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打电话的方式向大陆民众讲清真相


【明慧网2003年5月1日】向中国大陆打电话讲清真相,断断续续地已经有两年多了。在这过程中,我也是从不敢打到敢打,从情绪急躁到心态平和,每一步都离不开学法、发正念。

记得刚开始打电话时,还真有些心跳,刚讲两句话就没词儿了。可是我想,我们是大法弟子,讲出的话是有力量的,怕什么?自己给自己壮了壮胆,就又拿起电话给我认为比较好对付的街道办事处或居委会老太太打。结果并不象我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也和自身的修炼状态有关系,你越怕它就越邪恶,因为邪恶的东西在另外空间抑制了他们。我刚一接通电话,还没有讲两句,那个老太太就开始骂,我一听非常气愤,就说了一句,“你这样讲对你没有好处”,就挂断了。当时虽然也觉得她很可怜,但就是没有信心再打,认为这样的人是没有救了。但又一想,这不对呀,伟大的师父珍惜每一个生命,为苦度众生耗尽了一切,我们绝不辜负师恩的洪大慈悲。

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如果在正法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人类将要进入下一步的事,头脑中装了‘宇宙大法不好’的这个人、这个生命,就是第一被淘汰的对象,因为他比宇宙中再坏的生命都坏,因为他反的是宇宙的法。”

想到师父的话,立刻生起了慈悲心。如果他们不知道真相,是很难改变其对大法不好的念头,面临他的就是淘汰。想到这些,就又拨通了另一个居委会的电话。我非常和蔼地说:“你好!我是从美国打来的电话,我想耽误您几分钟时间,告诉您一个非常重要的事情可以吗?”对方说可以。接着我就告诉她说,中国江氏政府镇压法轮功已经一年多了,我在国外看到的情况和大陆媒体宣传的大不一样,你们听到看到的宣传报导是不真实的,完全是栽赃陷害。那人问我是炼法轮功的吗?我就直接了当地告诉她说,“我是,我们全家三口都炼,而且我们都身心受益。你们听说的1400例全都是假的。其实从我记事以来,中国历次政治运动都是错的。”对方说法轮功和那些运动不一样。我就告诉她法轮功同样也是一个冤假错案。我接着说,“听您的声音应该听说过‘窦娥冤’吧?”她没有回话儿,我讲了好一会儿她才挂断了。我想,她虽然是主动挂机,但我也很高兴,她毕竟听我讲了那么多。

万事开头难,打了几次后再打就不发怵了。打通一个电话,就如同打过去一颗炸弹,要有信心。从此,我就把打电话讲清真相作为一项首要的任务来做。只要有时间,我就打,能说上几句真相更好,讲不了太多,我也不泄气。有时我还播放三分钟真相广播,对方有的能坚持听完,对听完的再询问一下,效果也不错。正如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所讲:“其实你们今天在证实法中,大法弟子在讲清真相中,你们所采取的形式、不同的办法方方面面做得都很好。你们别小看了往国内发的一张传单、一本资料、一个电话、一个传真,各种信息,起的作用是相当大的,对邪恶的镇慑和消除起的作用是巨大的,真的是巨大的。”

记得一年前,电话打到一个教养院,分别给几个恶警打电话,接通之前先发正念。当时他们表现得非常邪恶,他们上来开口就是骂人、吼叫,有的发疯似地说:“你知道这里是哪儿吗?我毙了你。”

我如果也和他们一样争吵,就达不到好的效果。我平和地说,我只是告诉你们真相。我知道你是警察才给你打电话的,因为你是受害者,是给别人当枪使。法轮功平反后,首先受惩罚的就是你们,善恶有报是天理。注意对他们讲的同时也要发正念,这样有的就会缓和的。接着我又打到他们的院办公室,办公室主任问我叫什么名字,是哪个单位的。我就策略地说,我是专门搞地方的调研工作的,而且马上接着说,据反映你们教养院有打人的现象。他马上说没有这个事。我就提到了那几个恶警的名字,同时提到了被迫害的学员的名字,他就害怕了。马上说那是以前的事了,我们院里现在也在教育干警不要打学员了。我一听他还是有善念的,就鼓励他说,听起来您还是个善良的人,善待法轮功将来会有好报的,对您的家人也有好处。他听着很高兴,而且听出来我也是法轮功学员,便把门关上后对我说他也读过《转法轮》,平常也收到过真相材料,因为每天要分发处理文件材料。我告诉他,要把收到的真相材料送给院长看,并且要告诉他应该怎么做,不应该怎么做,这样做对您来讲也是功德无量的事。他听完后还谢谢我。

最近当得知上海电视台要播放诬蔑法轮功的电视连续剧时,我就分别打到上海电视台电视连续剧频道的主编和上海电影制片厂的导演及其有关负责人。告诉他们法轮功不是一般的气功,是高德大法。并告诉他们法轮功在全世界洪传情况以及授予我们师父和大法褒奖的情况。只有中国在镇压法轮功,而且仅仅是江泽民一伙少数人在策划、在演戏,搞什么“天安门自焚”和“京城流血事件”来栽赃陷害、欺骗百姓。你们可否知道播放这种连续剧,诬陷法轮功,是谤天法,是犯天大之罪。江××逃不出历史的审判,到那时,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凡是参与播放这部电视剧的所有人员,谁也跑不了,谁欠下的债谁来还,到那时,你们后悔就来不及了,你们要对自己负责啊!希望你们要在自己职权范围之内尽量地为法轮功伸张正义,抵制反法轮功的行为,最起码要做到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敷衍了事,这样对你自己是有好处的。大约讲了一刻钟时,我问:“喂!你听到我讲的话了吗?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结果多数是很客气地说:“我都听到了,我明白了你的意思。”这时,我都谢谢他们,并祝福他们会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就这样,我一连讲了三四个晚上,效果都比较好。

还有一次,我从“法网恢恢”上看到一个恶人名字,是我同学,在610办公室帮忙。我前后给她共打了十几次电话,还给她写了一封信。开始她的态度也很不好,听不进一点儿劝告。她认为她是听从上级安排,听××党的话没有错。我就从文化大革命的教训慢慢地帮助她分析,后来又将电话打到她家里,她先生和女儿的态度都不好,还骂我是骚扰他们。我开始也有些生气,不想管了,但又一想,这不也是在考验我吗?遇到问题绕着走,心性不也就没有得到提高吗?她越这样对待我,我越觉得她可怜,就越觉得有必要挽救她。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经文中说:“因为我们是修正法的,对于善良的生命和世人都要爱护与救度,所以做任何事都要用善的表现,但对于操纵人破坏人类的邪恶生命的处理也是在保护人类与众生。”我每次给她打电话前都要发正念,清除她背后操纵她的邪恶因素。慢慢地她的态度就转变了。最后她告诉我,她离开610办公室了。这时我想起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人头脑中能有坏思想是因为那邪恶的造谣宣传。当人明白了时,就是那些邪恶东西被清除解体之时。”

随着正法进程的飞速发展,邪恶因素大部份已经被清除,我们感觉到现在打电话比一年前要容易得多了,对方大部份能够听我们讲了。特别是现在,当提到江××已经被美国联邦法庭起诉和“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在美成立时,他们听到后真的很害怕。虽然我没有像其它学员打电话讲清真相讲得那么好,但我并不泄气,要坚持不懈地继续打下去,一直打到法正人间之时。

(2003年纽约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