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次抄家贫如洗 丈夫无辜陷牢狱

【明慧网2003年5月19日】我和我爱人及我父母都是大法修炼者,99年7.20我们全家深受迫害,抄家、罚款、抓进看守所、软禁、判刑,家中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贫如洗、孩子没有学费,是靠60多岁的公爹种田卖粮食的钱,一分一角积攒起来凑的;我没饭吃,靠60多岁的老母亲的退休费过日子。

此时,不由我想起了那不堪回首的一幕幕:

99年8月2日上午10点半左右,恶警及帮凶三人,抄了我的家,抄走了所有大法书籍资料,还带走了我的爱人,说是问情况。一去几天未归,关起来了,最后罚了我220元的款及40元的生活费才把爱人领回。

2000年7月18日下午4点半左右,我和我爱人因不签字,恶警4人加本单位2个帮凶,将我从5米以外的地上拖上警车,将我爱人绑架,同时在看守所关押了32天。释放时,连我们绝食9天还算生活费,生活费加罚款共950元。

2000年12月23日,由于孩子没有学费,我准备到外地打工,本单位两恶徒闻讯后,将派出所恶警呼来,阻止我打工,否则就抓进看守所。

2001年5月24日下午,本单位保卫科长又要将我和爱人绑架看守所办洗脑班,并说:“你们不去,我不好交差。”可是,它为了自己交差,竟把他人往牢房拖,多邪恶呀!我极力抵制,才免一场迫害,可是,我爱人还是被绑架到看守所办洗脑班。我为证实我们大法弟子没有错,没有罪,绝食绝水,直到爱人被释放。

2001年6月13日,我爱人因发放传单被抓,在当地第二看守所关押100天,期间绝食抗议几次,时间最长的是28天。恶警不但不放人,反把我爱人转到第一看守所,关押至2002年7月3日,7月4日将我爱人关到监狱继续迫害,并且判了3年刑。2001年10月起,我到公安分局、610、检察院、国保大队要人,为什么不放人?到底犯了什么罪?它们互相推责任,经过一个多月的循环往复,几经周折,问题还是未得到解决。11月19日,我和我公爹去国保大队要人,它们竟然将我和我公爹抓到派出所拘留了一天。

回想这近四年的时间,实在令人心碎,本来一家4人学大法其乐融融,由于镇压后我和爱人深受迫害,父亲害怕不敢炼了,母亲也是想炼不敢炼,加之整日为我们担心恐慌,一身的老病又复发了。2001年10月母亲还新增了脑血栓,半身不遂,曾经5年没吃一片药的母亲,又捡起了她的药罐子。的确,母亲的病是被逼出来的,既担心我们没生活费,孩子没学费,又害怕我们被抓进看守所。四年来,我们被抄家四次,我爱人被抓进看守所四次,还判了三年刑,我进看守所一次,被勒索罚款1120元,另外我爱人被判刑不能上班,家里的生活来源就这么被截断了。

这一切都是邪恶的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所为,这一切必将偿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