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信和五分钱


【明慧网2003年5月31日】今天,我收到了一位大法小弟子辗转捎来的一封信,捎信的同修告诉我,这是小弟子控告江泽民的,但是有些字不会写。我展开这页作业本纸,上面是小弟子稚嫩的笔迹,不会写的字用拼音代替的。信原文如下:

“这是我写给jiang mo(江魔)头的:

jiang mo(江魔)头,你很坏,你hai(害)的我没了妈妈,把我的家ting hai的那么坏。jiang mo(江魔)头,你让我的爸爸和妈妈都里(离)了hun(婚),jiang mo(江魔)头,你逼我和妈妈都走出了着(这)个家们(门)。”

接着,同修拿出很旧的一枚五分的硬币告诉我:这是我拆开孩子自己糊的信封时掉出来的五分钱,以前,孩子曾攒够一块钱就给我做资料用,我都没有要,孩子哪来钱啊!……

看着这枚1989年发行的五分硬币,我想起了那位大法小弟子,一个天真、活泼、长得很漂亮的小男孩。流离失所的过程中,我们在一起生活过。他今年只有八岁,在六岁那年,他的爸爸被公安威胁与他的妈妈离了婚,小弟子判给了爸爸。从那以后就与现在流离失所的妈妈分开,也不能再在城里上学,被无法照顾他的爸爸送回了山区老家。

有一次在城里,很偶然地碰到了这位小弟子,我几乎不能认出他,他是被爸爸接到城里来过星期天的。他已不象原来那样白皙的皮肤、整洁的衣着,而是变得蓬头垢面,衣服有点破旧。见到我,惊喜的笑容里多了一种孩子不该有的惆怅与伤感。他说,他真的非常想念妈妈。从孩子眼里,我读出一种孤独的痛苦、无助和对母爱的渴求。

“阿姨,见到妈妈时,让她好好做(做大法工作)”。孩子甜甜的声音告诉我,看着他仰起的纯真的小脸,我点点头。随即他被爸爸牵起手走了,孩子还不住回头向我摆手道别。

望着小弟子远去的身影,我站在那里很久、很久。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