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三家集中营长时间吊铐大法弟子 受害者上半身麻木,肌肉萎缩,近于瘫痪

【明慧网2003年5月13日】邪恶的610办公室对全国劳教所和监狱下达指令:对所有坚修大法的法轮功弟子进行不择手段的强制洗脑,自2002年11月13日开始,马三家劳教所开始了大规模酷刑残害,对200多名坚定的大法弟子下毒手。12月8日,从辽宁省各地调来很多男恶警,专门在小号和单间里,手持高压电棍,4个包夹迫害一个大法弟子。

马三家恶警歹毒至极,持续不让坚定信仰的法轮功学员睡觉,并把酷刑折磨分五步进行,每个步骤持续5到9天:
1, 每个大法弟子蹲在30厘米的地砖之内,不许动。前面两个邪恶叛徒不停地说胡话,后面两个叛徒毒打。
2, 七八个叛徒把大法弟子的腿用绳子绑住,双盘打坐;双手拧到身后,铐上手铐;然后叛徒在大法弟子的身上腿上用脚拼命跺,踩。
3, 接着强行不让上厕所,很多大法弟子忍不住在裤子里大小便。
4, 再加上不让吃饭,不给水喝。
5, 用六七斤重的铁手铐铐在栏杆或暖气等地,站不起来蹲不下去。有的被烫出大泡,磨出血。或者吊铐,40分钟后,全身的重量压在手腕上,手腕卡出大血泡,手臂青肿,神经被压迫,疼痛难忍。恶人不让大法弟子身体活动,就把全身都绑住固定。长时间吊铐后,大法弟子们的上半身麻木,肌肉萎缩,几乎近于瘫痪,生活很难自理。恶警们自己说,这样的情况,身体需要一年半才能恢复正常。

马三家第二劳教所为欺骗国际正义组织的检查,更名为“辽宁省思想教育学校”,却内设将近20个小号,20多个单间,专门用来对大法弟子上酷刑。小号设在综合楼的三楼,食堂上面;每个小号里面有专门铸造的铁模型,类似老虎凳,坐上去之后整个身体四肢全部被铁模型固定,不能移动,手脚平贴在铁板上。

此次迫害中,以下只是冰山一角:

宋秀婷,31岁,辽宁铁岭人。被连续47天不让睡觉;吊铐20多天。在此次迫害前,宋秀婷长期受到恶警和叛徒的毒打折磨,最少被打昏死8次。这是她第二次被绑架进马三家。

魏利明,42岁,辽宁丹东人。被连续31天不让睡觉;关一个月小号;做了15天老虎凳;零下十几度,寒风呼啸,恶警把窗户全部打开,不让她穿棉衣棉裤。魏利明的手指与手指甲被冻坏,失去知觉。期间经常被男恶警与叛徒电击和毒打。

王文娟,32岁,辽宁锦州人。11月前就已经长达半年没有让睡觉了,每日被罚蹲,毒打。头发被拔去几大块,露出头皮。脚趾早已失去知觉,走路不稳。

王宝芹,40岁,辽宁凌海人。15天不让睡觉,因长达三年的折磨,身体极度虚弱,后昏倒在楼梯上,此后一直病倒在床。恶警才暂停折磨。

李锦秋,54岁,辽宁凌海人。七天不让睡觉。

耿丽娟,22天不让睡觉,毒打。

景翠珍,51岁,锦州人。七天不让睡觉,每日被十多个叛徒围攻毒打,浑身黑紫,后昏死过去,多日昏迷不醒。

孙晏,55岁,辽宁葫芦岛人。11天不让睡觉。拇指被恶警戴玉红打骨折,胸部打坏,内脏严重受损,耳朵听力急剧下降,四肢无力,行走必须搀扶。

夏宁,55岁,辽宁葫芦岛人。2001年6月被非法劳教,至今一直受到最严酷的折磨。夏宁对大法的信念坚不可摧,每天堂堂正正背诵大法,发正念。口腔被恶警张艳里外抠坏了,不是勒上绳子就是用胶带紧紧缠上。夏宁从2001年12月到现在,一直被关在单独的小号,恶人们用各种歹毒的方式迫害。叛徒们把夏宁的衣服扒光毒打,整天冻着,嘴里塞进肮脏的妇女卫生巾,严冬时故意敞开门窗,夏宁几次被冻昏。由于长期被锁进铁老虎凳,夏宁的臀部已经烂了,隐约能看见骨头。体重由160斤下降到不满70斤。

徐小红,33岁,辽宁大连人。恶警把她扔到漆黑一片的小黑屋里,让几个男犯人看着她。

王树霞,长期被关在小号,锁进铁椅子。脚腕全部溃烂。捆绑她的绳子深深的勒进肉里。

恶 警:
戴玉红,原三大队四分队队长,极其邪恶,亲自动手毒打每一位分进队里的法轮功学员。
李静,三大队大队长
张华,张环,方玉华

叛 徒:
赵咏华,辽宁锦州人。背叛信仰后,留在马三家,每月领取工资。每天早七点至下午四点,专门洗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