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大法 相信师父――我正念闯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5月9日】2003年1月23日,派出所和厂保卫处一行六人来到我家(因我上街买菜未归),问我左邻右舍我住在哪,被左邻右舍回答不知道(我左邻右舍都知道大法好,我也拿过资料给他们看)。我回家后,左邻右舍告知我情况,我马上就针对这一行人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

中午12点20分左右,两名邪恶之徒拿着搜查证直闯我家,翻箱倒柜,满屋乱翻。从他们的车停在我家外面坝子上,我心中就没有“怕”字,只觉得自己是大法弟子,邪恶没有资格来迫害我。我当时正在做午饭,心态很平静,发正念,请师父加持,不让恶人找到我任何大法资料,(因我传送资料,家中还有没送走的)。念“灭”字时,“灭”字就显现在我眼前,不管我眼睛看任何地方都有“灭”字。他们翻来找去也没找到(其实就在他们手边),只找出了98年我给母亲寄去的《转法轮》一书后我母亲给我的收到信件。恶人在什么也没抄到的情况下,硬逼我去派出所问话。

走进派出所,一股寒气逼人,我知道这是另外空间的邪恶聚集于此的原因,一直发正念。在派出所,恶人问我拿资料给别人没有。我说没有。警察说,你的功友都承认了,是在你家拿的,有光盘、录音带、周刊、传单,你不承认不行,你功友还会诬陷你吗?我当时心中被“功友”二字牵动,有点难过,脑中一个念头打来,相信大法,相信师父,相信功友,这只是邪恶的骗术。我说,没有任何人拿过东西给我,我也没拿过给任何人,你说的这些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另一个警察走进来说:承认了吧,说出来就放你回去上班。我说,“没做过的事怎么承认,我只是在家看书炼功,影响了谁?”话虽如此,我也知道自己当时太冲动,我马上又平静下来,回答问话注意用理智、智慧。就这样耗了两个多小时,警察软硬兼施也没问出什么,最后在传票是写上拘留15天,罚款200元,问我是否上诉。我当时心中想,我文化低,写状子可能有困难。然而我马上就想,我无故被抓入派出所,要上诉。就这样,警察又把我叫入值班室。在值班室一个警察拿着一张报纸,边看边说:“不要话多,话多容易出问题,容易生病。”他看的那张报纸我上午也看了的,没有这一句话,我想可能是师父借他的嘴点化我。在下午5点多钟时,一恶警对我说:“比你还顽固的人都让我转化了。”我问他,“我做一个好人要把我转化成什么人?”恶警答:“坏人。”我告诉他说我不想做坏人,恶警说:“不想做坏人也得转化成坏人。”后来得知那也是派出所另一个所长。可想而知,他们也知道自己在做坏事,却麻木地做下去。

在晚上8点多钟,我看见一个白色的法轮从眼前飞出值班室的门。就这样一夜无事。在派出所也有明白的警察,在晚上睡觉时另一恶警要把我铐上,一个警察说:“她是炼法轮功的可以不铐。那些刑事犯才该铐上。”就这样拿来了毯子铺在条椅上,我拿钱租了一床被子。在早上5点多钟时,我又见很大一个“忍”字显现在我眼前。9点钟上班了,头天抄我家的那个恶警问我考虑好了没有。我回答还是那句话,没有证据想强迫我承认是不行的。不一会,警察所长又叫我去了所长办公室,这个人很奸猾,从生活、工作、孩子、老人说起,中途马上转换话题,想叫我放弃修炼。开始时我还针锋相对,他说一句,我就反驳他一句。可是后来叫我说时,我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也说不上,只知道我从前身体不好,修炼后身体好了。后来他叫我写“认识”,还说,你现在脑中是什么就写什么。那一刻我脑中只有大法使我的身体变好了,就这样我只能从身体的变化去证实法。我的认识那些警察看后,说是“刘胡兰的自白”。在派出所一直保持强大的正念,快到中午12点钟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堂堂正正地走出了派出所。

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