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我受迫害的经历写出来作为审判江××的证据


【明慧网2003年4月8日】我是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修炼前曾患有多种疾病,修炼后不但病好了,而且还用真、善、忍宇宙真理严格要求自己,做一个道德高尚的人。谁料想邪恶的江氏集团以小人伎俩于1999年对大法及大法修炼者开始了疯狂的迫害,并且迫害不断升级,至今仍在继续着。我也是受迫害比较严重的大法弟子中的一个,下面就把自己的被迫害经历说一说:

1999年11月份的一天,包队干部突然闯入我家硬让我在所谓的“保证书”上签字,让我放弃修炼。我就给他讲大法的好处,并且坚决拒绝签字,他一看我不签,最后没办法,就让我写对法轮功的认识,我一想这不是我证实大法的好机会吗?于是我就用了一天的时间写了六、七张纸的内容,让大队干部捎到了乡里。过了两、三天后,包队干部又到我家找我,当时没找到我,结果在离我家二里地处碰到了我,他当时没让我回家,把我骗到了乡派出所,说什么一会儿就把我放回来。可到了那里就不是那样了,他们八、九个人用了“车轮战”对我、对大法进行攻击,我就与他们讲述大法的好处,他们看我对大法坚定不移,就把我关起来了,同时又把我爱人也骗来了。晚上不让睡觉,还得跪在水泥地上,并且恐吓家里交钱,结果家里交了2000元钱才把我们放回家。

2000年7月,我和我爱人到北京和平上访,到了北京第二天,就被便衣骗到当地驻北京办事处,把我们身上带的钱全部翻光,然后又把我们押回当地派出所,在路上,两个派出所的恶警又吃鸡肉又吃火腿肠,却一口饭不让我们吃。回到派出所,又逼迫我们跪在水泥地上,还是不让吃饭。当时正是三伏天,天气异常炎热,最后腿跪得都站不起来了,浑身汗水湿透了衣服,第二天恶警又用长条铁片子抽打我的全身,之后就把我们送到了县看守所,非法拘留了半个月,并又逼我们交了几百元钱的饭钱,接着又被送回了乡派出所非法关押了半个月,硬逼着家里交了2000元钱才把我们放回家。

2001年的春天的一天,乡派出所的恶警又闯入我家并非法抄了我家。他们先是把大门锁撬开,又把家里的衣柜撬开,把整个屋里的东西翻了个底朝天,当时家里大人没在家,只有十四、五岁的孩子在家,恶警硬说我家有什么打印机、印刷机的,强逼着孩子说实话,并且恐吓孩子要把孩子带走。结果恶警什么也没翻到,就又到我母亲家去翻,我母亲都七十多岁了,经他们这一恐吓,好长时间吓得不能吃饭,睡不好觉。光是我母亲家就被翻了好几次,这么大岁数的老人也不得安宁。

2001年3月份,恶人又把我强行带到洗脑班进行迫害,非法关了我9天。同年9月份,又把我强行带到洗脑班非法关了我13天。

2002年9月26日晚上11点多钟,恶人又突然闯入我家进行非法大抄家,东西被翻得洒了一地,掠走了两本大法书,五本经文磁带,把录音机也给提走了,并且强行把我送进了看守所,非法关押了50多天后,又非法送我去劳教,因我条件不适合(当时是师父的保护,大法的威力),恶人只得把我送回了看守所,又非法关了我50多天,并让我交了几百元钱的饭钱及其它费用共2000元,才把我放回家。当时正是秋收忙季,因家里缺少劳动力,种的小麦也没出好。

每到“五一”、“十一”、年节的、中央开会等等敏感日子,恶人就要到我家骚扰,闹得鸡犬不宁。

以上是江氏流氓犯罪集团对我的迫害,这也是众多被迫害大法弟子中的冰山一角,我把它写出来作为审判江XX的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