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不得不承认“善的力量最大”


【明慧网2003年4月6日】在黑暗的地下室里,警察把她的手铐在椅子上,让她站了六天五夜,不给吃不给喝、不让睡。六天五夜的提审,她的手脚都被铐肿。但她用身体承受了她不应该承受的一切,她用理智证实了大法,用智慧给他们讲清真相。最后,其中有一头目对她说:“善的力量最大,善的力量最‘可怕’。”

* * * * * *

99年农历腊月22日下午,我出于人之常情,提着苹果和瓜子,与同修尹志(化名)的家属一同去看守所看望被非法关押的尹志。探视时间已过近一小时,出来一个值班人员讲,今天不叫探视了。我和尹志家属便去推车回家。这时有人喊“你们探视谁的?来登记。”于是我俩就过去了。登记的问我探谁和工作单位,我照实回答。登记完了,我们被带到一间屋里,其中有年过70岁的老人,还有儿童,他们都是探视的。等了近1小时,我们见到了市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副局长,他们先是清点了人数22人,然后开始攻击大法,谩骂大法师父,说我们这是“聚众闹事”等。后因此事,在全市各单位有关领导会议上,他们造谣说看守所门前有“三百人聚众闹事”。

就这样,我被列入了黑名单,从此我被监控。腊月28日那天我去老厂功友家串门,被派出所无故抓走。下午我厂保卫科科长来到派出所对我说:我们早就把你监控了。他走后,派出所把我关到看守所,非法拘留了22天。

在那些天里,去北京上访的同修相继被拘留在看守所30多名。在里边同修因炼功被戴上了手铐,铐在窗子上,还有的同修因炼功被戴上“抱镣”,这种镣是给死囚用的。为此,我们三个监室的大法弟子绝食,要求给同修解镣。我们没有罪,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我所在的监室因炼功都被带到走廊排队蹲着。恶警指使犯人用几根合在一起的皮带抽打我们,每人30皮带,打累了就换人。打我们的同时其中一男恶警眼戴墨镜,嘴里吃着瓜子来回踱步,他问谁炼了?我说我炼了,他照我的脸就是几个耳光。我望着他那狰狞的面孔,觉得他很可悲。轮到最后一个同修时,狱警头子说:再加10皮带。这位功友后来因不放弃修炼被送到其它县看守所,受尽了非人折磨,被非法判刑。

还有一同修,因去北京上访被抓,和我同在一个监室,2000年正月初九,她被带走提审。在黑暗的地下室里,警察把她的手铐在椅子上,让她站了六天五夜,期间不给吃不给喝,不让睡,提审人员和值班人员轮换值班吃饭睡觉,六天五夜的提审,她的手脚都被铐肿。在六天五夜的非人折磨中,她用身体承受了她不应该承受的一切,她用理智证实了大法,用智慧给他们讲清真相。最后,其中有一头目对她说:“善的力量最大,善的力量最‘可怕’。”

我们修的真、善、忍,我们做的是好人,利国利民,百利无一害。法轮大法,千古奇冤!我所叙述的只是自己看到听到的一点点。江××对大法弟子实行的是“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到目前为止,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已被非法关押、判刑、劳教。有的流离失所,只要大法弟子不放弃修炼,就株连亲属、子女、单位、单位负责人,只要不放弃修炼,大法弟子随时面临被抓、被关押、被判刑的可能。

我们要依法控告邪恶之徒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惩恶扬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