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55)

【明慧网2003年5月2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今年的秋天

今年秋天,我坐火车取资料。第一次进到站台,看到有公安心中不免突突直跳。这时我马上发正念。师父传给我们的正法口诀蕴含无限天机。我堂堂正正,心静如水,坐火车去把资料取回,及时让同修们看到老师的经文和明慧网文章及正法材料,让更多的人了解真相。

我每次去取资料都是默念正法口诀,脑海里只有那十六个字。近来邪恶相当猖獗,火车站广场,门口,候车室,出站口,站台上,都是公安。检查身份证,上网对比。我们走一次却要闯四关。上了火车,列车员还要登记检。我们不承认的。我们堂堂正正地走过了关卡。

法轮光辉映校园

湖北省的某个学校经常配合邪恶迫害大法弟子。一次该地几个大法弟子交流后一致认为要窒息邪恶,让大法的光辉普照校园。

一个晚上,他们来到校园,先将大法条幅挂在操场的旗杆上,然后贴的贴,放的放。忽然一位大法弟子说:“法轮升空了!”一时,大家都向上看。果然,肉眼就可以看到一串串的法轮,光芒四射,在空中飞舞。这么壮观的景象使几个大法弟子兴高采烈,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大声议论着。操场上的声音惊动了正在上晚自习的学生。先是个别学生惊异地从窗内偷看,后来索性陆陆续续跑到阳台上。有的指指点点,有的惊叫着,就听有个学生说:“好!我的作文有材料了。“另一个学生说:“不,现在还不能写。”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说:“刻在心里吧!”(也许是一位老师)。事后多日,大法条幅、传单等都没有被取下,校长也回避了。此事迅速在老百姓中传开了,大法和师父的慈悲恩泽着众生。

大法弟子的亲属们

大法弟子小何被判三年,他不配合邪恶,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绝食了23天,还发着烧,其母亲找到看守所要人说:“我的儿子要是死了,我不找你们算账,也会有人找你们算账。”邪恶无奈只好提前2年放人。

大法弟子的亲属们,大法弟子受到严重迫害时,在死亡线上仍不配合邪恶,坚定正信,你们是否可以做点什么来帮助你们的亲人。

老太太不理会他们

一位68岁大法弟子白天拿了许多真象资料在市内张贴。有一恶人见后告发引来警察。警察将老人带到派出所审问。老太太不理会他们,开始洪法。说自己没炼功之前有很多疾病都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而好了。这时,警察问老太太的单位,老太太说了。他们一调查,都是真的。而且还查出,老太太的父母是革命烈士,老太太本人也是离退休干部。只得把老太太放了。

一念打过去——“离开这里”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端坐在椅子上闭目发正念,铲除所有迫害我的旧势力和这个环境内的所有邪恶因素,默念师父授予我们的正法口诀。没一会儿这不正的场被纠正了,屋内三、四个警察一片寂静,用他们的话说:“快睡着啦。”然后不断有人进屋换着法的问我。“你叫什么?”、“你是哪儿的?”、“你们不是修真善忍吗?怎么不敢说真话?”、“×××都说了,你还不说?”……

我一直闭口不答或直接告诉他们“不用问了,我不会告诉你们的”或偶尔讲几句真象。在这样祥和纯正的场中,邪恶几次要利用恶人对我大打出手,但是一个小小的常人在真正的修炼人面前是很弱的,两个警察刚到我身边,我没有怕,一念打过去——“离开这里”,他们就“听话”地走了。

夜里2点多他们终于睡熟,我开始运用大法给我的智慧,想着怎样出来,开锁行不通,那就自己出来,一念及此,可能“老虎凳”也震惊了,不敢再困住我,轻轻松松从铁家伙里出来,径直开门走出屋内,两个看着我的警察毫无反应。

5点多,带着对师父的无限感激和一颗坚定的心,带着对这次漏洞的惨痛教训,坐上了远离魔窟的出租车。又发正念帮助同修,让他一样用对大法的正信、正念堂堂正正走出来。

7:30左右到了单位宾馆东平房的南平套,首先是“610办公室”一恶徒宣布为我专门成立了所谓的“洗脑班”,还宣布了限制各种自由的制度……凌晨三点整,我醒了。我想我从来没有在三点醒过,是师父点化我离开这个邪恶之地。穿衣起床,看守我的两个民警还在打呼噜。我的身份证等证件和一万多人民币被那三个民警非法扣置,没有手续,现在在那个政保股长枕头下,我准备拿时他翻身压得更紧。我想只好先离开。我开卧室门,门很响,两个民警一齐翻身,我立即发正念:你们听不见,你们好好睡吧。出了卧室门,进入走廊,发现走廊两头门都是锁上的,我想我一定要出去。我发现走廊窗子能打开,我就翻了出去,进入了东平房院子里,但是整个东平房的三处门锁得很死,我爬上房顶但下不去。我第三次到了东平房大门,大门被自行车链锁牢牢锁住。此时肚子突然很疼,我想邪恶又直接参与捣鬼了,我就立掌发正念,并请求师父“师父,帮助我离开魔窟。”这时,我看见门上自行车链锁突然动了一下,我想师父点化我从链锁突破。我就用双手一拽链锁,链锁慢慢断开了,我出门将链锁扔到花池里。然后来到宾馆大门,见两个门岗睡得正香,大铁门紧紧锁着。巧的是左边铁门断了一根铁栏杆,正好能容我通过。我出去后,搭一货车连夜到了一大城市,离开了魔窟。就这样,在慈悲的师父帮助点化下,通过正念抵制邪恶,清除邪恶,越过四道门,堂堂正正走出了邪恶的“洗脑班”,又溶入了正法洪流。

因我坚持修炼大法,校方非法将我停薪停职六个月。我们不能认同旧势力的安排:我们正法弟子就是要归正一切不正的,决不允许邪恶旧势力继续迫害大法弟子。这次是自己真正的悟到──必须归正一切不正的和不够正的,所以正念非常强。我跟同修说:“我‘十一’先去北京正念除恶,回来后就上班。”果然到北京正法后平安返回。

10月8日,我先学法,再发正念,然后神采奕奕地去找校长,心中没有一丝障碍,一片光明。我说:“我要上班!”校长说:“行!”他态度非常好,只字不提让我放弃修炼的话。在停职期间,正邪之间有过几次较量,我时刻以法为师,“坚修大法心不动”(《见真性》),邪恶无任何可乘之机,也是此次顺利正法的基础。临走时,校长说:“好好工作。”我笑了,“大法弟子当然会好好工作了。法轮大法是正法!”一切是那么的顺利。这样,我又堂堂正正地回到了单位上班,并且比以前要更自如地向同事洪法、讲清真象,时时正念除恶,救度众生。

偏僻地区都不落下

北方某县农村大法弟子智慧地利用青纱帐作掩护,张贴大法真象材料,他们挨村挨户地做,偏僻地区都不落下,希望叫每一个众生都看到,摆放好自己的位置。有的学员根本不识字,但只要一来资料就迅速地贴个不剩,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只要是大法(真象)资料我就散发!”没有观念没有怕。

农村的夜路漆黑,没有灯光,他们一看有车灯过来,就钻青纱帐,车开过去再出来继续前行。他们自豪而轻松地说:“(邪恶)它们抓不到我们。”

“回去”

夏夜,一位女大法弟子到镇政府所在地发大法资料。来到一家院门前,刚要往门里送资料。突然从里边窜出五只狗。当时人们还没入睡,院门上还有个灯泡亮着。如果狗一叫就会惊动这家人,这位大法弟子立刻心生一念:畜生,我在救度世人,你们不许叫,赶快回去!正念一出五只狗一声没叫耷拉这脑袋乖乖的回院里。这位大法弟子顺利地把资料送进去,然后离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