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氏集团害死了我的儿子

【明慧网2003年5月22日】得法前我是一个严重的肝炎病患者,平时不能干重活,一家人的生活没有着落。祸不单行,97年6月,我儿子又得了白血病,把所有的积蓄都用上了,又向亲朋好友借了2万元的外债,结果又能咋样呢?钱还是买不了命,医生说这病治不好,到最后只能是人财两空。为了延续孩子的生命每天要花100多元的药费,自己还干不了活,别说这药费钱,就是家中80多岁的老母、妻子、儿子和我4口人的最低生活费又从哪来呢?最后钱借不到了,象我这样的家庭也得不到国家的照顾。不但不照顾,年底村干部还上门来要提留款。那时我真是走投无路,精神压力加上重病的折磨越想越没有活下去的生路,只有一死了之才能彻底解脱生活的痛苦。

98年正月初9,我到大姐家嘱咐她几件事,告诉她我活不下去了。她也深知我精神和病痛的痛苦。她告诉我她在炼法轮功,觉得挺好,病也好了,心情和以前也不一样了。她让我也试试,说我10天后还想死她就没什么可说的了。我是一个非常顽固的人,什么都不信,要不是被逼上这条绝路根本就不可能,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走进了炼功点。第二天我们全家人听了师父的大连讲法,4天听了两遍。大法使我明白了人为什么有生老病死,为什么有苦有难,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从此我们一家人走上了修炼的路。10多天后我象换了一个人似的摆脱了精神和病痛的折磨,一切活都能干了,我想轻生的念头再也没有了,我们家又重新出现了生机。医院诊断我儿子只能活2-3个月,他修炼大法1年多身体健康,什么活都能干,这人间奇迹只有在大法中才有,大法救了我全家。

99年7.20后,江集团开始残酷迫害法轮功,派出所到我家进行威胁、恐吓。我十几岁的儿子正在学校读书,面对学校和社会巨大的压力他无法安心修炼,本来好转的身体又不行了,一天不如一天,就这样在法轮功被迫害4个月后,他离开了人世。如果没有恶徒们的百般骚扰和威胁,在和平的环境下他是不会死的。

2000年11月,恶警闯入我家乱翻乱搜,抢走大法书和真象资料,在家中就出手打我妻子。这时我被绑架到警车上,路上恶警们对我严刑拷打,一直打到派出所。到派出所后所有的恶警都对我拳打脚踢、上大杠、抽嘴巴,打得我鲜血直流。从下午2点一直折磨到晚上7点,之后把我劫持到拘留所。在拘留所每天吃玉米面窝头、带虫子的大白菜。11月的东北天气很冷,让我睡在凉板上。后来被放出来后,我还经常受到骚扰和威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