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依法上访反遭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3年5月2日】我是大陆法轮大法弟子,没学法炼功前,体弱多病,基本的家务活都难以承担,多病的折磨,使我异常痛苦。96年4月底有幸喜得法轮大法,学法炼功后,身体和精神状态都发生很大变化。再无疾病缠身了,并懂得了做人的道理、人生的真谛,每天都感受到大法带给我的幸福和快乐。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当我们时刻沐浴在大法带给我们的无限美好时,却有那么一小撮唯恐天下不乱的小人,对法轮大法进行恶毒的攻击。在这种情况下,天津的大法弟子以善意的态度去向有关部门讲清真相,让他们真正了解法轮大法和我们炼功人。因为我们都是在做好人。可是,问题不但没得到解决,反而遭到当地公安的拘捕和打压,警察并扬言这事得“找北京”。当消息传到我们的耳朵时,我们法轮功学员都感到震惊了。在这种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各地听到此消息的大法学员,认为中央干部能够给我们炼功人一个公正的处理结果,所以才走上了进京的上访之路。

那是在99年4月25日,我们这些从大法中受益的人,为了说句公道话,我与几位同修走上进京之路。去了之后听说问题“已经解决”了,天津放人了,第二天我们就返回了家。回家后,两三天的时间内,我们去京的同修都陆续接到公安的传讯,从此我们就在公安部门挂了号。这些人从此也成了黑名单上的人。4.25后,我们炼功的人,再也没得安宁,什么“两办”的公告也出来了,首先公布党、团员不许炼功了。接着普通群众也禁止炼了,说是什么“非法组织”(根本就没有什么组织,只是自发的在一起炼功。)学员早晨出来晨炼时,马上遭到警察的无理驱赶,闹得人心惶惶,使人不得安宁,从此剥夺了一亿法轮功修炼者锻炼身体的自由。

时间逐渐进入七月份,那是在7月20日,听说辅导站的负责人都被抓捕了。听到此消息后,我们各区的学员都陆续赶到大连,要求政府释放无辜被抓的人。谁知不但未放被抓的人,而我们也被抓。警察把我们抓回来后,逐个登记。我被派出所多次审问登记后,并拘留24小时。此后到了晚上四五个警察到我家,抄走了大法书籍和法像,并没收了身份证。此后,每天到派出所签到两次,剥夺了我一个没有任何罪过的公民的外出的自由。

随着时间的推移,法轮功学员们所遭受的迫害越来越重,为了说句真话,2000年春节前,我与几位同修们踏上了进京之路,半路上就被截了回来,得到的结果是,进看守所大狱拘留十五天,并被派出所无理扣下近600元钱。(我的家庭生活很困难,本人无工作。)进入监狱后,过的是暗无天日的罪犯一样的生活。

在这千千万万的受害者中,我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员。那些在酷刑下死亡的、残疾的、精神崩溃的,难以计数;那些流离失所的、家破人亡的亲属们时刻都在痛苦的煎熬着。这一切的不幸,都是罪魁祸首江泽民一手造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