携手同行

【明慧网2003年4月5日】一位同修提到有功友受迫害后一年多了没得到过大法资料,周围的同修有一些担心或心存疑虑:他要吗?还有的说同修是出于人情。大多数反应是比较淡漠,其中包括我。直到一天同修又提此事,他已决定去,什么也阻挡不了。“只要有熔化钢铁的慈悲什么事情都能做好!”(《2003年元宵节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解法》)说着他哽咽了,眼里满含了泪。我的心被震动了:如果我们都能充满了那种可以熔化钢铁的慈悲该多好。

我知道这是一个好事,虽然要扫除许多障碍,克服很大困难。后来我们决定一起去。时间选好了,但需要等待。时候不早了,我准备好需带的东西,进屋看同修仍在电视前与家人说话,我不由心急起来,还带着气,冷冷地问:“你对这节目很感兴趣吧!”同修看我收拾好,没说什么,我们便出了门。

上路了,不知怎么觉得心里就不理顺。我努力平衡着自己的情绪,我知道我们在去做非常神圣的事情,为什么我心里拧着劲儿?不是学法时我刚刚告诫自己要象个炼功人吗?我凝神思索,这时师尊一句讲法清晰地打入我的脑海:“每个人都可以谈自己的看法,善意地去衡量。”(《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是啊,我可以提醒说时间已到,已准备好,但我是怎样说出的啊,不符合自己想要的就要急、气,这已是不善了。无论面临任何情况,在偏离“真善忍”的苗头下很难有善的言行出来。我痛切地告诫自己:当一觉得别人怎样而心生急气时就要注意了。因为问题往往不在别人啊!我想道歉,但又觉话语是那样苍白多余。面对背影,我在心里默默地对同修说:对不起,我知道,不只是对同修没善,我是又一次违背了对“真善忍”的实践啊。

同修似乎根本不知道这些。车子在风中疾驶。我的心明朗起来,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一切仿佛都凝固、停止,甚至没有了同修和我自己的存在,一切那么透明,只有车轮疾驰发出的声音,是那么和谐。那一刻,我感到,我们真的就是一体。

到了目的地,出乎我们的预想,功友夫妇二人异常惊喜、激动,说真没想到我们会来。赶紧从锅里盛了两碗鸡蛋汤,双手捧着,请我们一定喝下。没有任何疑虑、隔阂,尽管他们与我素不相识,真是我们大法中才有这样的人间净土啊。接过我们带去的师父讲法,功友激动地捧在手中,万分珍惜。临走,夫妇二人似乎同时想起什么,男功友从衣兜里找出钱,加上妻子身上的共300元钱,含泪塞给我们,说:“这是我们的心意。”他们想让我们用这些钱印真相资料救度世人。后来我们才知道,他家被恶警绑架勒索几千元,欠着别人1万多元钱,又是农村家庭。那钱是男功友靠蹬三轮挣的血汗钱。

回去的路上,同修万分感慨:没白来,如果不来是我们的问题。而我深深体会到我们是一个整体。向内找及时清理自身存在的问题能使我们毫无间隙地共同去实现一个慈悲神圣的计划。真正地感到整体的力量。重温师父讲的法:“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我想自己今后更应该知道怎么去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