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电话讲真相体会点滴


【明慧网2003年5月10日】一、打电话

打电话对于我来说好象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每次在明慧网上读到同修被迫害的消息,心里难受至极,有时对着屏幕眼泪长流,很想直接给那些恶人打电话,但是一直又害怕打电话,心里有一种非常无奈的感觉。

后来知道有了电话小组,而且看到打电话的同修的体会谈的都那么好,就想反正有同修给他们打了,我就努力埋头做自己应该做的吧。再看明慧,有时看到迫害的案例我就越过了……

最近电话组每天给大家发一个邮件,里面有详细的迫害案例和电话号码。开始时,我看看就忽略了,后来每天来一个邮件,我心里不安起来,难道打电话真的只是电话小组的事情?什么是自己应该做的,什么是自己不应该做的,在有师父评注的大法弟子体会文章“不分正法工作项目,大道无形有整体”中有这么一段话,“当大家都把自己项目以外的事都当作别人的事,就人为的把我们的整体切成了很多小块,把有力的整体削弱成零散的力量,甚至在有不同意见时,还互相削减力量。”

于是我开始琢磨着打电话……

第一天晚上我在房间里看着电话转了几个圈,想起来自己有一篇文章还没有写完,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坐下来开始写文章;

第二天晚上我在房间里看着电话又转了几个圈,想起来还有一个电视片等着剪辑,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坐下来开始剪辑电视;

第三天一个经常打电话的同修跟我讲,你呀,这么着,第一个电话,拿起来之后就说一句话:“法轮大法好!”要是太紧张你就马上挂了。第二个电话,说:“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第三个电话,说:“法轮大法好,中国镇压法轮功是错的。”……

第三天晚上,坐在电话旁边,把有关电话的资料打开研究了半个小时,我觉得怎么着今天我也得把这电话给打了,结果我给我自己的姨妈打了一个电话,而这个电话在两年前我就酝酿着应该打的;

第四天晚上,坐在电话旁边,把有关电话的资料打开研究了半个小时,我很为自己难过,修炼这么长时间了,打个电话竟然这么害怕,这怕从何处来。我对自己说,如果你今天还不打电话,你真的就不配做师父的弟子。我拿起电话,本来只想说一句话,“法轮大法好!”结果是跟对方聊了10多分钟,把“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在美成立和江××在海外被起诉的消息都告诉了对方。

放下电话后,我竟然是浑身哆嗦。感觉那使我害怕的真的就是一层物质,那种种阻止我打电话的都是人的执著心,如果我不去冲破它,它们就死死的阻挡我,而当我真的勇敢的去冲破它时,它们什么也不是。

二、修去执著无一漏

有一个同修总是不放过讲真象的机会,洪法的效果非常好。她跟我讲的一段话,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她说我们讲真象就应该是象一个天真烂漫的孩子,手里拿着一个五彩斑斓的美丽的气球,孩子要告诉每个人他的气球是多么漂亮,在他的心里,应该没有先评价一下这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就只有一个非常纯洁的目的,那就是他要告诉人们这个气球好看。而我们大法弟子也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告诉人们大法好。当我们把自己人的东西舍尽时,我们心中只有慈悲。

“忍中有舍,而舍尽方为无漏之更高法理。”――《圆容》

“舍是不执著于常人之心的体现,如果说真能坦然而舍、心不动者,其实已在那一层了。可是修炼就是为了提高,你已经能舍此执著了,那么为什么不把怕执著本身也舍掉呢?舍它个无漏其不是更高的舍吗?”――《无漏》

再读这两篇经文时,我有了更多的感悟,无论我们做着什么正法的工作,打电话、发传真或者是做电视、报纸的、或者是向各级政府讲真象的,如果我们真的把自己当作一个神、当作一个觉者,如果我们真能将自己人的东西舍尽,如果我们真能做到“执著无存”,那我们在向人们讲真象时就不应该再有各种顾虑、也不应该有任何的所谓的障碍了。我们做的节目也应该都是纯正美好的。所有的障碍其实是来自我们自身,是我们自己的执著和有漏在干扰和阻碍着我们自己。

现在再打电话,我是非常的沉着、冷静,我明显感觉到曾经包围我的那层厚厚的物质已经没有了,感觉自己那么纯净,讲出的话也是那么有分量,同时也感觉法赋予了我无尽的智慧和力量。

最后引用师父的经文和大家共勉:

快讲

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点滴体会,不对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