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闯出劳教所


【明慧网2003年5月12日】本文中大法弟子在残酷迫害下,用正念、正行有力的震慑了邪恶,最后闯出劳教所的。此外,本文还揭露了丰台分局恶警栽赃陷害、刑讯逼供;某市第二看守所野蛮灌食;某市劳教所医院给大法弟子打毒品;不法恶人向大法弟子未修炼的家人身上泼开水等犯罪事实。

2002年4月20日晚7点多,我在北京丰台区被恶警非法绑架,当晚在丰台分局,恶警无中生有地诬陷,让我承认捏造罪名:“炸了哈市一处大楼”,它们在没有任何证据下,对我刑讯逼供。四个恶警轮番折磨我,打得我几次昏死过去,用冷水泼醒,然后继续打我,就这样轮番折磨四天、三宿。

恶人连未修炼的常人也不放过。2002年4月20日,我爱人也和我一起在北京被非法绑架,在北京时,恶警问我爱人上北京干什么来了,不告诉它们,它们就给他上刑,往身上泼开水,它们用电热杯烧水,烧好一杯泼一杯,共五杯,滚烫的开水,烫得我爱人满身大泡,现满身都是疤痕。我爱人被恶人打得腿走路一瘸一拐,一直到现在没完全恢复。我爱人被从北京被带到某市后,被非法关押了三个月才放人。

24日晚半夜11点左右,一名恶警说带我去招待所休息,用车把我送到所谓的“北京法制培训中心”(其实是洗脑中心),一到那,队长、处长、所长,并有叛徒共十二人就强行对我洗脑,从4月24日到5月2日八天中,他们(恶警)对我用尽了各种酷刑,我一直坚定发正念,背法,在我强大正念下,他们的恶毒计划没有得逞,我知道是发正念,背法的作用,我又深一层理解了师父在《排除干扰》经文中讲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在发正念、背法的同时,我不断给警察讲真相。

5月2日,不法恶人把我送到北京车站,他们开车到北京站,告诉我上6号车厢,有某市公安分局的人来接我。车停在12号车厢,二名恶警架着我两臂,从12号车厢往6号车厢走,车站人很多,我想正是洪法的好机会,我举起戴着手铐的双手大喊“法轮大法好!还法轮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当时几个恶警全身发抖,有力的震慑了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体现了大法的威力,上车后,恶人用手铐把我铐在火车茶桌下边,车刚开,我就大声喊,恶警把手铐打开。

5月3日早7点多,下车后,恶人把我送到某市第二看守所,从5月3日至14日,每天都对我非法提审2、3次,说我与某些学员有联系,并找出很多法轮功学员的照片,问我认不认识,我都说“不认识”,恶人就开始打我,用各种酷刑。

14日早8点至下午4点后,恶警将我送回监号,因我被打得遍体鳞伤监号管教郭某不收,又找到“办案人”刘伟、张淑芹,用我的钱220元,拉我去医院看病,医生诊断为胸内积血,心肌大面积缺血,心血管堵塞,但恶人还是不放过我。

2002年6月10日,我开始绝食,恶人就用液化气罐上的煤气罐子那么粗的管子下到胃里灌食,取管时,一拔管大口喷血,灌食时,10个犯人骑在我身上施暴。6月20日,恶警又开始给我下鼻塞,之后,又把我送某市劳教所医院继续迫害,给我打毒品,共打4支,打完我就不会说话了,无法正常行走,我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原来170斤的人只剩70斤了。每星期还要给我抽一次血,说是“查病”,实质是迫害我,最后抽出的血都是粉色了,没有血了,它们还继续迫害我,我的全身都溃烂了。8月7日,恶警又把我送到公安医院,给我诊断为肺结核、糖尿病、心肌病,并通知我家属拿钱,写“保证书”,办保外就医,家人走后我又继续绝食,恶人给我戴手铐、脚镣,每天睡死人床,恶人继续给我灌食折磨我,迫害我,并告诉我家属说,我活不了几天了,身上都没有血了。

12月20日,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正念闯出了劳教所,重新走入了正法的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