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的改变有待于我们自身的改变

新加坡大法弟子向中国游客讲清真相的正念正行


【明慧网2003年1月22日】

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从2000年开始,就有不少新加坡学员意识到旅游景点是一个非常有利的向世人洪法讲清真相的场所,并陆续加入到这个洪法集体中来。两年多来我们在讲清真相中救度众生,在讲清真相中提升自己,更在讲清真相中体悟正法进程的不断推进。在面对各种考验和干扰时,特别在发生天安门自焚伪案和新加坡麦里芝事件后的一年中,我们有过怕心、也有过担心,曾经多少次地问自己,我们这样做对不对,会不会由于做不好再次给大法造成损失,我们的做法是否符合新加坡的具体情况。然而在师父的慈悲关照下,在师父的一篇篇新经文的引领下,我们坚定地走了过来。每次遇到干扰挫折后的集体学法交流,都使我们更加坚定维护大法、救度众生的正念,更加清醒地认识我们新加坡大法弟子所肩负的在旅游景点向可贵的中国人讲清真相的历史使命,在越来越成熟的过程中逐渐结成了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

以下将两年的经历和体会试着写出来向师父和同修作一个汇报,不当之处,希望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一、环境的改变有待于我们自身的改变

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对我们说:“你们自己做正的时候师父什么都能为你们做”。

回顾两年多来旅游景点的洪法,是向众生讲清真相的过程,也是我们去掉个人执著,从人中走出来的过程,更是我们整体提高、升华的过程。做得不好时会在一个层次中长期徘徊;做得好时,特别是整体提高时,则会感到师父的加持和众神的相助,周围环境会突然改变。

开始时由于参与的学员比较少,要坚持每天上、下午两个时段的洪法很不容易。常常是一两个学员既忙于炼功,又忙于讲真相,顾此失彼,显得比较被动。而我们力量越是单薄时,邪恶的干扰就越是猖狂。常有游客发出疑问:“新加坡到底有多少人炼法轮功,为什么就你们这几个人?”有些受谎言欺骗的导游公开对游客说:“在新加坡炼法轮功不合法,不信如果他们炼功人数增加到5个,警察一定来抓。”经常有使馆的特务在周围监视我们的活动,并故意在游客面前诽谤大法意在挑起我们与游客的冲突,破坏大法形象并给警方的干预制造借口。种种的干扰和压力,虽然不能与中国同修所遭遇的相比,也的确考验着我们的坚定与智慧。有一段时间,为了不与公园工作人员造成冲突,我们消极忍让,不能达到讲清真相的要求,心急如焚。

遇到问题从法上悟,向内心找。在多次集体学法交流中我们认识到,之所以有这么多的干扰破坏,主要是由于我们有怕心,有执著,有漏洞,或整体状态达不到正法进程的要求,才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们试着向内找自己做得不好的地方,竟然发现在每一个看似困难之处都有我们可以提高的地方。很多问题其实是可以从自身解决的。例如我们应该多为游客和导游甚至工作人员着想,多为他们提供方便,并尽量采用他们容易接受的方式接近他们,顺着他们的执著讲真相也体现了我们在人这一层对世人的尊重,和对大法的圆融。在这个过程中,有些学员甚至同很多导游建立起很融洽的关系。这些导游都在了解真相后,主动将游客带到我们的场地。

师父对“参加中使领馆前静坐请愿学员的一些讨论意见”一文的评语发表后,我们也针对性地进行反复地学习。大家都认识到我们大法弟子在公开场合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足以影响众生,我们做得好,世人可能因而得救。做得不好,世人可能由于误解而失去机会。怀大志拘小节,处处展现大法弟子应有的道德风范,就是对大法的负责,对众生的负责。这样做了之后,发现情况改善很多。

有一段时间,由于外界的误解,加上我们自己善心不够,常常发生与游客或导游争论的不愉快场面,目的是维护大法,但由于强烈的争斗心,争强好胜心没去,经常是被情带动着,使讲清真相的过程变成一场口舌之争,结果反而将对方推向反面。有时我们则是以未来的宇宙保卫者自居,不自觉地表现的居高临下,或不适当地讲一些太高的法理。针对这些情况,集体交流中做得好的学员谈到善心是解决这些问题的关键。因为我们讲清真相的目的不在于在常人这一层次中与对方争论谁对谁错,而是让对方认识到法轮大法好,从而得以被救度。即使暂时不能破除对方的观念,也要尽量为对方下一次了解真相种下机缘,而万万不可在无意义的争论中让对方再造下不可饶恕的罪业。反复学法使我们在法理上提高了认识。我们认识到,越高的神越不会破坏常人的状态,越高的觉者越是能用浅显的语言表述高深的内涵。也正因为我们是未来的宇宙保卫者,我们原本是从高层次下来正法的,我们才没有敌人。我们面对一个游客讲真相时,要将对方看成一个将被救度的生命,用慈悲和宽容去善待他,而用正念去清除这个生命背后的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时,就好象是清除一堆垃圾。宇宙守卫者应对宇宙中一切正的因素负责,应当有责任将不适宜存放的一堆垃圾清理掉,而清理垃圾是不需要动情的,垃圾也不是我们的敌人。

对于长期困扰我们的不能摆放资料的问题,我们也在学法后有了新的认识。一直以来,我们最大的希望就是游客从我们手中接过一份资料,后来我们意识到这也算一种执著。游客中情况各不相同,有的出国多次,接触过我们的资料,有的受毒害很深,有的则有一定独立思考的能力,他们有些人不愿拿资料,原因也不同。但不论什么情况,当他们看到我们在公开场合的炼功场面,都会产生震动,留下深刻印象。这样即便他们在新加坡没有拿到,也会促成他到下一站其他国家旅游点索取资料的机缘。全世界大法弟子本身就是一个整体,大家的作用是相互补充的。

有一个学员谈了自己碰到的一个例子,这个学员国内的一个同学虽然对法轮功抱有同情,也相信法轮功的好处,但绝对不相信法轮功终有一天会得到正名,处在国内那样的镇压下也无法想象法轮功何以在国外能够合法存在,因此对送去的材料也不当回事,直到有一天他自己到欧洲公干,亲眼看到法国和德国公园里炼法轮功的人群,受到了很大的震动,才重新找到过去收到的材料,认真读过。

然而,要让游客从外观上对我们产生深刻的印象,我们首先要有足够的人数参与炼功,只有三三两两的学员在炼,无论如何也不会产生应有的效果。进一步说,参与的学员少,本身就说明我们在整体上还没有领悟到我们新加坡学员在旅游景点正法的意义。当我们全体学员一致地放下一定要送上资料的执著,平静地站到炼功队伍里以优美的动作和祥和的心态向世人展示法轮大法的美好时,当越来越多的新加坡学员意识到自己的使命,特别在师父“神路难”和“快讲”发表后加入我们的洪法队伍后,我们真的感到强大的正念场在改变着周围的一切,情况也变得越来越顺利了。

后来随着一个景点的搬迁,我们的活动场所也随之迁到了另一处。这个地点的优势实在太多了。第一,它是游客的一条必经之路,每个游客都得两次经过此处;第二,场地足够大,可以同时允许几十个学员炼功和在十几米长的范围内摆放图片,最多可同时容纳几百名游客观看我们炼功和阅读图片内容而不会影响交通;第三,这个地段不属于公园管理处,因此,不再受过去的一些条规的限制。

在经历了长期的干扰和磨难后,我们都知道这个好环境的自动出现不是偶然的,是师父的肯定和众神的相助。我们在正法路上一路走来,跌跌撞撞,做得好,做得不好,但总算没有迷失方向,也做对了一些事情。为了不辜负师父的嘱托和众生的期盼,我们对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首先我们在人员的分工上进行了更好的协调配合,使每个人的潜能发挥到最佳。在图片内容和展位的设计方面,也按师父要求做得更加细致。过去虽然图片的内容不错,但不系统,不整齐,字体和制作材料方面也很不统一,整体上显得凌乱无章法。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共同努力后,情况有了根本性的改变。现在我们所摆放的图片内容选择得当,制作精美,既能打中邪恶要害,又适合新加坡这样一个特殊的环境。配合大小不同的字体,这些图片既足够使一个时间充裕的游客细细读上一个小时,又允许一个匆匆过路的游客以2、3分钟的时间迅速了解到以下事实:法轮功在全世界受欢迎,师父和大法被授予很多褒奖,中国江氏独裁集团迫害法轮功是非法的,在全世界是孤立的,是受到全世界正义力量谴责的不义之举,而其镇压手段的残酷、卑鄙和毒辣更是令人发指,天安门自焚伪案疑点重重,是无耻的栽赃陷害等等。

现在我们的场地真是一个强大的正念之场,制作精美的图片配上优美的音乐和祥和的炼功动作,我们所展现给世人的是法轮功和平理性的抗争,大法弟子慈悲的奉献和真善忍的美好。我们这个正念之场有着强大的吸引力,经常是整车的游客在几百米外下车后就象潮水般涌到我们的场地,争相阅读、索取材料,对一些控制的比较严的公派团体,团员也常常相互提醒,“材料不拿,看看没坏处”。这个强大的正念之场也有很强的抑制魔性、调动佛性的作用。常常看到在远远走来的一群人中,其中一两个在极力阻止其他人走近我们,但越接近我们,就越阻止不住,最后整团人全部涌到我们这里看个痛快。有一次,一个刚刚到过其他国家的游客一下车就大声惊呼,“法轮功真是厉害,走到哪里都是首先看到他们。”

外部情况的改善和我们的整体升华是同时发生的。我们现在老景点的洪法集体是一个松散的集体,但是一个配合默契的集体,是一个有协调人但又不是仅仅依赖协调人的集体。这个集体中的每个弟子都基本能发挥一个大法粒子的作用,即从整体出发,为他人着想,把大法的每一件事都当作自己的事来作,使个人的作用体现为集体的作用,默默地,自动地去填补每一个空缺,去排除每一个障碍,以溶于这个修炼集体的形式溶于大法。在我的印象中,我们不曾为了不同意见而争论不休,影响工作。有问题的时候首先是从法上提高认识。这方面,几位长期坚持在老景点的老学员起了很重要的骨干作用,他们为后来不断加入的学员开创了良好的环境,使随时加入的学员很快溶于其中。我本人虽然只有周末才到景点,平时交流也不多,但每次都能从图片、材料和周围情况的不断改进中,感受到同修在背后的不曾停息的辛勤劳动。不是说我们这个集体已做的尽善尽美,我们每个人都还有漏。但无论旧势力和剩余的邪恶势力如何破坏,都丝毫不会阻止我们这个在师父的引领下,在经过各种磨难中走过来的正法集体的正念正行。

二.讲真相过程考验我们的理智、智慧和慈悲

师父的《理性》一文在2000年8月9日发表后,“用理智去证实法、用智慧去讲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与救度世人”就一直指引着我们的正法之路,自己在心中也不知默念了多少遍,但直到跌跌撞撞地走过两年的正法进程后,才得以体会其中每个字的份量和师父慈悲救度的苦心。

救度众生靠的是一颗慈悲的心,有了这颗心,我们才能放下各种人的执著,克服千百种不能走出来的困难,从心里走出来,走到正法讲清真相的第一线。有了这颗心,我们才能以大法修炼者特有的祥和、宽容和大忍,面对各种挑战,化解各种危机。有了这颗心,我们才能以对众生负责的态度,用心细致地做好每一件工作,熟练地运用每一份材料,在关键时刻,有效地揭穿谎言,破除对方的观念,救度众生。有了这颗心,我们才能获得师父和大法赋予我们的无穷无尽的智慧。

有一次,一个团队的整团人都在快速涌向我们的场地,但其中一位中年妇女则极力阻止他们过来,在发现阻止无效时,她就试图对我出言不逊。从她的言辞中我一方面知道她中毒太深,另一方面则看出她是一个争强好胜之人,便决定不正面回答她的问题。于是我一面发正念制止她背后的邪恶,一面启发其他团员的佛性,并回答他们的各种问题。这样直到整团人拿着真相材料满意地离开,这位女士都没有机会再开口。不知道经过我们的正念之场是否给她下次了解真相种下了机缘,但是,至少使她这次没有造业。

又有一次,一位干部模样的中年人在我们的图片前逗留很久,其他团员都去拍照时仍不离开。我试着上去与他交谈,发现他一方面无法否认事实真象,一方面又不愿承认自己曾经被骗的事实,参与镇压的错误,更无法接受自己所信任、所拥护的XX党和政府以这样见不得人的手段欺骗民众,镇压无辜,于是陷入深深的矛盾之中。我对他说,“被谎言欺骗的罪恶在于造谣者,而不在于被骗者。不要再懊悔过去做过的事情,也不要再欺骗自己,今天看到真象,今天就勇敢地面对事实,并将您今天看到的一切,回国后如实地告诉每一位亲朋好友。现在行动还来得及。”他能理解我的意思,但还是争辩说,“你出国多年,对国内情况不太了解。现在国内经济发展如何如何,……,同你十几年前出国时大不同了。你们在国外应当多宣传国家好的方面,而不是去宣传不好的方面。”我看出他是一个爱国之人,并有真诚的一面,就说,“其实这几年我也常回国,对国内情况并不陌生。即便在国外,我们也时时感受到中国国际地位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升,并因此而感到自豪。可是在我们全民族努力提升国际形象,并取得显著成果时,镇压法轮功的荒唐之举又使我们中华民族再次蒙羞。爱自己的国家就应当拿出勇气去制止正在发生的邪恶事情,而不是回避和掩盖。全世界,包括中国的百姓,正期待着中国的正义和良知站出来伸张正义,这才是一个爱国之士的有为之举。”他没再说什么,带着沉重的表情和这些他将继续思考的问题,怀着对大法深深的敬意离开了。

面对中国游客,我们常常要回答的一个问题是,“你们在这里炼功不上班,一天挣多少钱?”提问的人中有些是不怀好意,但相当部分是受蒙蔽的。因为在目前金钱至上、物欲横流的中国,实在很难想象有人为了信仰,为了他人做出这样大的牺牲。我通常会从中国人熟悉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价值观开始,一方面解释个人和家庭在修炼之后身心各方面的巨大收益,一方面强调大法弟子在师父和大法遭受不白之冤时必须挺身而出,维护师父和大法声誉的高贵品德。如果不这样做,甚至于为了一时利益,违心地签什么“悔过书”等,就是一种背叛行为。

2002年10月份参加美国芝加哥和休斯敦的集体发正念,使我亲眼目睹了中国使馆用金钱买来的欢迎场面。回来后不久在一次景点洪法时有一个游客挑衅地说,“告诉我你们在这里一天挣多少钱?”我开始善意地向他解释,但他很快地打断我,并挥舞着一只手在我面前说:“别谈这么多,就告诉我你一天挣多少钱。”我马上意识到他背后邪恶的控制,一边发正念,一边义正辞严地说,“你想看用钱雇来的闹剧吗?我在江XX访美时看到了。那个用钱拉起来的欢迎队伍摇摇小旗、谈谈天,偶尔唱唱歌,再嘻哈一阵,中午一到准时走人。天气不好时走得更早。第二天又换一帮,还是一样。而街对面那些顶风冒雨、日夜坚守岗位的法轮功学员是金钱买不来的,因为他们是用良心和良知在做。谁真谁假,孰是孰非,稍有智慧的人其实很容易分辨。”在这样的事实面前,他还有什么话好说。

我体会到,在旅游景点讲真象面对的环境是相当复杂的,但我们的心态越是慈悲祥和纯正,在面对各种挑战时我们就越是坚不可摧又无坚不摧。在展现大法的慈悲时,我们也要展现大法的威严。这样做不但不矛盾,反而很有必要。

三.向各国游客讲真相的舞台

除了中国游客外,新加坡也以其优越的地理位置和独特的多元文化吸引着世界各地的游客。这样景点公园也就成了我们面向世界讲真相的舞台和了解各国各地区正法进程的窗口。为了不错过有缘人,我们通常都准备大量的各种文字各种类型的真相资料,以适合不同要求。西方国家的游客一般很容易明辨是非,在了解真相后都会支持我们。我通常给他们一些单行本的小册子,让他们对修炼大法的益处和中国的迫害真相做更深入的了解。韩国游客大都对我们非常有好感,也会表现得很热情。我通常会向他们介绍法轮功在韩国蓬勃发展的情况,并鼓励他们积极参与。东南亚各国的游客多数非常珍惜我们赠送的材料。我常让他们多带一些回去分发,并告诉他们回去后如何与本国的学员联系。对印度客人我会告诉他们这是一种在世界各地广受欢迎的中国古老修炼方法,并向他们介绍我在德里洛地公园看到的炼功情况,很多人都表示愿意尝试。对香港和台湾的游客,我则启发他们从法轮功在中国的遭遇中看清并抵制23条立法的重要。

除外国游客外,有大量的本地民众也会来到我们的场地。新加坡民众在本地华文媒体长期不负责任的误导下,中毒很深,很多人至今还抱着一定的偏见,甚至认为法轮功在新加坡违法。这样我们在旅游景点持之以恒地公开炼功讲真相成了破除当地人观念、抵制谎言的最有效的方式。

不少人在了解真相后读了《转法轮》并走进了我们的九天班。对导游除了让他们了解真相外,我们也从他们工作的角度说,“你也看到了游客对拍照留念的兴趣反倒不如对阅读我们图片的兴趣大。这是中国游客不同于别国游客的特点,因为在中国实行新闻封锁,很多游客出国时带着强烈的疑问,‘为什么政府倾其全力镇压三年,法轮功仍然屹立不倒’等很多很多的为什么,他们希望在旅游途中一一得到解答。我们应该顺应他们的要求,为其提供方便,这样新加坡才会成为更加为中国人向往的旅游圣地。”

对当地警察和政府官员的来访,我们也是抱着积极欢迎的态度,看作向政府讲清真相的机会。我们一直都在努力接近他们,让他们了解真实情况。今天他们来到我们面前,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至少是为法轮功而来,这不是很好的机会吗?对这些政府人员,我除了洪法外,还会特别强调以下几点:

我们在这里做的就是讲清法轮功真相,同时也是向新加坡政府讲清真相。为什么这样说呢?法轮功在新加坡本是受保护的修炼团体,但由于媒体长期以来一味追随中国的不负责任的报道,误导和毒害了许许多多不了解情况的新加坡人。我们相信政府不希望外界对其抱有这样的误解,而我们在这里的活动也同时为政府的态度作出澄清。

时至今日,法轮大法修炼已成为一种世界性现象,在任何一个先进国家的重要旅游点,都会看到法轮功洪法讲清真相。这因此也成为大多数中国游客的期望。如果他们在新加坡看不到法轮功,反而会失望和不解;只要中国江氏集团一天不停止其对法轮功的镇压,我们就一天不停止我们和平理性的抗争。但我们一定会与政府和警察配合,以适应当地情况的方式进行。

通常在做了这些沟通后,对方会接受我们并达到非常好的效果。总之,我觉得讲清真相的方式也象修炼一样,没有榜样。因为世界上没有两个国家或地区的情况完全一样,别国成功的经验只能借鉴,不能照搬。每个国家的修炼环境是靠当地学员自己摸索,自己开创的。正法是师父赋予我们的历史使命,每个弟子都能有适合自己的角度和方式参与。

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重在助师正法,而做得好与坏,则取决于我们在法理上对正法重大意义的理解和对师父在各个阶段对我们的要求的理解。师父在一系列经文中已经向我们揭示了极高层次的法理,要真正体会其中的内涵,除了坚持学法外,还要不断身体力行地参与正法。这也是为什么师父一再告诉我们学法、发正念、讲清真相三件事要同时做好的原因。

参与景点公园讲清真相的过程,也使我们有机会从人的这个空间感受正法的层层推进。人们由刚开始时对我们的憎恨、仇视和恐惧,变成怀疑,变成理解,又变得接受,直到今天的欢迎和感激。记得两年前曾向一位游客说,“不管中国目前怎样诋毁和镇压,法轮功都将屹立不倒,并将在不远的将来得到正名。”这位游客则大声向我喊道,“那是你们做梦。”而今天潮水般涌来的游客中还有谁会怀疑这点呢?很多人在改变观念后,冒着别人打小报告,或被海关查获的危险,向我们大量索取真相资料或录下我们炼功的场面带回去告诉亲友。这些变化,虽不是在一夜之间发生的,但仔细体会就知道从未停止过。2002年当邪恶之首几度出访,经历另外空间的正邪大战,另外空间的邪恶力量被大量销毁后,我们发现周遭环境的确发生了深刻的改变。

2002年10月的美国之行中,遇到一位纽约的大姐,她告诉我远在纽约她就能感受到我们在新加坡讲清真相的成绩,觉得我们工作做得很好。因为她每次向曾到过香港或新加坡的客人讲清真相都感觉方便容易,因为到过两地的游客都已对法轮功至少留下深刻印象。我体会这是师父对我们新加坡全体学员的鼓励。下面我们还有一段路要走,但不会长,还有一段时间留给我们,但不会久。在最后的这段路途上,我们要牢记师尊的教诲,走的更加清醒,更加成熟,用神的正念正行去圆满我们的史前大愿。

最后我以师尊在《洪吟》中的 “笑”与大家共勉:


我笑──众生觉悟
我笑──大法开传
我笑──渡船启航
我笑──众生有望

(2003年1月11日新加坡法轮大法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