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化率”如何得来:七天八夜不让睡、手撑眼皮、头顶盘子曝晒、反绑喂蚊虫


【明慧网2003年5月21日】我是武汉市硚口区的大法学员,因不愿放弃自己的信仰、不愿背弃良心,为法轮功讨回一个公正合法的环境,多次进京上访,也多次被恶人抓捕。

记得那是2001年元旦前夕,我在家又一次被辖区警察非法抓去(当时武汉市的邪恶之徒大抓法轮功学员,基本都是从家中被绑架的)送到武汉市硚口区额头湾洗脑班,失去人身自由,一关就是一年半。

在这期间,我们不忘师尊的教导,不忘自己是大法修炼者,面对邪恶的打骂与非法的关押,我们坚持洪法、讲真象、揭露邪恶的谎言与栽赃;以法为师,抵制诱骗。

市、区政法委、市区610组织及武汉市何湾劳教所派出的所谓“帮教团”(由何湾恶警和在劳教所关押期间背弃大法的犹大组成)开始对我们进行逐个洗脑迫害。其手段是:不许法轮功学员睡觉,采取车轮战,如不放弃信仰就吊打(反背吊、四肢分开吊绑,不许落地)、罚跪、打耳光、不许上厕所。有的大法学员被折磨得死去活来,送医院抢救后,又带回来继续折磨。

我又是怎样被迫害的呢?那是2002年六月天,烈日炎炎,他们把我们赶往太阳下曝晒,不许穿鞋,光着脚站在滚烫的水泥地上,面朝白墙壁,有时还给我们戴他们做的高帽子;为了不让我们打瞌睡,还把盘子放在我们头上,谁把盘子掉下来,就得挨打。上厕所时间很短,不让你有一点休息的时间,晚上双手被反绑起来,不穿鞋,赤脚站在草地上让蚊虫叮咬,炎热的酷暑曝晒一天还不让洗澡、不让睡觉,就是法西斯再现。就这样整了我七天八夜,结果导致我高血压,被送到医院抢救。

我心里明白,不能配合他们,不能向邪恶低头。第二天,他们将我带回洗脑班,继续施行体罚,只要我一打瞌睡就挨打,用手撑开眼皮,逼我写“决裂书”。我不肯写,他们就用非人的手段将我又折磨了五天。当他们的目的达到时,他们就蒙骗世人、邀功请赏,说他们洗脑班的成绩如何如何,却不敢泄露一点他们是用什么手段而达到的。

现在,我实事求是地说一说,讲一讲,他们的“转化率”是靠关、逼、压、施体罚而来的,就是把你往死里整,不达目的决不罢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