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一个人的营救就是对一个家庭的营救


【明慧网2003年5月15日】这个周末是美国的母亲节。虽然在中国,我们没有这个节日,但我们每个中国人都尊重着和想念着我们的父母。在这儿我想表达我对我母亲的勇气的敬意,也希望大家都和我一样在心底里惦记着她。在此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之际,让我们开始营救包括我母亲在内的,许许多多我的,你的和他(她)的亲人回家的工作。

我妈妈的名字叫陈静江,53岁。在她修炼法轮功前,多年来患有多种慢性疾病。在我们家乡附近,她是一个出名的老病号。从她在1996年开始炼法轮功之后,她的病一个又一个的消失了。随着炼功时间的增长,她变得更加平和,更加为他人着想,因为她身上的病痛,做到这一点对她炼功前来说是很难的。我的姑姑注意到了她对生活的态度的变化。姑姑觉得只有一种非凡的力量才能这么深刻地改变一个人的心,因此她也决定修炼法轮功。妈妈健康状况的改善对我父亲和我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们全家都开始修炼法轮功。

自从1999年7月20日对法轮功的迫害开始,发生在我家的悲剧也开始了。我们家再也没有了隐私权。我的父母几次被迫到当地的公安局去谈话,在那儿,警察试图让他们“坦白”。一天,一个警察拿着一盘磁带对我父亲说,“你应当当心你说的话,所有你同你儿子的对话都被监控了.” 在1999年11月,我父亲告诉我这件事。

2000年,我妈妈几次被迫参加所谓的“转化班”,在那儿,警察系统地对她进行洗脑。2001年1月,恰好在春节到来之际,警察在我家发现了法轮功传单,妈妈因而被捕。警察们用传单作为指控我妈妈组织法轮功炼功者的证据。二月中旬,妈妈被判三年强制劳教。

从那时开始,妈妈三番五次地从一个劳教所或监狱被转到另一个劳教所或监狱。每天她被强迫在非常差的条件下高强度地工作相当长的时间。她被迫在农田和高体力强度的车间工作。我父亲被告知若她不放弃她的信仰,他不能有任何探望她的机会。

最近,妈妈已被隔离,得到关于她当前处境的任何消息已经相当困难。

一个曾经非常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江泽民拆散了。我已经有四年没看到过妈妈那慈祥的脸庞了。没有一天,我不在为我父母的处境而担忧。我家的遭遇对我本人来说是特殊的,但它代表了今天中国成百万家庭的遭遇。善良而无辜的人们在遭受着被无理强加的痛苦的折磨。

我为我妈妈为坚持真理和她个人对法轮功的信仰而不屈服于邪恶和残酷的迫害而感到由衷的自豪。但,这种自豪并不能治愈我内心的伤痛。妈妈正在被无理的监禁,我要尽我一切所能去为她的释放而呼吁。

全球营救受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组织已经成立。这个组织已经从劳教所救出了许多像我妈妈一样的人。加拿大政府参与了这项工作,并且取得了多次成功。其它国家也取得了一些成功。当我们的父母和兄弟姊妹每天在遭受折磨时,在美国的我们同样受到了迫害。即使你没有亲人被关在劳教所里,你的朋友或同事也许有。当法轮功学员把江泽民以侵犯人权罪告上法庭时,对在中国的家庭成员的迫害已被用作法轮功受迫害对美国有着直接影响的证据。让我们都来认识到这场迫害对美国公民及其居留者的日常生活有着怎样的影响。对一个身陷囹圄的母亲的营救同时也是对一个丈夫,一个儿子,一个女儿的营救和对一个完整家庭的幸福的恢复。让我们一起努力,把我们的亲人营救回家,同时结束这场令人发指的迫害。

(这是作者在2003年5月9日美国中部2003年法轮大法日庆祝盛典上的发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