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大法获升华 依法上访遭毒打


【明慧网2003年5月9日】我是个农村妇女,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没修炼之前,我有多种疾病。通过修炼大法后,我的病全好了,思想得到了升华,法轮大法改变了我。没想到,99年7月,江氏迫害大法,我看了诽谤大法的新闻后,觉得政府不了解大法的情况,得向他们讲真相。99年10月,我到北京去上访,谁知一到北京,就被警察关进了监狱,后又送到我市驻北京办事处,被勒索了200元后,带回当地县城,关押在第一看守所,被恶警用棒子毒打。放我出来的时候,逼我丈夫交3000元。我家境困难,到处凑齐3000元交上。丈夫又怕又气,想不通,差点喝了毒药。过了几个月,恶警又绑架了我。我们没有犯罪,要求释放,狱警却说:对法轮功没有法律,想关就关。我们就绝食抗议,被野蛮灌食。非法关押不到几天,就送了一张劳教书。2000年3月28号,我被送到省会劳教所。

在劳教所里,恶警用吸毒犯人来管我们,见门就要打报告,哪怕上厕所进门也要打报告,否则就不让上厕所。我们炼功,它们严加看管,我们二十多人绝食抗议。在绝食期间不让我们睡觉,白天要我们干活。好几个功友被灌食都吐了血。所长把我们绝食的人调到一楼严管班用酷刑逼我们吃饭,把我们双手用手铐反铐,同时用两根电棍电头、电全身上下,还用毛巾塞着口,不准哭。还强制我们坐在小板凳上,两手放在腿上,不许动,不许说话,看诬蔑大法的电视。

2001年6月25日,恶警把我们40个坚定的大法弟子送到省劳教所。刚进劳教所的门就一个个的过关,逼迫写“保证”不炼功,还要遵守劳教所的纪律,否则电棍电、戴脚铐。白天要我们军训或干活,夏天中午罚我们站在太阳下曝晒,晚上强迫我们背洗脑材料,还要写所谓的“心得体会”。

有个恶警,到北京去学了迫害大法弟子的犯罪经验,回来就办洗脑班,先用严管的办法,见不起作用,转用伪善的手段欺骗我们。对待很坚定的学员就用酷刑对待。

这都是江氏流氓政治集团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证。一定要将这个人间的败类送上正义的审判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