证实正念的威力

【明慧网2003年5月27日】我的职业是教师。为了坚修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我被非法拘留六次,单位监禁三次,罚款二万多,还被城区组织的专门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洗脑迫害的黑窝点酷刑折磨:零下九度穿着羊毛衫、赤着脚在雪地里冻了二天一夜,拳打脚踢,开水灌头顶,拳头打牙,大皮鞋碾脚趾,电棍电,警棍打,还强迫叫家人拿付给打手的费用3000元等等……“其目的是想以强制的手段改变大法修炼者的心,放弃修炼。这是徒劳的。”《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救度众生是历史赋予大法弟子的使命,尽管我一次又一次被抓,一出来我就又投入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中。在2002年,市里不法人员加大力度迫害大法及大法修炼者,据说布置了好多蹲坑的,如果谁抓到一个发真相资料的大法弟子,还有重奖。就在此时我发真相资料时被捕。又送去拘留所,这里昨天晚上抓来五个大法弟子,他们都是流离失所的。

我们几个人互相鼓励,共同提高。我说我们是正法弟子,走到哪里正到哪里。我背经文《路》中一段:“目前大法弟子正处在正法时期,旧势力的表现构成了对大法弟子最根本最严厉的考验,行与不行,是对大法与每个大法弟子能否对自己负责的实践,能不能在破除邪恶中走出来证实大法成了生与死的见证,成了能否圆满正法弟子的验证,也成了人与神的区别。”我们不应该达到神的状态吗?神还怕人吗?大家解除了怕,我们一起背经文《道法》、《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洪吟》等。

有个管教见到我就说:“你又来了。”我立刻迎向前笑着说:“是你们抓多了,我就是一个炼法轮功的啊!”边说边发正念,他只好转身走了。对于那些污蔑大法的我们坐下后集体立掌单个清除邪恶因素,后来再也没有人敢来胡说了,很快环境就宽松了。我们集体在放风场炼功,有个管教来制止,我告诉同修继续炼,由我前去答话,我说:“你们不就是因为我们炼功抓来的吗?我们没说不炼啊!”我说着当场就发正念,他话没说完就走了。我们亲身经历发正念威力之大。

我决定绝食抗议邪恶的迫害,那几个功友暂时不绝食,我先行了。在绝食绝水期间,我不躺着,照常到放风场上活动炼功,切磋。有个管教拿着椅子在铁窗外叫我和他聊聊,我就利用此机会向他讲真相。可能他也明白了一些,按惯例绝食到第四天一定要灌食,可是我已7天多,他们见我正常没有一个敢来问的。值班人每天只是远远的窥测。师父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两语》)到了第八天,我想,不能在这里当“英雄”了,我要出去,于是不起床了,把矛盾打开。

他们开始灌食,我大声呼喊:“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救救我!”那声音响彻宇宙,他们把我捆绑在灌食床上,我张着嘴喊,他们怎么也插不进管子,插四、五次都不成功。医生累得满头大汗,他们都叫我大姨,一个说:“大姨,你发发慈悲心让我们灌你吧!”一个说:“我对象和你是老乡,我也叫你大姨啊,让我们灌你吧。”他们到屋外去研究了好几次,最后一个恶警捏着我的腮帮子,管子插进去了,灌进去了,但我全吐出来了,连胆水都吐出来了,全身出现严重不适。我脑子反映出师父的话:“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能不能忍受,能不能付出,能不能吃苦。如能横下一条心,什么困难也挡不住,我说那就没问题。”(《转法轮》)我内心对师父说:“师父您尽管给我演化,弟子能忍受。”第九天傍晚,号里的犯人见状喊来了军医,一量血压,慌慌张张地跑出去了,电话通知家人来接我。当犯人架我下床时,医生说:“慢慢的,她的血压太高了。”当我儿子背我出大门时,管教们喊着我的名字,叫我睁睁眼,显然管教是想证明我是活着出去的、死了与他们无关。

这样我被无条件的释放了。九天我没吃一口饭,没喝一口水,连漱口都没有。当我儿子看到那么多警察、医生都站在那里,心想:“我妈可能死了。”大法的神威,常人觉得不可思议。第二天,我到功友家去了,让他们放心,我又加入讲真相救众生的洪流中了。

住了一个月,单位与公安分局合谋,从家中把我绑架去拘留所。理由是:说我挑唆那几个功友都绝食了,并且有一个死在里面,那几个都处于生命垂危,有两个外地没报名的,看不行了,推在门外面不管了。我不配合迫害,于是他们就把我双手铐上,我只穿一件汗衫,鞋也没穿就把我抬上车了。我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抓人啦!”街上的群众很多,都看到了这一幕。

第二天把我送去劳教所,我心想:我是师父的弟子,师父法身保护我,还有天龙八部护法,邪恶说了不算,我坦然心不动。到了劳教所查体时,医生一量血压高的很,叫我吃药,我不张嘴,不能检查,就给我打了一针。检查项目时,我一步也不走,并发一念:他们抬不动。果真他们六个人喊爹叫娘也抬不动,他们都说:肯定是她师父帮她了。检查后,因病情严重那里不收。我单位的人说:花钱走后门,让她留下。我心想:“师父保护我,他那钱管用吗?”结果那里说什么也不留。他们只好说:“回去吧。”并拍着手说:“真是没办法了。”

回来的途中他们用手机与公安分局和我单位联系,说不让我回家,送去洗脑班。我心不动,默背师父经文:“在被迫害中哪怕真的脱去这张人皮,等待大法修炼者的同样是圆满。相反,任何一个执著与怕心都不可能使你圆满,然而任何一个怕心本身就是你不能圆满的关,也是你向邪恶方向转化与背叛的因素。”(《大法坚不可摧》)晚上这个洗脑班进来一个人,表面态度很好,我问:这是什么地方?他说:“这是公安法制学校。是最恶的一个点,有水电牢、老虎凳、迷魂药、辣椒面……应有尽有。”我说:“够了,我师父说:‘要知道人一旦知道了真理和生命存在的真正意义,为其舍命而不足惜的。’我向你讲真相救救你,如果你是这些刑具的施行者,就麻烦了,但你是受蒙蔽的,只要你能明白过来,你还是有救的。”我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最后他说:我听不了。就溜走了。

单位打电话让我儿子交5000元“转化费”,我儿子发火了,说:我家的钱已叫你们罚去二万多了,要钱没有,我不要妈了。就扣上电话了。等不大一会儿单位又去电话叫我儿子去接我回家,单位开车把我送回家了,他们再也不敢管我了。我又奔忙在正法路上。师父说:“邪恶其实什么也不是。”(《正念的作用》)真是这样啊!

个人水平和境界都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