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成立所谓“集训队” 折磨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3年5月20日】2002年7月25日,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万家劳教所在七队三楼成立集训队,主要成员有恶警吴洪勋、赵余庆、姚福昌,并在刑事队员中选了以白雪莲为首的几个打手(还有机关的一些女警)。它们先是对新被关押进来的大法弟子进行残酷迫害

1、恶警逼迫写“三书”。绝大多数大法弟子拒绝此卑劣行径,遭恶警及打手白雪莲等的迫害,它们主要采用的邪恶手段有:强行蹲立(从早晨5点起床直到夜间零点,中间除吃饭例外,控制大小便)多数大法弟子的脸、眼都控肿了、坐铁椅子、上大挂同时用大小电棍电。(上大挂:(1)两手反铐背后,然后用绳子吊到铁网窗棂上,脚尖勉强着地。(2)两手分铐在有一定距离的两张上下铺的床上,然后用力将两床向两方挣开,犹如五马分尸一般)。白雪莲凭着与赵××的奸情关系,肆无忌惮地残害大法弟子,踢、踹大法弟子的前胸、后背、下身、拽头发等。并声称上面有文件,要不谁敢这样干。那么既然是这样文件为何不是公开的,表面上对国内国际上宣传的是一套,为何暗中又是一套呢?这不是江××流氓集团瞒天过海,欺骗世人的又一邪恶花招吗!

因大法弟子拒绝照相,被上电棍;因蹲立不住,被踢、踹、打;因拒绝谤法,被电棍塞到嘴里、袜子塞嘴、电脚心等敏感部位;因拒唱邪恶歌,被打眼青紫,电棍电、上大挂;因被电棍击打头部、脖颈而抬不起头而被强行坐铁椅,并将其头发用布条绑到椅子上;因精神、肉体摧残而晕倒在楼梯,被污蔑为“要自杀”,仅凭狱医的简单确诊,就说是“装的”从而又被罚坐铁椅。

9月下旬,它们的恶行不但没有收敛反而凭借“上欺骗司法局,下欺骗民众”的欺世伎俩,说它们在一个月内“转化”了多少多少人,骗取司法局给它们发奖金。

二、强行逼迫写“揭批”,大法弟子拒写,同样被逼蹲、踢打、上电棍、上大挂、不让大小便。

三、强逼看诬陷大法的邪恶电视片。因大法弟子揭穿电视造假,而被迫害。

四、自相矛盾的问卷:自“三书”、“揭批”后,又抛出个“已转化学员摸底问卷”,因“三书”是恶警采取极其邪恶残酷的手段弄到手的,所以被迫害的大法弟子,从心里从未承认过什么“转化”,只是由于正念不足而给大法抹了黑,但摔倒了并不气馁,继续走助师正法的路。所以答卷时,绝大多数大法弟子都站在正法弟子的基点上堂堂正正地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答卷。使恶警的强行洗脑“成果”化为乌有,恶警们气急败坏,在后来的几次问卷中,又采取了威胁、恐吓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上刑等手段急不可耐地想得到符合它们要求的结果。

五、对要期满解教的大法弟子,因实事求是地写了自己的看法,而被无理加期,少则一个月,多达四、五个月之久,恶警并声称:“共产党不让你们说真话,就让你们颠倒黑白。”

六、它们为摧毁法轮功学员坚定的意志,又编出一个邪恶的“誓词”,每晚睡觉前逼着“宣誓”一次。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有:赵余庆、姚福昌、吴洪勋、白雪莲、周牟奇、吴宝云、张波等。这一切的邪恶迫害,又来源于万家劳教所所长卢振山的唆使,它自己也曾承认说“这一切都是我叫它们干的”。

附恶警:
赵余庆车牌号黑A90730
姚福昌车牌号黑A15036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