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四年来遭受迫害的事实


【明慧网2003年5月2日】我于1996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仅一年多时间,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性格变得开朗乐观,工作不知疲倦,兢兢业业,家庭也和睦了。这些变化我的家人与同事都是有目共睹的。

然而1999年4月末以来,我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经常受到各种骚扰,99年7.20以后更是生活在江XX亲手制造的国家恐怖中,我的精神和肉体受到严重摧残。

一、99年4月29日,两名警察闯入我家(当时我和我爱人都没下班,只有不满9岁的女儿在家),女儿后来告诉我,他们察看了我们的书架、卧室、厨房和厕所。女儿受了惊吓,没吃晚饭,早早就要睡觉,并要我陪着她。第二天我和我爱人到派出所报案,我说:“我觉得这不象人民警察所为。”片警周XX伪善地说:“是这样的,我和小刘昨天到你家认认家门,你女儿真聪明……”后来他让我留下来回答他关于法轮功的一些问题。

二、99年7月20日听说全国大批法轮功辅导员被抓,21日我独自一人到北京去上访,想要向政府说明法轮功真实情况,但是,还没找到信访办就被警察骗上警车,拉到一个院子里,那里已有好多法轮功学员,一个警察强行翻了我的包,抢走了我的书。又拉我们到一个植物园登记了姓名地址、工作单位,之后又把我们拉到一个大型体育场,那里席地坐满了法轮功学员,我们被一个挨一个的士兵包围,连上厕所都不允许。晚上河北的学员被拉到廊坊的一个学校,等待各地派车来接。在那里有几个大法弟子被又打又拖拽上警车,不知带到何处。我在上车时,一个警察粗暴地抓住我的脖子推我,脖子被抓破流血(伤口十多天才愈合),我被送到派出所,不许回家。办事处、派出所的人都说我给他们惹了麻烦,使他们受到上级的批评,还叫他们写检查。警察到我家抄走了大法书籍,逼我签了字、写了保证才让家人接我回家。此后一连几天办事处的人在我家楼下监视我。到单位后,领导说他们也为此事挨了上级批评,并写了检查。此后,每到节假日或“敏感日”,他们有时到家,有时打电话骚扰,他们还经常给我爱人打电话施压,让我爱人替我写“保证”。

三、2000年12月9日我到天安门广场喊出我的心声:“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一群便衣冲上来,将我打倒在地,他们把我的棉衣翻上来,蒙住我的头脸,把我拖到警车上,一个警察用一重物狠狠地打在我的鼻子上(致使鼻子青肿了半个多月),为避免象上次一样被抄家,和株连那么多人写检查,我拒绝说出自己的姓名和地址,我被关进房山区看守所,因拒绝拍照,警察猛打我的脸,并揪着我的头发使劲撞墙,他们把我的双手铐在背后,又强行给我戴上脚镣,再用另一副手铐把手和脚从后面铐在一起。与我关在同一房间里的还有十几个戴着同样刑具的大法弟子(和没戴任何刑具的8个犯人,其中有4个吸毒贩毒的)。我们绝食抗议非法迫害,他们就把我们一个个拖到对面的房间里灌食,他们揪着我的头发,将塑料管从我受伤的鼻孔里插入胃里,每天灌一次。还有的恶警将脚踩在大法弟子的脸上,用抹布堵住嘴,强行灌食……有一位大姐是曾经被关在房山区精神病院的53位大法弟子中的一位,又在这里被关押一个月了,她没被戴手铐,每天给我们这些受刑的大法弟子擦脸梳头,帮我们上厕所,因我的鼻子被打伤,每天流大量的脓涕,也是这位大姐帮我擦。到我离开那里时(12月19日)时,这位大姐仍被关在那里。还有另外十几名大法弟子,他们有的手和脚从后面铐在一起,已二十多天。

一个姓张的犯人讲,这间十来平米的牢房一年多来,已关押过400多名大法弟子了,全国有多少这样的看守所,每个看守所有多少这样的牢房?江XX利用手中权力控制着国家机器迫害了、并仍在迫害着多少无辜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

四、2002年5月13日,我被市公安分局政保大队非法劫持到区“法制教育中心”(洗脑班),在那里经受了长达半个月的坐铁椅子、连续24小时不让睡觉的折磨。在这期间,歹徒们至少三次用两副手铐把我的两只手分别铐在铁椅子下面的两根横杆上,手铐勒进手腕里,政保大队的两恶警一人踩一只手铐在铁杆上来回滑动,双手被勒成黑紫色,每次约半小时后,他们将手铐松开,再把手铐到上面来,尽量不留下外伤。还有一次三恶警捏着我的鼻子灌白酒,往嘴里塞大蒜。政保大队的一个队长还长时间打我的脸,用手打,用床单抽打,将我的脸打得严重肿胀变形,他还用一只手掐住我的脖子,另一只手推住我的前额向后用力推,几乎将我窒息。5月底,610小组和几个犹大又给我强行灌输他们的邪悟,强迫我看歪曲事实诬蔑大法的录像、光盘,逼我写“四书”,写“认识”,写“揭批”,使我的精神和肉体受到严重摧残。6月初我开始低烧,7月5日,610小组的人才带我到医院检查,8号检查结果出来,发现有胸膜炎和结核(结核菌试验,呈阳性,有“++”),他们才通知家属接我回家。

在我被洗脑迫害的近两个月期间,约每隔半个月610就通知家属去交3000元钱,却只给打了两张白条,其中5月15日那张条连收款人姓名都没签。

江泽民控制着国家机器对千百万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从精神上、肉体上、经济上进行着疯狂的迫害。自99年7月以来,迫害逐步升级,还采用株连九族的手段以达到其迫害目的,给无数法轮功修炼者及家属造成了巨大损失和伤害,其罪恶罄竹难书!在此我强烈呼吁有正义感的人士伸出援手,共同制止这场迫害!呼吁国际法庭深入调查江泽民所犯下的滔天罪行,早日将他绳之以法!伸张人间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