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西山坪劳教所恶警的血腥暴行

【明慧网2003年5月28日】重庆市西山坪劳教所在“610”不法人员的指使下,于2000年10月成立了一个7大队1中队,专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这里的干管人员从全所挑选出一些劳教人员(品德相当败坏的犯罪人员)来当“帮教” ,他们大多数是吸毒、贩毒者,或者是偷、抢、嫖、赌等数案在身且异常凶恶。在这里恶警因“转化”有功者被升级、提干、得奖金;劳教人员帮凶有功者给物质奖励、提前释放等。因此恶警与“帮教”互相勾结,所使用的邪恶招数、使用的残酷手段是古今中外所没有的。被关押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每人都安排有2—10个固定“帮教”每天管压施刑、24小时监控。

一间20平米的房间关15个人左右,每天在里面吃、住、屙,0.8米宽的铁床,“帮教”一人一床,法轮功学员2人一床,大小便的塑料桶紧靠床头。这还不说,口痰被强迫咽回,有时整天不准大小便;每当被叫出舍房时,每走一步都有2名“帮教”左右押着膀肘,有时又来2名按低着头走。

下面列举几个在这个中队天天可见的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常例。

2001年12月19日,璧山48岁的法轮功学员曹旋路,因不穿有劳教标记的服装,被恶警(大队长)胡宏、(教导员)田兴、(中队长)刘华、(教育干事)高定等20多名恶警现场指使“帮教”人员邓平、何卫东、但明、邢公文、徐丰等将其暴打至生命垂危后送本所内部医院抢救。曹旋路在医院60多个小时才苏醒。

2002年1月9日,曹旋路被恶警(教育干事)李其伟带回中队。第二天就被恶警肖教导员带着2名帮凶拖进医院甩在院坝里。曹旋路遍体鳞伤,血与泥和成浆,让人从头到脚看不到半点本色,医院抢救后在其头伤口上缝了十三针。事隔一天,恶警就对昏迷中的曹宣布:“表现不好,顽固不转化,延长劳教期两个月”,与上次延长九个月合并十一个月。

2001年12月19日,重庆石油器材厂退休职工、66岁的法轮功学员薛俊鹤遭体罚中说了一句“反对迫害”!二十多个在场恶警凶相毕露,恶警刘华立即吼道:“不但要迫害,还要狠狠打击。拖出去!”陈生渝、邢公文等四名“帮教”立即将薛俊鹤拖到场坝中央,当薛俊鹤又说一句“法轮大法是正法”时,帮凶们立即将其鞋、袜脱下塞入其口中,将其嘴唇胀破,面朝地按下,两人踩着头,两人卡颈,四人反揪手,四人按脚,多人酷打,右手肘骨被折断。

每当对因抗议迫害而绝食的法轮功学员灌食时,有的“帮教”就往兑奶粉的水桶里屙尿。这天薛俊鹤被灌得鼻孔鲜血直流。

2001年12月19日,广安县43岁的法轮功学员张盛全,不穿有劳教标记的服装,恶警指使 “帮教”陈生渝、张鹏、邢公文、吴胤、徐承勇等将他打得遍体鳞伤,胸骨、心脏严重损坏导致内出血送入所部医院抢救。2002年1月16日张盛全伤未痊愈即被带回中队。因张盛全反驳对大法师父和法轮功的污蔑,而被打断一颗、打掉三颗门牙,左脚三趾被砸破。后恶警又逼其写“三书”,张盛全拒绝后遭到各种各样的折磨,如:整天不准大小便,连续数天不让睡觉等等。

2002年2月20日,垫江县26岁的法轮功学员吕建军,被强迫读污蔑法轮功的书,吕建军不读,并指出书中的破绽,立即被“帮教”彭代友、赖朝辉、徐林、周民等打得体无完肤,脸部肿大变形,左眼充血失明。听说当天下午有司法部门的人要来该队参观这个“先进的典型中队”,所部、大队、中队干部们立即就将吕建军及其他能看出伤痕的法轮功学员弄到别处隐藏起来。

重庆大渡口区法轮功学员张全良,一双脚的大指甲早被敲掉,除面部和手以外,全身体无完肤。两年多来旧伤未愈又添新伤,两年多来在他每天遭受的酷刑中有一种“饥饿疗法”,就是每天早上0.5两米的稀饭,中午1.5两米饭,晚上1.5两米饭,如果那一餐“帮教”们不高兴了,可能一口饭也吃不上。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