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良心


【明慧网2003年4月9日】古人是十分讲究良心的,评价一个人好与坏常常用“有(无)良心”几个字就概括了,一个公认无良心的人是不被周围的人们当作“人”看待的。古圣贤孟子曰:“其所放其良心者,亦犹斧斤于木也。”古代先人为我们留下了“对得起良心、对得住良心、凭良心、讲良心、丧良心”等词,其中“平心而论、凭心而论、扪心自问”中的“心”亦即是说“良心”。

现代人、尤其是中国人对“良心”二字很少提及了,连许多文人也都认为它是古人在思想教育方面的、唯心的、虚无的东西,与中共提倡的“四个现代化、奔小康”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其真正内涵几乎不知道了。有人在公然叫喊:“良心多少钱一斤”?“良心值多少钱”?呜呼!人类从孔孟叹息“人心不古”时的五毒恶世滑落到了当今的十毒恶世,尽管人人感到人心可怕、人人自危、处处提防,可是“只缘身在此山中”也就习以为常,认为是社会发展的自然结果,这正是“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了。

简而言之:“良心”就是善良之心,可是深究其内涵则是十分深奥的。往往人们说到“良心”二字就都注重了那个“良”字,而忽视了那个“心”字。因为“良”字容易理解、容易感觉到、容易认识;“良”就是善良、美好、优秀、和悦、赏心悦目之义。而在这里“心”字就不容易被认识,故此人们常常把它认为是虚幻的、借用的、大脑和思想的代名词。其实非也!“心”才是“良心”的真正内在涵义所在!这一点在孔孟儒家学说中也曾讲到过了:仁义礼智信皆根于心。那么这个“心”到底是什么呢?

“心”在我们中国五千年的文化中,一直是佛、道、儒三大教派和其他一些门派的理论学说及研究中的重点(所以西方人称中国的东方文化是“唯心科学”,西方文化称为是“唯物科学”)。在字面上的主要释义,“心”是指(1)心脏;(2)人的思维、感情;(3)中医的五脏之一;等等。查阅古书就不是那么简单了。中国人自古至今一直讲“心想”,流传“心之官则思”一句名言。佛教讲守戒断欲、佛在心中。道教讲修心养性、返本归真。儒教讲清心寡欲、中庸之道。《易经》中有:二人同心,其利断金。《素问》中有:“心者,生之本,神之变也。”“心者,君主之官也,神明出焉”。中医认为:心主神明。也就是说,单单从字表面上看,古人都认为我们人的精神、思维(意识)、智慧都是由“心”主宰的,由“心”中发出来的。可是“心”究竟为何物一般人就很难搞清楚了。现代有一些科学家在对意识(灵魂)的研究、实验中和对人生命是否有轮回转世的研究、实验中,发现并证实了人的意识(思维)是不依赖于人的肉体及大脑而能独立存在和活动的。在世界各国有许多人在特殊状态下也都有这种类似的体验与经历(最多的是在中国唐山地震时被抢救而幸存下来的一些人),这在今天已不是所说的迷信而是实实在在的科学见证了。也就是说,现代科学所发现、所研究的成果与宗教中的理论、学说基本上相吻合了。但是这些科学家自己也讲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这意识(灵魂)仍然是看不到、摸不着的。

《转法轮》为人类解开了这一千古之谜:“我们先讲一讲人的思维的来源,中国古代有一种说法:“心想”。为什么讲心想?中国古代的科学是非常发达的,因为它直接针对人体、生命、宇宙这些东西去研究的。有的人确确实实地感到是心在想问题,而有的人感到是大脑在想问题。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情况呢?他讲的心想也是有道理的,因为我们看常人的元神很小,人的大脑发出的真正信息不是人大脑本身起作用,不是大脑本身发出来的,而是人的元神发出来的。人的元神不是只停留在泥丸宫。道家所说的泥丸宫就是我们现代医学上所认识到的松果体。如果元神在泥丸宫,那么我们确实感到是大脑在思考问题,在发出信息;如果是在心,那么确确实实感到是心在思考问题。”由此可知“心”就是人的真正的生命“元神”,也就是现代科学家所研究的人的意识(灵魂)。

那么这个“心”——元神的产生、来源和特点是怎样的呢?这在人类中几千年来也是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的。而在《转法轮》中给了人类最根本的论述:“在这个宇宙中,我们看人的生命,不是在常人社会中产生的。人的真正生命的产生,是在宇宙空间中产生的。因为这宇宙中有许许多多制造生命的各种物质,这些物质在相互运动下可以产生生命,也就是说,人的最早生命是来源于宇宙中的。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体产生多了,也就发生了一种群体的社会关系。从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地就降低了他们的层次,就不能在这一层次中呆了,他们就得往下掉。可是在另一层次中,又变得不太好了,他们还呆不了,就继续往下掉,最后就掉到人类这一层次中来了。”由此人们也就会明白了为什么西方宗教的《圣经》中讲亚当、夏娃“失乐园”,人是有罪的;为什么道教讲返本归真;为什么佛教中讲罪业轮回,涅槃彼岸;为什么儒家讲“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稍加分析判断就可清楚的知道,佛、道、基督、儒几大教派的学说都涵盖于真善忍大法之内,他们都是“真、善、忍”宇宙特性在不同层次中的体现。

人的真正生命(元神——心)天生就具有的这种“真、善、忍”特性就是人的本性、就是人的良心(对是非、善恶和应负的道德责任的正确认识及其体现)和良知(天赋向善嫉恶的能力)的根源。一言以蔽之:人生命(元神)中所具有的“真、善、忍”特性在人身上所能够返出来的表现就是良心。但是人类在生存、繁衍、发展的漫长历史过程中,为了个人利益就会产生许多不好的观念,然后代代相袭、辈辈流传,潜移默化,积重难返,人的本性就会被污染、被不好的思想观念埋的越来越深,正如古人所言:“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涅,与之俱黑”。前人所留训言:“做事要对得起自己良心”,也就是说让我们要尽量按照、符合自己真正的善良本性做事,否则就不够一个做人的资格、标准。正如孟子所说:“无恻隐之心者,……无是非之心者,非人也。”每个人各方面的不同,造成了良心的大、小、多、少的差异,那么在人世间就有各种各样的表现。

对穷苦之人——有心生怜悯、解囊相助者;有无动于衷者;有轻蔑讥笑者;有欺压凌辱者。后二者被认为是“见贫穷而作骄态,其贱莫甚”之人。

对权势富贵——有阿谀奉承、唯命是从、助纣为虐者,此等人被喻为“见权贵而生谄容,其耻莫如”,如秦桧之流“谄媚相与,千颜一容”的丑态遭万世唾骂。有羡慕追求者——此类过甚之人可暴力造反、弑君篡位。有不为其所动、洁身自好者——常留千古美名,视为君子楷模;如:李密留千古名篇《陈情表》、陶渊明的“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后人代代吟诵。

对自己的恩人——有恩将仇报、反目成仇者;如犹大出卖他的师父耶稣,被视为不齿于人类的衣冠禽兽。有知恩不报者;象当年耶稣受难时他的许多弟子不敢站出来为自己的师父喊冤叫屈诉说清白,遂留万古痛悔。有“涌泉相报”者;正如岳飞、文天祥那样,受国俸禄、负民重望,不辱使命,虽抛头颅洒鲜血,坚贞不渝;正如当年古罗马皇帝尼禄疯狂迫害基督教时那些宁死不屈的基督徒一样,坚持正信,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感天动地的浩气丹心,成全了基督教的两千年流传。

法轮功遭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残酷镇压的今天,千百万大法弟子站了出来——面对整个国家宣传机器的世界性的诬陷谎言,顶着公、检、司、法、军整部国家专政机器的压力,冒着被停职、开除、关押、判刑、虐杀的等等危险,为法轮功的无辜遭迫害、为自己师父的清白,更是为了不忍坐视江氏一伙践踏国家宪法与法律、不忍坐视江氏集团用谎言与暴力把中华民族的道德人性毁灭、不忍坐视全体中国人民的人权和人格尊严被歪曲剥夺、不忍坐视江氏集团用欺骗栽赃把中华民族拖向诽谤“真善忍”大法的罪恶的深渊,在世界各地、在中国的每一寸土地上呐喊着不平、诉说着真相、揭露着邪恶、呼唤着良心。大法弟子不畏强暴、坚持正信、和平抗争的正义之举正是做为一个人所应该具有的“良心”的最大展现——史无前例、亘古一见的“良心”正在人间金光闪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