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使我身心康健 江集团绑我进精神病院


【明慧网2003年5月16日】99年7.20,我在厂里上班,厂长就把我叫去,逼我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我从心里感到法轮大法好,不愿说假话,他们白天就到处跟踪我,晚上在我家胡同头上截我,一旦找不到我就到我娘家及亲戚家打听、骚扰。当想到我的父母都是七、八十的老人了,被他们一次次去惊吓得睡不着觉、吃不下饭,我坚持不住就违心地写了“保证书”,但是厂长还是不放过我,我原来在办公室上班,他就下令把我调到车间。由于几个同事为我不平,去找厂长,在同事的帮助下,我又干了原来的工作。但是我有事必须找他请假。当时我公公得了绝症,住在医院吃不下饭,我想下午请2个小时的假,熬点稀饭送去,他都不准(根本不影响工作,有时可以请假的),结果老人住了五天就去世了。

写了“保证书”以后,我心里一直很难过、很内疚,我又声明以前的保证书作废,表示坚决修炼法轮大法,这时他们更疯狂了,让我再写“保证书”,我不从,厂长就把我关进了单位招待所,不让我回家,白天黑夜有人监管我。我丈夫发高烧、打吊瓶他们也不让我回家照顾。我的朋友见我丈夫没人照顾就去找领导们同时让我写了不进京的保证,才放我回家。从此以后,厂长不让我干原来的工作,让我打扫卫生,扫马路、装垃圾,并只发给我80%的工资,还不让我休假。就这样他们还是不解恨,住了几天,又把我关进招待所里,不让我回家,逼我写不炼的“保证书”,我不写,厂里的领导就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那时我的孩子才上初一,从没离开过我们,丈夫又去外地学习,孩子白天黑夜都是一个人在家,无人照顾。在这种情况下,厂长还是派人把我送进了精神病院进行迫害。我在那里被非法关了一月左右,和精神病人一样对待,每天被强制吃大量的药物,不吃就打或打吊瓶。一个正常的人被他们折磨得理智不清,这时我再次屈从厂长的要求才放我回家。回家后我被折磨得晕的很厉害,吃不下饭,不能正常干活,厂长还逼我天天到厂里报名,催我上班,就是打扫卫生。这期间我身心受到极大的摧残,物质上他们也不放过我,厂长还扣我的住院费(精神病院)和工资,有时一月我只开肆角陆分钱。

我虽然被逼屈从,但我一天也没忘记法轮大法,因为我从那里得到了身体的健康、精神的升华。2000年10月我出去贴“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被派出所抓捕,把我关在走廊的铁笼子里,用手铐锁在楼梯上,恶警让我蹲着,用手铐提我,拳打脚踢样样都用,搜家、抄走了所有的大法资料,把家里抄了个遍。又把我押到拘留所和妓女关在一起,到了第15天厂里去了2个人,把我骗到车上送到了市洗脑班,锁在了装有报警器的屋子里,睡在水泥地上,大小便也得610恶警允许方可,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我牵挂着家人,又被逼向他们妥协了。在邪恶的黑窝里住了十二天,610恶警通过我单位向我丈夫索要了2000元罚款,单位又从我工资里扣去600元生活费。

〔编注〕署名严正声明将归类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