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几年来遭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4月8日】我于99年3月份经人介绍开始修炼法轮功,通过修炼,思想得以净化,道德水平逐渐提高,久治不愈的气管炎、肺气肿等多种疾病不药而愈。

然而,这么神奇的功法,竟在天津教育学院发行的《科技期刊》上遭受居心叵测的人的非议与指责,进而当地法轮功学员遭绑架、迫害。为此,99年4.25我去了北京,本意向政府谈一下自身的修炼感受,讲清法轮功的真相。

我和所有学员一样,心平气和,没有示威,没有口号。通过沟通,相互交流,政府答复释放遭绑架的天津法轮功学员,并日后下发文件,允许修炼法轮功,给炼功者一个宽松的环境。

然而同年7月20日,江氏集团突然开始公开诽谤法轮功,1999年10月下旬,诽谤升级。"在不公的对待下,得允许人说话。"我决定自己去北京为法轮功讨个公道。7月22日我虽躲过多道盘查与堵截,中途还是被市公安局警车劫持。

在市局会议室,我受到恶警的拳打脚踢和辱骂。从早到晚一天没吃上饭喝上水。有的学员当时被勒索罚款200元。晚上我和其他几位功友被派出所接回驻地。(不交200元钱不放人,交钱也不开收据)我回到家已是深夜。在此期间,由于当局的迫害,我处处受到歧视与冷落,经常受到人身攻击。我被取消困难补助,即下岗生活保障等,不仅如此,亲属还受到株连(在政府部门任职的亲友被要挟加压等)。

在无奈的情况下,我于10月4日绕道进京,准备向政府讲道理,维护大法的威严,被北京警方绑架(绑架时搜身,我的钱、物被没收),在北京东北旺派出所受尽了非人的折磨与迫害:恶警用二、三只电棍同时在我脸上、肚皮、腋下、脚上等部位电击。他们先后用木棒毒打我,肉厚的部位被打得象黑锅底色,骨肉分离。一恶警怕打死我担责任,劝其同伙别打了,停了一个时辰,又把我双手铐在树杈上腾空后,用电棍电击我脚心。尽管我遭受这样的折磨,清晨他们仍把我叫起去清理厕所卫生。

在遣送回当地市看守所期间,在多次非法提审期间,多次遭受辱骂与人身攻击。在看守所,我耐心向那些刑事犯讲述着法轮功的真相,很多人都受到了程度不同的思想净化……

10月9日,我被非法判处劳动教养二年。在教养院期间,在吃不饱饭的情况下被逼迫干超强度的体力劳动,这且不说,整天还要遭受劳教犯人的非打即骂的人身攻击和肉体摧残。

释放后,江氏集团仍不放过我。住所经常被监视,电话被监控。不时受到恶警的骚扰。就在2002年1月份,当地警方突然闯入我家,非法绑架了我,我女儿和妻子去拘留所探望我,被他们勒索150元(交150元让见一次)。在拘留所期间,派出所恶警去号内教唆犯人打我,逼我做伪证等。由于我坚决不写"保证"(不炼法轮功),他们无奈,将我关押20多天后无条件释放。

2002年3月20日,我又突然遭绑架,被直接送进市教养院劳教三年。在教养院,被恶警指使的犯人严管,整天坐铁凳,就连上厕所也要受到限制。我不堪忍受犯人的打骂,被迫绝食绝水抵制迫害。在被恶警强制灌食时,里面加入过量数倍的食盐,使我的身体受到严重伤害,最后被"保外就医"释放。

法轮功受到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褒奖。只有在中国,由于江氏出于妒忌,大搞在"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国家恐怖主义,至今在中国大陆的监狱、劳教所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还在遭受残酷的迫害与折磨。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