这场对无辜的人们的非法迫害还在继续,我们将一如既往地以和平的方式,在现行法律的范围之内进行公开呼吁,这样的呼吁受到这个国家众多民众和许多政界要人的支持。

我们希望,一年前发生的对人基本权利的侵害能通过严肃的道歉得到弥补,以便让我们共同为结束这场迫害而努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