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恶之家”──哈尔滨万家劳教所恶警暴行录(1999-2001年)(下)

【明慧网2003年4月8日】(接上文)

四、“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陈亚莉,女,32岁,大专文化。在万家劳教所受尽了非人的酷刑和凌辱。2000年9月,主管迫害法轮功的邪恶头子史英白把她作为强制转化的重点,为达到迫使她背离真善忍的目的,采用多种邪恶手段,多次利用家人给她施加压力,单独隔离,由那些叛徒一天24小时围攻、看管,念骂师父、骂大法的黑材料,强制洗脑,不准离屋半步,上厕所有人跟着,不许和坚修大法的人接触,长期孤立,把大法弟子“飞机式绑吊”,坚定的同修被关进小号迫害,并扬言威胁:不“转化”别想回家,永远呆在这里。在这种巨大的身心压力下,陈亚莉被迫写了保证书。史英白又诱导她交书,陈亚莉的心里极其痛苦,多次找史英白和张波等要回“保证书”,可是他们一再拖延回避。2001年1月,陈亚莉绝食抗议,所长史英白置之不理,绝食第8天时,队长林顺英以史英白找陈亚莉谈话为名把她骗去医院,在绝食第11天时,陈亚莉昏倒在地,血压、脉搏十分微弱,眼角严重磕坏,邪恶害怕了,把“保证书”还给了她,她当场撕碎,它们还答应把大法书还给她。陈亚莉用生命震慑了邪恶,重新走到修炼中来。然而从医院回到大队,陈亚莉发现被骗了,它们并不兑现还书的承诺,陈亚莉多次用谈话和书信等方式和所长、队长沟通,它们推三阻四,史英白又欺骗说:“等放你回家时再把书还给你。”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陈亚莉再次绝食抗议,同时,与陈亚莉同班的大法弟子也多次用谈话和书信方式帮陈要书,在陈亚莉绝食第8天时,已经瘦得脱了相,生命危在旦夕,老三班大法弟子悟到:“从我做起维护大法同样永远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大法弟子被迫害,我们不能袖手旁观,我们是一体,迫害任何一个大法弟子,都等于迫害我们的整体。3月8日老三班14名大法弟子集体绝食,声援陈亚莉,共同抵制邪恶。3月9日,史英白动用全所男警把全班围得水泄不通,武金英对陈亚莉强拉硬拽,陈亚莉全力抵制,一男警反拧她的胳膊扭送出屋,陈亚莉挣扎倒地,众多男警强行把她送去医院,史英白在班里谩骂大法,诬蔑陈亚莉“自杀”,一个大法弟子站起来揭露邪恶,当场被辱骂,并被两男警拖到走廊大打耳光,扯着头发往墙上撞,当时该大法弟子眼冒金星,头上起大包,然后被非法关入小号,锁在铁椅子上。赵雅云因为说了句“法轮大法好!”即被毒打关进小号,用胶带封嘴,再次殴打后锁在铁椅子上。刘冬云、潘宣华因制止警察打人也被殴打,老三班14名大法弟子都被非法关进小号一个月。陈亚莉被送到医院后,日渐虚弱、消瘦。万家医院不顾陈亚莉的安危,强制灌食、打针,陈亚莉全力窒息邪恶,毫不妥协,在她绝食的第22天时,史英白找她谈话,跪在地上道歉,陈亚莉用生命赢得了大法弟子的尊严。10月29日,释放陈亚莉回家时,史英白不还书,她就是不走,结果被恶警强行抬出万家。

五、坚决抵制邪恶

6月18日万家开加减期大会,大所长魔头卢振山在会上扬言:“‘转化’了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强行‘转化’。”又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疯狂迫害拉开了帷幕,近三百名男女警察布满了会场,防暴警察头戴钢盔、手持电棍、手铐、腰系武装带,大法弟子的四周都有男女警察和男刑事犯看管。全场悄无声息,连掉下一根针都能听到,气氛非常压抑,仿佛空气都凝固了,邪恶布满了会场。20名大法弟子双手反铐两边,被一男一女恶警挟持进入后场,站在主席台前面,被宣布加期一年,其他人加期三个月、半年不等,而且是私自加期,没有得到上面的批准。台上,魔头史英白在辱骂师父与大法,宣布加期的大法弟子名字时,他念错了,许丽华正色道:“我叫许丽华,法轮大法是正法。”立即就被恶警李民殴打,然后扯着脚从二楼拖到一楼,一阵暴打,打得鼻青脸肿,眼眶青紫,乳房下软组织损伤,时常在睡梦中被疼痛惊醒。接下来的气氛更加紧张,防暴警察走来走去,当犹大在台上谤佛谤法时,杨秀丽站起来大声说:“你不配说我师父。”紧接着二班的陈亚莉、高淑彦、左秀云、王芳、赵雅云等几乎同时站起来说:“法轮大法是正法!”当即被暴力打压。高淑彦被恶警王敏摔昏。散会后我们17人(老三班8人)被关进小号罚站,至此蓄谋已久的所谓强制“转化”再次开始了。从6月19日中午开始,先后15人被男女恶警残酷殴打,左秀云被打得喘不过气来,陈亚莉、赵雅云、王芳多次被电棍击打心脏,被“飞机式绑吊”、脚跟离地,不许穿鞋,随着时间的推移,人被绑得越来越紧,越吊越高,两臂钻心疼痛,不许睡觉、不许说话、不许大小便,有的实在难忍,便在了裤子里。朱纯荣只为说了一句:“国家没给法轮功定性。”就被暴徒吴宝云手拿拖鞋一顿猛抽,顿时朱纯荣的鼻子、脸上鲜血直流,又用胶带封嘴,令人目不忍视。暴徒们用电棍在大法弟子身上猛击,并用电棍电小脑、心脏等部位。潘宣华老人被暴徒李民多次毒打,打得她口吐鲜血,牙齿松动。然后用胳膊猛压后背,痛得她大叫,再被电棍电,暴徒看她仍在坚持,就丧心病狂地用竹杆把她吊起来,由于长时间绑吊,她两手呈黑色。大法弟子有的被折磨得大汗淋漓,汗水象雨点一样落在地上,有的不断呕吐,全身肿得象馒头一样,四肢麻木,杨秀丽多次要求上厕所也不允许,忍不住尿在地上,暴徒全明皓等几人气急败坏地把她按倒在地,用身体擦残余的尿,觉得还不解恨,暴徒吴宝云就用擦尿的拖布往她脸上、头上、身上乱捅,随后暴徒李民竟下流地两腿夹着她的身体,拽着头发往暖气片上撞,惨叫声、流氓们的叫骂声、辱骂声、嘲笑声充满整个小号,此时小号简直成了人间地狱,史英白、七大队的恶警头子武金英都到小号给暴徒助威,其中邪恶打手刘伦恶狠狠地说:死一个人不就臭块地吗?男刑事犯都叫我们收拾得直尿裤子,你们算什么?暴徒们看到陈亚莉仍不妥协,就用最恶毒的流氓手段残害她,恶警李民变换着花样折磨她,一会双手拽腰撕扯她的身体,一会儿又把她的身体侧转贴在墙上,挤压内脏,一会儿双手抓肩,上下来回颠,一会用手指一根一根地抠肋骨,一会儿用魔手在其腋窝和肋骨处抓来抓去,又痛又痒,她痛苦地挣扎着,可是这畜牲兽性大发,竟用手掐她的乳头,陈亚莉厉声制止,这个畜牲不仅没有收敛,反而抽她嘴巴子,并两次叫嚣:你再说一遍?陈亚莉两次抵制,又被两次抽嘴巴,直到她浑身抽搐。数小时后,史英白来到小号,陈亚莉告诉他:我已被吊了20多个小时,太过份了,你们这是在违法,把我放下来。史无动于衷。暴徒全明皓多次扬言威胁:你们现在不写保证书,就都送到集训队去,让男管教和男刑事犯看你们。难道马三家18名女大法弟子被投到男监的惨案要再一次重演吗?不仅小号如此,大排也面临所谓强制“转化”,因为6月19日老三班的主管教孙秀琴说:“我希望你们都老实点,别给集训队凑数。”紧接着6月20日管教又拿来“保证书”,让我们在上面签字,又有大法弟子因拒绝签字被陆续扭送小号,飞机式绑吊迫害……,在狂风骤起的沉沉黑夜,仿佛天地都在震怒,惨案发生了:李秀琴、张玉兰、赵雅云被邪恶的虐杀夺走生命。这次惨案震惊国内外。4名大法弟子被送到男队由男警察和刑事犯监管,8名大法弟子奄奄一息、神志不清、大小便失禁。6月22日万家得知部里要来人,怕罪行暴露,以恶医宋绍会为首的几名医生和刑事犯强行把我们8人按在床上打精神类药物,致使我们24小时昏睡。6月26日,在我们身体失衡,四肢僵硬、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又将我们这些刚刚死而复生的人塞进小号,严密封锁消息。把我们扒光衣服搜身,把钱拿走,就是买日用品也要层层请示,有时把存在队里的钱以各种借口据为己有。不许放风,不许家人接见,任何人都看不到我们,这些没有人性的家伙掩耳盗铃,谁都以为万家把我们迫害死了。当时正值酷暑,小号闷热异常,阴暗潮湿,我们多数人长了脓包。我们多次呼吁,无济于事,多名大法弟子绝食抗议,它们仍置之不理,其中张桂荣绝食55天,累计插管100多次。由于小号密不透风,我们呼吸困难,潘宣华被窒息得都昏迷了,万家为了掩盖罪行,逃脱法律制裁,不但不严惩凶手,甚至使用各种手段企图给我们栽赃、颠倒是非,混淆视听,威逼我们顺着它们的意思说谎。

6月26日恶警刘伦说:“你不说,用不用我找根绳子吊你,帮你回忆回忆。”9月中旬,高淑彦在恶警周军那儿看到一张写有“高淑彦情况”的表,其中有一句话“如果这次自缢不成,就撞暖气片”。这就是万家在以达到破坏大法的目的,颠倒是非、污陷造假、推托罪责。哈尔滨市大案组在调查“6.20”惨案时,丝毫不记录我们被迫害的事实,它们早已沦落成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恶毒走狗。它们奉行的是“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指令,以放我们回家为诱饵,让我们按照他们编造的谎言说。前来调查的于晓忆说:“你什么时候说,什么时候放你,你不配合,今天放你,我明天再抓你。”在询问郝云珠时,竟然让她在空白纸上签字,等恶警写完后,郝想看是否属实时,却被当场抢走。它们对我们这些幸存者的迫害一刻也没停止过。8月28日,邪恶又指使电视台伙同万家强制给我们录相,企图制造第二个“天安门自焚事件”,遭到大家集体抵制,恶警李秀云和两个刑事犯强行把郝云珠抬走,致使郝云珠休克过去,邪恶仍不罢手,小号中强行录相。万家不但对惨案的幸存者肉体折磨,更加大精神摧残,无限期的超期关押。无限期的小号隔离,陈亚莉、王芳、韩少琴被以谈话为名找去,下落不明。后得知王芳、韩少琴被送到戒毒所。“6.20”惨案幸存者:潘宣华、张玉华、徐丽华、王芳、杨秀丽、陈亚莉、左秀云、高淑彦、邵影、孙杰、韩少琴、郝云珠,她们其中有11人被非法超期关押,最多长达一年,此次小号非法关押大法弟子最长达4个月,直到10月末,我们才被陆续放出来。但是左秀云在回家的第四天(11月4日)又被佳木斯松江派出所从家中绑架走。我们能活着从万家走出来,是在国内外正义善良之士及国内外大法弟子,特别是国外大法弟子的声援下,邪恶不得已而为之。我们的处境仍时刻在危险之中,左秀云就是见证。所有国内弟子,特别是“6.20”惨案幸存者,在此向所有帮助我们的正义之士表示深深的谢意。

当我们离开万家时,还有30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万家劳教所这个黑窝,更为严重的是小号里的大法弟子还在受着酷刑折磨,生命受到严重威胁,这只是亿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冰山一角,还有无法统计的大量的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在全国各地的监狱、拘留所、劳教所、戒毒所、精神病院、强制洗脑班等各个黑窝中,饱尝地狱般的煎熬,又有无可计数的大法弟子为了一句真话,为了不放弃自己的信仰被逼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流离失所、甚至下落不明,又有多少人被开除工职、开除党籍、军籍、学籍、注销户口、没收身份证、强迫离婚、强迫堕胎……这种骇人听闻的暴行竟是江××盗用国家名义,凌驾于法律与人权之上,以无耻的谎言为借口推行的,这种前所未有的国家恐怖主义已使中国人民陷入空前的危险之中,这种暴行一天不停止,中华民族就不会有真正的希望。

在这里,我们大陆全体大法弟子,诚挚希望“追查迫害法轮功组织”为我们伸张正义,将罪人绳之以法,同时呼吁世界各国政府、国际机构,全世界善良的人们能给予我们支持和帮助,解决目前发生在中国的危机。 

附:原万家劳教所犯罪副所长史英白,家中电话:0451-2737856

(完)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