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山夜话〗平和宽容的心


【明慧网2003年4月9日】这场激烈的口舌之战,是从面包应该切得厚还是薄开始的。从这儿一直到信仰、生活方式的不同,观念的不一致,继而互相攻击、揭短,粗话也用上了,丹娜和斯蒂夫这对夫妻越吵越凶,双方都气得脸色发青。丹娜将怀中6个月的女儿往丈夫手里一扔,就上楼去了。不到十分钟,听到孩子的哭声,丹娜下楼来,才发现先生已经喘不过气来了。这种事过去也发生过,所以当丈夫要求“打电话给911,我可能不行了……”时,她还有点不以为然。挂了电话后,心里还在揣摩刚才有几句更有力的话可以驳得他哑口无言,还没有机会说,等下一次开战时可以用上。

谁知,救护车将他拉走后,不到一小时,斯蒂夫就因心脏病发作而去世了。他没有留下一句话,就走了。

那片他切得太厚的面包还留在桌上……

丹娜到诊所来是因为患了忧郁症。外面下着雨,她沮丧到了极点。

“医生,人能再活一次吗?”

……

“我如果再有一个机会重新与斯蒂夫生活,我一定不会象过去一样了,我会珍惜他的……”先生的好处和优点,在他离开后不断地出现在她脑海中。

“我好后悔啊!”她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她说到平时自己的苛刻、挑剔、碎嘴,一切必须按照自己的意愿行事,动不动就发火,一有事就怪别人……

如今,斯蒂夫不告而辞了,永远的去了,连朋友之间都会顺嘴而出的“谢谢”二个字,她从来没有对他说过。现在,当她真的想说时,他永远也听不到了。丹娜后悔得无法形容。

自从先生去世后,丹娜先是患了忧郁症,后来又得了红斑狼疮。红斑狼疮是一种自身免疫系统的疾病,其致病的根本原因是自身心理不健康。伤心、悔恨、自责,使病业一块块地压进身体,丹娜愈来愈迷茫、恐惧,又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解除痛苦。她四处求医,可是病日益加重。

中医是目前能解除她痛苦的暂时的方法。束手无策的情况下,她决定来看中医。

治疗过程中,我问她:“经历了这么多磨难之后,你学到了什么?”

出乎我意料的是,她的回答是:“我认识了自己。”

“噢?”

“我一生中从不想改变自己,只想改变别人。我发现自己最看不惯别人的地方,恰恰也是自己的最短处。我说他懒,其实我也懒;说他贪心,我又何尝不是呢?回想我们争吵得不可开交时,我看到自己的缺点、性格中的恶的不善良的东西,它们全部都暴露无遗。在发怒时,我一点也管不住自己。我为了自己的畅快,淋漓尽致地数说别人。斯蒂夫因为说不过我,就憋在心里……他先走了,他是想留下我改掉这些毛病,下世如果还可以转生时,做一个干干净净的好人。”丹娜平静地诉说着。

我对她谈到了修炼。当我说到真善忍时,只见她两眼发光,那如饥似渴的神情似乎是想多听一些这个她从来也不知道的道理。

从善恶有报,因果轮回中,我告诉她生病的原因。一瞬间,她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道理,一下子从椅子里站起来,“啊,我懂得了!”

“什么?”

“一颗平和宽容的心。”

彩虹从心中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