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门华表下的暴行——七旬老夫妇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4月7日】我是河南大法弟子,七十岁了。修炼法轮大法以来,身患几十年的腰椎盘突出、慢性支气管炎、灰指甲都不治而愈。我老伴的过敏性哮喘、类风湿关节炎、肾炎、心脏病也都不翼而飞。大法给我们全家带来了幸福、安康!

可是,这么好的功法却遭到政府少数当权者的镇压。看到电视里颠倒黑白的宣传,我们心里不服,就想把真相告诉世人。我和老伴于2001年元月去天安门证实大法,为大法鸣冤,喊出了我们的心里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遭迫害是千古奇冤!”就在这庄严的天安门前金水河玉带桥头,中华民族象征的华表之下,几个恶警冲上来把我摁倒在地,拳打脚踢,把我在雪地上拖十多米远。我的帽子被打丢,衣服被撕烂。老伴为护着我不上警车,恶警把她手上的肉都抠掉一块。

这些匪警把我们关押到天安门公安分局,晚上把我们转到东城区看守所。春节后我们被送回当地,正是正月初七。610人员正在逼大法弟子看中央电视台编导的“自焚录像”,他们叫电视台的人架上摄像机,让我们谈看法。我们毫不犹豫地说这是假的。法轮功不许杀生,自杀也是杀生,法轮功的人不会自焚!他们恼羞成怒,就把我们投入监狱。

在监狱里,我们每天无休无止地糊纸盒,由每室每天三千加到五千,又加到八千,二十四小时昼夜不停,稍慢一点就是一顿拳脚。吃的是老白菜帮子、老芹菜杆子,馒头越来越小(面用来打浆糊了)。家里人怕我在狱中受罪,送点钱警察先扣下30%;一袋普通方便面卖给你2.5元,不许炼功,不让吃饱,不准休息。七个多月下来我已经瘦得皮包骨头,如果不是师父保护早就没命了。在这种情况下,警察才不得不放我。他们把我老伴送劳教,劳教所体检不合格退回,后又转洗脑班,老伴堂堂正正走了出来。

我是十几岁参加工作的老共产党员,没死没活的干了一辈子,啥也没得着,就得一身病。退休了治病没钱,师父传大法把我们的病彻底去掉了,也不找国家报销药费了,这有什么错?

于国于民哪儿不好?非要把好人往死里整!江罗流氓集团干的是天大的缺德事,天惩难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