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四年来遭到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5月13日】自99年“7.20”江氏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和其他同修一样身心受到残酷的迫害,现简述如下:

一、被误导的舆论给大法弟子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

由于官方的虚假报道欺骗了民众,并在群众中煽动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以至于被误导的舆论给大法弟子造成了的巨大精神压力。我在和人们接触时,感受到的误解、怨恨、鄙视、敌视、嘲讽等态度是常人难以承受的。如:亲人对我的打骂、羞辱、邻里对我的鄙视等。一段时间内,在谎言的毒害下,我的家人们都觉得不能抬起头来做人。到了后来由于我和同修广泛的向人们讲真相,很多人才对我们有了正确的看法。

二、来自各级政府机关的迫害

(一) 进京说句公道话而遭受迫害

我于2001年元旦前进京伸冤,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被非法关押了10天,在地坛派出所里,由于我不说姓名、地址,不配合恶警让我烧大法真相资料的指令,因而被提审我的恶警和一个不明身份的老头猛击我头部和脸部……恶警手打累了,就用厚塑料尺条猛抽我的脸,抓住我的头往文件柜上猛撞数次,整整打了我一个下午,当时还猖狂地叫喊:“把你打死了,我们也没事,到郊外挖一个坑一埋了事”。天黑了,为了消灭罪证,他们给我洗了脸,但伤痕是洗不去的,因我的头部已被打变形,血顺着嘴角在下淌。

在崇文区看守所由于继续绝食抗议非法关押,我遭到强行灌食数次。第一次被灌时,我遭到五、六名恶警毒打,同时被强令睡在地板砖上。后又押送到某县,恶警为了索取姓名,在刑警队又毒打已经绝食10天的我,忍受不住报出姓名、地址,被遣送回老家。在当地派出所遭两名不法警察用橡胶棒的猛击。后在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40天,交罚款1400元被释放。

(二) 两会期间受迫害

2001年3月中共召开两会期间,我和另一大法弟子又被绑架到某派出所被非法扣押16天,当时气温很低,晚上被铐在关闭的暖气片上冻得哆嗦,由于太冷,三天三夜没能睡觉,最后在所长哄骗下违心表态,现声明作废。

(三) 在2001年“五.一”被绑架

当时有包括我在内的4名学员被非法扣押在计生办,一星期后才放人。当时政法委书记说:“一定把你们整得过不了了。”

(四) 2001年6、7月份在洗脑班遭迫害

2001年6月27日,我正在家给邻居修吊扇,政法委书记率人将我带到洗脑班。为了抗议绑架,我们共同绝食。县“610”歹徒为了整治我们,在我们绝食期间,命令我们扫院子,到门外菜地去拔草,强行给我们输液、灌食,为了让我放弃信仰,镇党委书记亲自去了洗脑班,对我进行威逼利诱,见我毫不动心,在绝食13天后,也被无条件释放回家。

大陆各级地方中也不乏有良知之士,只是在江氏高压威逼下,违心地被江氏当枪使,希望这部分人能早回头,不要做江氏陪葬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