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大法弟子堂堂正正向世人讲真相的故事(81)

【明慧网2003年5月29日】99年在当权小人掀起这场对法轮大法的迫害之前,中国大陆的每一个角落,无论城市还是乡村都有法轮大法修炼者。三年来数千万中国大陆的大法弟子,历经了魔难而变得越来越坚定、理智和成熟。面对无数深受欺骗的中国人民,大法弟子以大法赋予的理智、智慧、慈悲将真相告诉中国人民,救度着众生。

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这场邪恶的迫害,不承认旧势力毁灭众生所安排的一切。我们从根本上不承认所有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形式。

下面是一组大陆大法弟子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正念正行和堂堂正正向中国人民讲真相的事迹:

不等不靠讲真相

我们的辅导员于2002年7月10日发真相资料被恶警绑架,当时有的学员就出现了怕心,不敢走出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了,我一下子象断了线的风筝一样,失去了联系。在这种情况下,我心里对师父讲,这怎么办?我想担负大法的工作,但又不知我合不合格。“在魔难面前如何做,都得自己去悟。每次的提高就是自己证悟的果位在升华。”(《路》)结果我找到了答案,不但要做,还要做好,我不管别人相不相信,我是做的正事、走的正路,只要师父知道就行了。

当时没有资料,我就自己在家里写,用复写纸复,一次复四张,一复就是几十张,发完了,回家又写又复,同时一边与功友联系,不久我就与资料点联系上了,我又去找在家的大法弟子联系,把真相资料送上门一起看一起学。我和同修多次与在家不出来的学员学法、切磋、向内找清除头脑中不好的思想、变异的观念。结果有六、七个大法弟子与我一起出去讲真相。

我们讲真相的目标,就是哪里最邪恶,我们就到哪里清除它,如市政府、公安局、派出所、居委会、机关单位、法院、农村、学校。我们这个整体基本上全部都走出来了,连2002年得法的新学员都走出来了。当迫害大法的邪恶之徒到我家里找我时,他一进门我就正念起:1、不妥协;2、命一条。你要找我,我就讲真相把你正过来,结果一个个都被我正过来了,不敢来第二次了。他们走的时候还说:“我也希望你们早日平反,我也来学法轮功。”

只为众生得度

今年正月初九我们5人约了集体到农村去讲清真相,当时讲好风雨无阻,结果到了十一日那天下大雪,下雪也阻挡不了我们正法、讲清真相的进程。当时我想大法徒不怕苦,雪花飘正法路,都为大法而来,只为众生得度。我们一个个精神十足来到一个小镇,我们5人每人做一件事,挂横幅的;发碟子的;贴真相资料的;发传单的,从两边的街道,公安局,派出所,机关,学校,农村到国道线上,我们边走边发真相资料边挂“真善忍”“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横幅在国道线的两傍高高飘扬,公安局的车子来来往往就是没发现。

我们身上都结了很厚的冰,鞋子也湿透了,但不觉得冷,心里热呼呼的。这样我们一路发到B镇。一直到晚7点钟我们才回到家。

“师父,弟子来晚了。”

2000年10月8日,我坐上了去北京的火车,真是正念显神威。那时的心情真是无以言表,泪水飞流,我默默地对师父说:“师父,弟子来晚了。”我感受到我天体中的正神全跟着火车一起飞,有一种势不可挡的气势,很快就到了北京。

我身上只有200元钱,想到这钱不能让警察得去,白白浪费掉,得用于救度众生。于是我去复印店印了200张传单,传单内容是我真实的修炼故事,讲述的是我如何从一个脾气暴躁的人转变为一个祥和美好的生命,这一切都源于《转法轮》。200张传单在快天黑时就发完了,身上只剩10元钱,住不起旅店,我就在一个小胡同的破沙发上睡了一宿,朦胧中似有人在说:“往北走。”清晨,我上了天安门广场,因是第一次进京,不知如何做好,想起有人说的往北走,我便向北走去,正好看见几位同修在打坐,就加入了他们的行列。

不能半途而废

有一天晚上,我和两位同修去一个较远的村子做真相。我们一路上一直发正念除恶。我们搭成人墙把真相贴子贴得很高。来到村子后,当我正站在同修肩上往电线杆上张贴“恶人榜”时,同修告诉有人来了,我首先想到:“我不能半途而废,我得把它贴好、贴牢后才能下来。”我跳下来后,人早已走到跟前,同修说“看看吧”,我们继续前行,我回身说“谁看谁有福”。那人竟呆呆地站在那望我们而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