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家被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5月2日】我是东北一大法弟子,现年39岁,某企业一名职员,党员(已于2000年开除),在单位有口皆碑;炼功前,酗酒、打麻将,有胃溃疡、痔疮(较重)神经衰弱,等病;修炼法轮大法后,仅几个月不良嗜好戒掉了,以上病症痊愈。真正体会到人没有病是什么滋味,思想境界也提高了,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义。

爱人也修炼,在某商场做服装裁剪生意,有一孩子现读初中二年级,也知大法好,一家三口和睦相处,其乐融融。可是好景不长,“恐怖大王从天而落”,自99年7.20三年多来,我家(千千万万个家庭之一)遭受了不同程度的迫害,还株连亲朋好友。下面是我家被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的事实。

1999年7月19日晚,我爱人外出被市公安局一伙绑架,软禁近一个月;7月20日凌晨3点30分左右,公安分局一伙突然进行抄家,照相,不由分说,把大法书籍、录音带、录象带、录音机和洪法用的横幅等物品强行抄走,把我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近24小时。

自7.20以后,我家电话被监控(其实早已监控),人身自由受限,外出须请假、打招呼,片警、办事处、居委会主任任意骚扰。

1999年11月初,因坚持修炼,被非法行政拘留15天。

2000年2月2日早我进京上访,晚上派出所到我家把我爱人绑架并关押到看守所;我于2月9日被恶警带回关押市第二看守所,被逼迫坐在冰凉的水泥地上,两腿伸直,在看守所期间连续折磨我17天,每天凌晨2点才让休息。

2000年6月6日在市第一看守所,我们九名大法弟子抗议出工劳动,激怒了主管看守所的公安局副局长,结果把我们九名大法弟子分别关押在楼下不同的刑事号房(原先我们统一关押在楼上,由2名劳教人员看管)任何物品不许带,他们指使犯人折磨迫害我们,把我安排到第一排中间(“天门”),坐姿不符合他们的要求左、右、后面,开始打我两腮帮(腮拳)、后背(打鼓);夜晚凌晨2点睡觉,侧身90度,一丝不挂,两边一边一个死刑犯戴脚镣子,稍微碰一下就挨拳头;记得有一犯人问我是否还炼,我向他们讲法轮功如何好,他们也不听,四五个犯人拳打脚踢,把我的腰下部踢出足有鹅蛋大的包,好几天才下去。

2000年8月13日,把我们九名大法弟子押送市劳教所(我被非法劳教一年);为了执行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密令,8月13日晚,在劳教所所长、队长、管教层层的有预谋的指使下,三名劳教人员,手持双人椅子上的木方(大约50厘米x50厘米)把我们大法弟子摁到水泥地上狠毒地朝臀部猛打,直打说不炼为止,打得臀部呈紫黑色,肿起老高,不敢用力坐,夜晚只能趴着或侧身睡。

2000年1月4日,三名恶警从商场把我爱人非法绑架,到派出所后,我爱人出现昏迷送医院检查,高压达200。经请示市局领导,还是被送进了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恶警们采用栽赃、逼供、诱供、连续几天不许睡觉等邪恶手段进行迫害,后在种种邪恶的借口下被非法判刑七年。

2002年4月下旬,因我市大法弟子成功插播有线电视,第二天全市地毯式公安人员与法轮功学员见面,晚上7:30分左右片警、居委会主任和一名市局非法警察,手持搜查证非法抄家,足有一个多小时,结果一无所获,临走时片警让我明天早8点到派出所去一趟。他们走后,我想家是不能住了,从此流离失所至今;从我出走第二天起,我家24小时监控、所有的亲属家电话被长期监控,人身自由受限,被跟踪、盘问等。有一目击者在向我亲属家打电话时说见到我了,结果被恶警送进看守所,关押了一个月才出来,此人因受工伤胳膊还打着石膏呢,恶警这样也不放过。

我流离失所后公安就发出通缉,竟悬赏几万元。在九个月期间,我靠打工维持生活,饱受沧桑、最苦的是学不了法炼不了功,从而身体消瘦了许多;另外孩子只能依靠亲戚朋友照顾接济,使他幼小的心灵受到了很大的伤害,学习成绩由原来的上等滑到了中等。这一切的迫害都是江氏政治流氓集团造成的。

为此我谨代表受迫害的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家庭之一,恳请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予以主持公道、匡扶正义;同时正告仍然替江氏政治流氓集团卖命的爪牙们;赶紧悬崖勒马,立功赎罪,否则等待你们的是正义的审判,法律的制裁,那时后悔晚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