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边有这样一位同修


【明慧网2003年5月19日】我是95年得法的。在我修炼的道路上遇到过许多同修,他(她)们每个人身上的闪光点都曾照亮过我,都曾对我的修炼提高有过帮助。我今天要写的是一起走过风风雨雨的一位同修。

她的闪光点到底是什么呢?其实就是学法。说出来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因为师父每次讲法都强调我们学法,我们也都知道,每天也都在学法,同修们也写了不少关于这方面的文章体会。但是我遇到过这么多的同修,包括我自己,我看到谁都有放松自己的时候,谁都有对自己要求不严的时候,尤其是我们这些做大法工作的,这个问题更显突出,有的直到今天对学法还是不够重视,一忙起来就学法很少,而学法时又不能完全使自己静下来,结果“自己提高不了,还给大法造成一些个损失。”(《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最近我们地区又有这样的情况出现。

然而,我身边这位同修的闪光之处恰恰就在这一点上。她非常重视学法,自从94年得法到今天从来没有放松过自己,每天如此。不论多忙,都必须把学法放在第一位,什么都不能影响了学法,保证三、四天看一遍《转法轮》,每天最少看两讲到三讲。炼功也是如此,五套功法每天坚持做完,哪怕差一套也得睡觉之前补上。没有坚强的决心和意志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由于是辅导员,每天有许多事情要做,白天属于自己的时间很少,要想完成这么多学法任务,只能充分利用吃饭和睡觉的时间,甚至不得不交叉利用时间,如走路、做饭和上街买菜,嘴里都在不停的背着法。每天都是11点多睡觉,早上3点多起床。她说有时也真有偷一下懒,放松一下自己的想法,可是每当这个念头一出现,马上就排斥掉。不!决不能放松自己,一定要听师父的话,要勇猛精进,对得起师父的慈悲苦度。她就是这样每天在繁忙紧张的情况下,学法,抄法,背法,每天如此,从不受任何干扰。由于她能够长期坚持这样学法,使她对法的理解愈来愈深,同时给自己的修炼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平时无论遇到什么问题,都能很理性的在法上去认识。甚至对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包括同修的一言一行是否符合法,都能很清醒地看到。马上会想到师父在书上是怎么说的,我们应该怎么去做及时修正自己。同时也能善意的给同修指出来。

她说,通过学法,她是真正体会到了学法的重要。正如师父所说:“学法对大法弟子来讲、对修炼的人来讲,确确实实是非常重要。再艰苦的环境、再忙的情况下,都不能忘了学法,一定要学法,因为那是你们提高最根本最根本的保证。”(《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她正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了,也确实做到了这一点。现在每当在修炼中遇到问题,特别是在做大法工作遇到麻烦时,不免常人之心被带动时,她就马上停下来,什么都不去做,哪怕是再着急的事也都放下。然后是自己尽量平静下来,去学法,不管是师父的哪一本书,静下心来看。那种感觉就好像师父的每句话都是针对你这个问题讲的。突然什么都明白了,豁然开朗。刚才还觉得很难理解的问题,怎么现在看来竟如此简单。刚才还觉得那个关那么大,怎么也过不去,搅得你心很难受,怎么现在一点那种感觉都没有了。回头一看啥也不是了,要想解决的问题一下子都能得到解决了。法都点给你了。真是妙不可言!这是大法的力量。这是一个层次一个境界的突破,这是一层法理的展现!师父说:“只要你去学,什么问题都可以解决,只要你去修,只要你能够在法上去认识法,那就无所不能。” (《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上的讲法》)

由于学法给她的修炼打下了坚如磐石的基础,所以在重大考验面前她能够坚信大法,毫不动摇。在99年7.20铺天盖地的邪恶压下来时,当时很多学员都困惑了,不知所措。可她很快就悟到应该走出去证实法,大法弟子应该维护法。通过切磋、交流,大家在法上提高了认识,于是在99年10月份,我们一起进京上访。但具体怎么做还不清楚,因此很多人虽然走出去了,但并没有达到证实法的目的。而她做到了这一点,与另一个同修在天安门打坐炼功,并向世人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的心声。当时所有在场的世人都很震惊很敬佩,她也很坦然,觉得自己在做最正的事,没什么可怕的。如果不是平时法学得好,在那时是很难悟到和做到这一点的。后来她又几次进京证实大法,几次被抓,几次被放,历经魔难。在法的引导下,在师父的呵护下,闯过了一道道难关。

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她闯出洗脑班的经历。那是在2001年,她被本地公安非法抓进了洗脑班,在那里她面对的是昔日一起走出去证实大法、曾经一起被抓被打的功友。而如今有的昔日功友却由于学法不深,放不下人的执著,在邪恶的威逼利诱和欺骗下,有的妥协了,有的甚至走向了反面,帮着“610迫害大法弟子,而且每个月还拿一千多元的工资。真是令人痛心。有的已经完全被旧势力控制了,和以前判若两人,甚至魔性大发,对坚定不屈的大法弟子大打出手,表现出来的行为比警察还邪恶。看到这些她震惊了,为他们感到痛心,流着泪跟他们讲,跟他们说,给他们背师父的法、师父的经文。她觉得她有责任帮助他们,有责任让他们明白过来,可是他们麻木了,完全被邪恶控制了,根本就听不进去她讲的话,目的只想来“转化”她。

但是,他们也都知道她法学得好,就把她列为攻坚的对象,特意做了安排,十几个人扮演不同的角色,有扮白脸的,有扮黑脸的,一起上阵围攻,自称自己悟到了什么所谓的“高层次的法理”,其实只不过是一些漏洞百出、荒唐可笑的东西而已。不过对学法不深的学员来讲,也有一定的欺骗性。她用师父的法来破除他们每个人不同的那套邪悟的理论。她句句不离师父的法,把师父的法整段整篇的背给他们听,用法破除了一个个谎言,用法揭穿了他们一个个骗人的伎俩。结果这十几个人上来没几分钟就败下阵去。一个个被质问得张口结舌,无言以对。这下洗脑班的头头们可慌了,因为他们已经给上面打了保票,“转化率要达到百分之百”。他们不甘失败,还抱有一线希望,便找来本地区他们认为的“高手”,结果照样没说上几句话便灰溜溜的走了。最后没有谁敢来了。没几天她身体出现“病态”,被送回家。当她的老伴来接她时,警察对她的老伴说:“以后我们再不跟她谈转化的事了,只要她不进京上访砸了我们的饭碗,爱干什么干什么,回家炼去,我们也不管了。”她就是这样又闯过了洗脑班这一关。过后她深有感触的说:“在关键时刻可真是体现出法的威力。真是‘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

同修们,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能做到这一点,旧势力就无法钻我们的空子,它们再细致的安排都实施不了,都发挥不了作用,它们就没有招。目前随着正法进程的迅速推进,法对我们的要求更高了,需要我们尽快的同化提高,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的这“三件事”。否则,“自己提高不了,还给大法造成一些个损失。”(《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

那么再让我们看一看在目前的形势下这位同修是怎么做的。在学法上还是一如既往,看师父别的讲法之外,还是每三四天看一遍《转法轮》,每天还是那么忙,还是有那么多的大法的事情要做。但发正念每天最低不少于9次。每天坚持炼完5套功法。

师父说:“学法得法,比学比修。”(《实修》)对照我身边的这位同修,我们是否看到了自己的差距?师父又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大家有许多事情还做不好,我告诉大家,其实就是忽视了学法。”(《在2002年波士顿法会上的讲法》)同修们,时间紧迫啊!我们再不能放松自己了,要勇猛精进啊!特别是在正法进程已经到了这最后的时刻,学好法更显尤为重要。这是我们修炼提高,走正自己的根本保证啊!只有这样才能做好目前应该做的一切,才能全盘彻底的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才能用正念正行圆满我们的史前大愿!最后让我们用师父的《正念正行》来勉励我们吧!“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