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3年5月16日】自从1997年4月得了法轮大法以来,使我身体得到了健康,也使我明白了人生存在的真正意义。大法给社会给人民带来了很大好处。然而却在1999年4月25日以后,江泽民这个政治流氓小丑,带着妒嫉心,利用手中权力,超越于法律之上,大肆诬蔑诽谤宇宙真理,无理无法的践踏人权。并且命令了各级政府部门、公安等对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全面邪恶的干扰破坏。

我父亲、母亲、哥哥都修炼,都是李老师的宇宙大法改变了他们的身心。我哥面对着江氏集团的无理迫害,走上了天安门去正法、讲清真相,被恶警抓捆,送到了当地派出所,铐在柱子上直站立,诽谤、照相、监督、吓唬、挑拨离间,而且到我哥家疯狂地把录音机等东西拉走,还逼着叫我哥喝酒,还要判我哥三年劳教,使我哥的妻子、儿女、亲朋好友不但精神上一直到如今遭受着身心的压力,而且还无理的罚款5000元,并且无单据,使家庭破裂。还叫村领导监督着他,每天无论到哪去都要到书记哪儿见见面,或用电话通知,用笔写纸条,留下信息等一切邪恶手段施加压力,放弃修炼,达到他们的邪恶目的。

在由派出所到我哥家拉东西的同时,我面对着这群被江氏集团制造的弥天大谎所毒害的人去讲清真相,几个恶警把我也押上了警车,拳头打我,一路飞快的拉到了派出所,叫我跪在他们面前。我继续讲真相,被他们铐在躺椅上。在这过程中,恶警到我家敲门,还逼村领导要把我家的东西拉走来吓唬我。而且所长和乡政府的几个领导人用手打我、诽谤、讽刺,把我铐在柱子上直站着,不准我出去撒传单,还无理无单据的罚款5000元等等一切手段。使我的妻子、女儿,亲朋好友也遭到了跟我哥受到迫害时同样的遭遇,不但精神上一直到如今遭受着身心的压力,而且使我原本和睦的家庭在由于受江氏集团制造的弥天大谎的毒害、压力下破裂,家庭不和,一直到如今。

在我被押送到派出所之后,我父亲也被坏人举报,也被抓走。在整个迫害当中,除了没有逼我父亲喝酒、判刑之外,跟我哥受到的迫害一样。而且要开除他的党员、退休金要撤销等手段施加压力,叫其放弃修炼。

这几年的持续迫害,使多少的大法弟子失去了生命,使多少的修炼者被折磨、摧残、判刑、劳教、关押、流离失所等等。江氏集团真是邪恶至极,逆天意而行,令天地为之愤怒,终将受到正义的惩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