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67)

【明慧网2003年5月15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同修家悬挂的法像

一日,我到一位女同修家交流,刚一进门发现她家的房间里醒目地挂着师父的法像。我的心中顿时升起了对师父、对大法的敬仰之心,思绪也回到了99年7.20以前的炼功点上。

那时,每个炼功点上都是这样挂着师父的法像,但从“7•20”以后这样的情形在当地就再也没有见过,所以在这位女同修家见到更感惊奇。这位同修因护法被非法拘留、劳教过,还是堂堂正正从劳教所闯出来的。她在当地也是被严密监控的重点人物,街道和派出所还经常到她家进行骚扰。我当时有些担心地问她:你这么做(指挂师父的法像)派出所不知道吗?你不怕法像被抢走吗?这位女同修平静而坚决地对我说:在我这谁,也拿不走师父的法像和大法的书籍,因为我的生命是与法同在的。

听到她的这句话后,一下从中感受到了她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坚如磐石、金刚不动,同时也看到了自身的差距,并想起了师父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中的一段法:“我们有的人,看到大法受到伤害和损失的时候,想一些用人的办法应付应付,也不为过。但是,大家要尽量保护好大法的书,这样去做比较好。如果是因为有怕心而做的,那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要求。”

尽管街道、邻居和派出所以及周围的人都知道她坚修大法,家中还挂着师父的大法像,并且还经常向周围所有有缘人讲真相,但她那颗与法同在的心,令邪恶胆寒,令所有了解她的人敬佩,所以在中国大陆当恶人倾尽国力破坏大法和修炼环境的情况下,她在家中至今仍然能够安然无恙地保留着所有的大法资料。

我正念脱险的故事

1) 2001年3月3日,学完法,我送功友出门,进屋躺在炕上睡觉。这时听到狗叫和敲门声,我披衣去开门。透过窗户玻璃,我看见我公公和三个人从外面走来。当时我问:“干什么?”其中一人说让我去派出所了解情况(后得知是骗我去洗脑班)。我当时没给他们开门,告诉他们,“有事明天再说”。可他们不走,这时我公公说:“让他们进屋再说。”在亲情的干扰下,我开了门。可他们一进门就翻脸了,他们强行将我摁在沙发上给我戴上手铐,当时我想手铐铐不住我,那个警察就怎么铐也铐不好,可惜此时我的人心又出来了。念一不对,手铐将我铐住。

到区公安局后我向他们继续洪法与讲真相。一个暴徒一看是我,就发泄私愤,说:“这回将你劳教三年,再加一年,四年!”我当时正念一出:“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的算,不是我的难,谁也强加不了我身上。”那暴徒就走了,后警察又提审我,问我资料的来源,我没回答他们。他们就告诉我:“你不说,等明天早上你一定要想好怎么说。”我当时悟到,我难道还要等到明天吗?师父都不承认邪恶势力的安排,我还能承认吗?为什么还要等待呢?这时心里平静了,他们要将我送入小号里,我不配合,我说我没犯法,不进小号。没办法,他们就将我铐在床上,两名警察上床就睡,走廊里的警察还在说话。

2) 我渐渐平静,心想:这手铐能铐住我吗?我不能主动被坏人带走,我要出去揭露邪恶,让世人都知道真相。正念一出,手铐退到掌心,轻轻一缩,手就出来了,这时走廊里很安静。

我想脱了鞋出去,后又一想,这不是人的观念吗?手铐都铐不住我了,师父和天上的佛、道、神在看着我。我想起师父的《正大穹》:“邪恶逞几时 尽显众生志 此劫谁在外 笑看众神痴”走,谁也挡不住我。我大步向门外走去,在走廊向两边屋里一看,一个人也没有,灯都亮着,心里非常坦然。下楼时,楼下一片漆黑,我边走边想:“门在哪儿呢?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再上楼去的。”这时头一下撞到门上, “唰”一下,门开了。我的心一下敞亮了。头也没感到疼,我往外一看是一条大道,我顺着大道跑了一里多路到了另一条街。我边走边哭,是师父慈悲。我双手合十,后来我等到了天亮,一宿没睡觉,没有感到冷和困……我现在被迫流离失所,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始终走在正法的洪流之中。

“不许江××胡说”

功友方方在家里学法念书,婆婆看电视,声音放的还很大,播的是江××的讲话。方方想:“不能让邪恶的东西传播,应该让大法的声音充满宇宙。快把电视关掉!不许江××胡说!谁也不听它的!”婆婆在另一个房间,马上把电视关了,洗洗脸就睡觉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